「你們養老是義務,我憑啥搬」婆婆以為穩操勝券,最終被送回老家

「你們養老是義務,我憑啥搬」婆婆以為穩操勝券,最終被送回老家

導語:

《新結婚時代》里,顧小西媽媽說:「結婚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你嫁給了他,就等於嫁給了他全部社會關係的總和。」這句話簡單來說,就是戀愛可以是兩個人的事情,但結婚絕對是兩個家庭的事情。所以女子結婚嫁人,未來婆家的情況,很重要。圖網絡。

ADVERTISEMENT

年輕的時候,沉浸在戀愛中的時候,太多年輕姑娘不相信這句話。她們總是覺得自己結婚以後是和這個男人過日子,婆家人不好相處,遠香近臭就行。但事實上,很多人,很多事情,不是你不去靠近,對方就不會過來。

結婚後,經歷了事情,你就會意識到,好的婆家,不一定對你的婚姻有什麼幫助。但糟糕的公婆,一定會影響你的婚姻,要是再攤上一個拎不清的愚孝丈夫,直接導致婚姻破裂也不是不可能

「你們養老是義務,我憑啥搬」婆婆以為穩操勝券,最終被送回老家

陳莉的婚姻:

ADVERTISEMENT

陳莉和自己老公是自由戀愛,兩人機緣巧合認識,感情很好。老公對她很坦誠,戀愛中她也去過幾次婆家,所以她在結婚之前就知道自己未來的婆婆比較強勢,不好相處。但因為愛情,她還是鐵了心要嫁。當時,陳莉身邊所有知道這段感情的人,都在勸她分手,可她不聽。

她覺得結婚嫁人,丈夫的人品最重要,經濟條件差沒關係,只要夫妻同心,日子肯定能過好。婆婆難相處,那就更沒關係了,反正以後不住在一起,少相處不就好了。都說結婚嫁人總是要圖對方一點什麼,自己就圖老公對自己好。

婚後的生活,其實大方向來說,確實按照陳莉的計劃在走。夫妻兩人努力,能吃苦,本職工作做好之後,各自都還找了兼職。幾年過去了,有了房也有了車,雖然房子是小戶型,車也是經濟代步車,但不管怎麼說,都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再後來,陳莉懷孕生了一個女兒,一家人其樂融融。

ADVERTISEMENT

表面看起來,這段婚姻陳莉似乎沒有嫁錯人。但事實上,陳莉還是承認了當初身邊親人的勸阻,確實有道理。我們過日子確實要靠自己,不能一味指望長輩,但是長輩能力範圍之內,也不願幫一把小輩,讓孩子的日子稍微好過一點,這樣其實挺讓小輩心寒的。

「你們養老是義務,我憑啥搬」婆婆以為穩操勝券,最終被送回老家

陳莉的婆家,對兒子兒媳的小家庭,就是一個放養的態度。結婚婆家沒出錢,這一點她沒多說什麼,畢竟自己當初願意嫁。可後來每一次這個小家庭的家庭大事上,婆家都沒有幫過忙。買房的時候,陳莉想要貸款少一點,她希望公婆能給一點錢。但婆婆說自己的積蓄是用來養老的,不是給兒子兒媳買房的,死活不肯給。哪怕是借,都不願意。

陳莉雖然不高興,但也忍了,畢竟老人為自己的養老打算,一點都沒錯。最後還是娘家幫了忙,不然每月的還貸壓力就更大了。再後來陳莉生了孩子,坐月子的時候想省點錢不請月嫂,希望婆婆能來照顧一下。可婆婆說自己身體不好,還說誰生的誰養,養不起就別生。

ADVERTISEMENT

陳莉沒辦法,最後還是請了月嫂,因為當時娘家媽媽也生病了,沒辦法照顧她。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多。反正在結婚後,公婆給陳莉就一個印象,要生活費,需要用到兒子兒媳的時候,他們一點都不含糊。但是兒子兒媳需要幫忙了,就會百般推脫,有時候甚至說出很難聽的話來拒絕

這樣的事情多了,陳莉對婆家也漸漸心灰意冷,不過她覺得可能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十年看婆,十年看媳婦」這一句老話,大家都聽說過。既然婆婆在我這個兒媳婦最難的時候,從沒幫過忙,那以後,我對她,也差不多過得去就行了。比起現在就和公婆同個屋檐下,雖然享受了婆婆一些家務活上面的幫忙,但換來各種雞毛蒜皮的爭吵。這麼一比較,其實現在自己的生活也算不錯。

「你們養老是義務,我憑啥搬」婆婆以為穩操勝券,最終被送回老家

但這樣對陳莉來說,各自安好的日子,隨著公公意外去世,開始變得微妙起來。公公去世後,婆婆聯繫兒子的次數就多了,經常在電話中各種哭訴自己一個人在村裡不容易,很孤單。話里話外都表示想搬來和兒子兒媳一起住。陳莉老公作為兒子,自然是心疼的,他也不止一次提出想要接婆婆過來住,但陳莉都拒絕了。

她覺得自己和婆婆沒法在同個屋檐下相處,至少現在不可以。她老公雖然不高興,但也沒多說什麼,但面對兒子兒媳的婉拒,陳莉婆婆不請自來,自己提著大包小包就過來了。婆婆是長輩,加上當時婆婆嘴裡說著想念孫女了,來看看兒子一家。作為兒媳婦,要是不同意,讓已經過來的老人走,那也太不厚道了。所以陳莉忍了,她想著過幾天再說吧。

婆婆過來後,原本就不大的房子顯得更加擁擠。這人一旦在狹小空間相處,加上本身就不對付,自然更顯得對方惹人討厭。更別提婆婆這次過來,不僅不準備走了,而且還想在兒子的小家庭說了算。總之接下來的生活,雞飛狗跳。

婆婆一再想要兒子一家改變已經固有的生活習慣,要按照她的方式來。還沒事找事,在小區里到處說兒媳婦壞話。陳莉也不是不抱怨,但老公總是拿老人家就喜歡擺架子,其實沒啥壞心思來說事。她為了不影響感情,也只能是一忍再忍。但婆婆過來半年後,她終於爆發了,出口趕婆婆回老家。

那天陳莉回娘家,回來的時候搭了娘家小區一個鄰居的順風車,下車的時候恰好被出門遛彎的婆婆看到了。結果她買了一點水果回家的時候,就被婆婆陰陽怪氣地質問了,陳莉哭笑不得,說:「那是我鄰居,你想什麼呢,再說了,你兒子還認識這個人,在車上他還和人家聊了幾句呢。」但婆婆不聽,非要說她有問題。

陳莉出離憤怒了,也不和她扯皮這些,直接就問她準備什麼時候回老家。婆婆愣了一會,說:「給父母養老是義務,這是我兒子的家,你沒資格不讓我住,我就不走,你有什麼辦法。」陳莉氣笑了,說:「你不僅僅是你兒子的家,還是我的家,當初買房我娘家還出了錢,嚴格說起來,這房子我說話的權利比你兒子大。」

「你也別拿孩子當藉口,你要真心疼孫女,當初我坐月子也好,孩子生病也好。你是給過一毛錢,還是來看過一眼?現在用孩子當藉口,你不害臊嗎?你也別說養老是義務,我不阻止你兒子孝順照顧你,但我這個兒媳婦你就甭惦記了,當初你沒幫我,以後我也不會多管你。你兒子是送你回老家還是花錢租房子給你住,這都和我無關。反正這房子,我是不會讓你住的。」

陳莉和婆婆算是徹底撕破了臉,幾乎是吵了一個通宵,反正陳莉的意思很明確,要麼婆婆走,要麼離婚。後來第二天上班,等下班回家,婆婆的東西都已經不見了,老公和陳莉說,他送婆婆回了老家,至於以後養老,就以後再說。老公臉色不是很好看,陳莉心裡明白,其實老公不是不知道自己母親對兒媳婦不厚道。但不管怎麼說都是母親,這麼送回去也確實不好看。

不過陳莉卻沒有後悔,她明白家和萬事興,也知道婆婆再不好也是婆婆,是自己老公的母親。她也不想鬧這麼僵,要是婆婆過來後,但凡能對她親厚一點,她也不會趕人,畢竟已經住了這麼久了。自己現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對老公更好,以後就以後再說吧。

「你們養老是義務,我憑啥搬」婆婆以為穩操勝券,最終被送回老家

結語:

雖說結婚後,和丈夫一起孝順公婆也是應該,但說到底也要看公婆的為人。任何一段情感的維繫都是相互的,尤其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婆媳之間。說白了和「陌生人」也沒啥兩樣,你輸出愛,才能收穫愛。你一味刁難,如何能得到真心回報呢?就如文中的婆婆和媳婦,面對強勢不講理的婆婆,兒媳確實不能一味順從,不然只會換來得寸進尺。

這一次的強硬,要是能換來婆婆的清醒,轉變想法,付出真心,一切其實都還來得及。畢竟大部分兒媳婦,本身是想做一個好兒媳婦的。你們說,陳莉直接趕人的做法過分嗎?如果你們是她,又會怎麼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