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不催我回家了,是不愛我了嗎?」「我很忙,沒功夫管你」

「你怎麼不催我回家了,是不愛我了嗎?」「我很忙,沒功夫管你」

「你怎麼不催我回家了,是不愛我了嗎?」「我很忙,沒功夫管你」

01

有一男性讀者跟我說了自己婚姻的煩惱:

ADVERTISEMENT

「我懷疑我老婆不愛我了,要不然就是外面有人了,因為她已經好一陣不催我回家了。我出去應酬她不管,我在外面喝到凌晨三四點她也不管,等我回到家了,本以為她會哭天抹淚,人家早已經呼呼大睡。我現在苦惱極了,以前她管我的時候我嫌煩,現在她不關注我不催我回家,我覺得心慌慌的。你說,我老婆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又或者真的對我無感了。」

我為之一笑,回復他:「不是你老婆不愛你了,也不是你老婆外面有人了,而是她想通了,為你老婆的清醒而喝彩。」

婚姻里,女人一定要明白一個道理:結了婚,你自己依然是很重要的,你不是你老公的附屬品,他幾點回家其實也沒那麼重要,你管好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沒必要為他晚回家哭天抹淚。你要知道,你可以有很多事情要做,比所謂的「等老公回家」更為重要。

ADVERTISEMENT

李桃剛結婚那會兒,她成日裡哭天抹淚,她過得不愉快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丈夫楊銳實在是太忙了。一個星期有七天,楊銳恨不得住到公司里,天天都不回來吃飯。這要是真住到了公司里也好,可是楊銳得出去應酬,有的時候跟朋友哥們喝,也有的時候是跟客戶喝。

剛結婚生活就如此混亂,李桃哪受得了呢。

李桃每天都會做的事,從下午五點開始就打電話給楊銳問他什麼時候回家,楊銳要是晚上八點鐘還沒回來,她就會隔半小時打一次電話,等到十一點楊銳還沒回來,她就抱著抱枕在沙發上等,等著等著就哭天抹淚,覺得自己很委屈,想東想西,想楊銳是不是正在外面跟別的女人風流快活。

ADVERTISEMENT

結婚的第一年,別看是新婚燕爾,但是李桃過得並不是很快樂。

她在上班,每天也挺忙的,可是她有一小半的心思都在楊銳身上,她說自己是沒有安全感的,她跟楊銳經常吵架,內容都是圍著「楊銳什麼時候回家,為什麼不早點回來,你不知道我在等你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等等這些,兩個人翻來覆去地吵,沒有結果,只有消磨彼此之間的感情。

結婚是為了什麼呢?李桃一度想不清楚,苦大仇深的過日子,痛苦極了。

ADVERTISEMENT
「你怎麼不催我回家了,是不愛我了嗎?」「我很忙,沒功夫管你」

02

李桃有一回因為楊銳不回家的事鬧脾氣,兩個人電話聊著天,她說著說著就憤怒起來,「你要是現在不回來,以後就別回來了,一個不著家的男人,在外面風流快活得了」,掛了電話後,她又開始大哭了起來。

那天她剛好在最好的朋友家裡,因為結婚後感覺自己過得不是很愉快,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跟好姐妹清月訴說煩惱。

清月看她這樣,先是連聲安慰,李桃抬起頭來,問:「清月,你說楊銳是不是不愛我了,他每天都那麼晚回家,怎麼就那麼忙?我感覺我的婚姻就是我一個人過日子,這樣的婚姻有什麼意義?我現在都不敢生孩子,生怕生了孩子還是這樣,那個家沒有男人,只有我跟孩子,豈不是痛苦極了。」

看李桃這樣,清月說:「我不覺得是楊銳怎麼了,但是你的確是自尋煩惱。」

李桃不再哭了,而是繼續看著清月,大為不解。

清月繼續:「我從不會催促丈夫回家,我也不關心他幾點回家,他都那麼大人了,不需要我跟個老媽子一樣管。我是他的妻子,可不是他媽媽。我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做,下了班之後我要去鍛鍊,還得陪著孩子上興趣班的課,然後我睡前還得看書、追劇,那麼忙了,我哪有時間管他呢。我已經過了為愛情哭的年紀,因為我把一切都看得很為之淡然了,這個世界有很多東西比關心男人更有趣,你關心他,還不如想想自己的興趣愛好,關心自己呢?不要自尋煩惱,人生本來很有趣,可是你折磨自己,痛不欲生。你在家裡哭天抹淚,他知道嗎?他在意嗎?他只會覺得你很煩。」

清月說得沒錯,有這個時間去哭,還不如找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情做,不要都圍著男人轉悠。你關心與否,男人就在那裡,他還是按照自己的主意來,不會因為你關心他了就受你的控制。你要是沒那麼關注他,他反而很奇怪你到底在幹什麼?男人就是這麼jian,被偏愛的有恃無恐,你毫不在意他為之心慌慌。

李桃又問:「那你不怕他出軌嗎?萬一出軌了怎麼辦?」

「他出軌與否跟我是否擔心無關,他要是就那個本性,也不會因為我的擔心而有所改變。我的擔心更多時候只會無事生非,讓自己苦惱。有這個時間,我還不如去搞事業,搞什麼男人。搞了事業,他真要是出軌了,我們倆該離就離。人啊,就得看開一點,你總是想東想西,心思都在他身上,他要是出軌了,對你來說才是天塌了。」

搞男人不如搞事業,清月所說的讓李桃恍然大悟。

「你怎麼不催我回家了,是不愛我了嗎?」「我很忙,沒功夫管你」

03

從那之後,李桃還真的想通了,也變了。

楊銳晚歸,她不過問,也不催他回家。剛開始楊銳很開心,覺得清凈、自由,但是沒過一星期,楊銳就開始心神不定,再有應酬,楊銳主動告知,李桃也只是微信回復一個「哦」。

不關心楊銳的時候,李桃在忙什麼?她在結婚前原本就是個興趣廣泛的人,索性把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都重拾了起來。她喜歡看書,然後就去找自己以前想看而一直都沒看的書籍;她想跟朋友聚會,楊銳不回家的晚上,她有時也會跟朋友吃飯聊天然後很晚回家;她一直都想弄短視頻,搞搞副業什麼的,然後就開始研究,學拍攝、學剪輯,每天都忙活得挺晚的。這樣,在下班之餘的空閒時間,李桃把時間都排得滿滿的,而且明顯不夠用。

李桃不關心楊銳了,楊銳反倒慌了起來,他甚至主動推了幾場聚會,就為了回家陪李桃。可是李桃並沒有十分歡喜,楊銳不解,李桃說:「沒事,你去忙你的,我也很忙,如果你需要我陪你,我可以陪陪你,你要是忙就去忙自己的事。我現在也沒太多時間關注你,需要我學的東西太多了。」

眼看著李桃在婚姻越來越獨立,不依賴他,楊銳明顯不舒服了。

後來楊銳說自己想要個孩子了,他覺得只要生了孩子,沒準會讓李桃依賴他。但是生了孩子之後,李桃還是依然很獨立,她在帶孩子之餘弄自己的事情。孩子四個月她就出去上班了,很放心把孩子交給婆婆,也跟婆婆沒什麼矛盾,很讓楊銳省心。

楊銳不解,你什麼時候跟我媽關係那麼好了。

李桃說:「因為我想通了,孩子的奶奶又不會虐待孩子,怎麼帶孩子由著她去就好了,我不干涉。我回家也會照顧孩子,但是有婆婆幫忙帶孩子,我還可以工作,搞我自己想做的事,何樂而不為呢。」

經過這幾年的努力,李桃在短視頻領域還挺有一番作為的,她副業的收入都快超過主業了。

楊銳很佩服李桃,然後反而是他自己開始粘著李桃了。

「你怎麼不催我回家了,是不愛我了嗎?」「我很忙,沒功夫管你」

04

「你怎麼不催我回家了,是不愛我了嗎?」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