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趕我走,我就讓我兒子跟你離婚」兒媳:離就離,房子是我的

美好的愛情可遇不可求,每個人都渴望遇到對的人,能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無疑是最讓人羨慕的事,只不過理想和現實總是有著些許差距,特別是對於女人來說,以為自己嫁給了愛情,最終卻被婆媳矛盾折磨到身心俱疲,畢竟有些人的骨子裡透露著自私,還自我感覺良好,哪怕你付出所有,他們也只會享受得理所應當,卻絲毫不會懂得感恩和珍惜。

婆媳矛盾是女人婚後的一道坎,避無可避,畢竟三觀,性格和生活習慣都不相同,相處久了遲早會有摩擦的時候,若是遇上個蠻橫不講理的婆婆,婚後就很難有幸福可言,一味地忍讓和包容只會造就對方更加肆無忌憚,最好就要明確自己的態度,遇到不合理的要求時更要拒絕到底,才不會讓自己受盡委屈。

「你敢趕我走,我就讓我兒子跟你離婚」兒媳:離就離,房子是我的

周珊和徐浩戀愛三年, 最終如願以償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可還沒享受到婚後的幸福,夫妻感情卻已經有了隔閡,周珊也對丈夫感到失望,對這段婚姻失去了嚮往。

徐浩要比周珊大兩歲,性格沉穩,做事認真,來自於一個小縣城,父親早年跟人做生意被騙,欠了一大筆錢後,生活條件就急轉直下,但好在徐浩爭氣,工作後才陸陸續續地把欠款還清了,身上沒有了負擔,他才決定和周珊結婚。

周珊是城裡女孩,又是獨生女,父母都有編制,自小就是被父母捧在手心裡寵大的,而徐浩比較早熟,對周珊也很照顧,所以兩個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雖然父母對徐浩的出身有所介意,但拗不過女兒喜歡,也就只好同意了,但還是心疼女兒,最終花了大半輩子積蓄給周珊買了陪嫁房,至於彩禮就只象徵性的要了兩萬。

「你敢趕我走,我就讓我兒子跟你離婚」兒媳:離就離,房子是我的

周珊性格開朗,是個愛玩的女孩,可落在婆婆眼裡,卻是不顧家,不成熟的表現,所以她對周珊並不滿意,對於女方的陪嫁房,她反而覺得是自己的兒子太過優秀,女方才會選擇倒貼,所以總覺得是周珊高攀了自己的兒子。

後來,兩個人也結婚了,周珊還提出了旅遊的想法,徐浩自然也順著她,隔天兩個人就買了機票出去了,直到一個多星期後才回來,雖然遊山玩水難免會感到累,但周珊卻很開心,更期待著婚後的幸福生活。

「你敢趕我走,我就讓我兒子跟你離婚」兒媳:離就離,房子是我的

只不過等他們回到家時,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當時怕出門在外時鑰匙會遺失,丈夫就把備份鑰匙給了公婆,可讓周珊沒想到的是,婆婆居然帶著小叔子住了進來,而且還有其他親戚在,婆婆正在炫耀自己的兒子有多厲害,不僅娶了個城裡女孩,還買了這麼大的房子,好好的婚房被搞得亂糟糟的,小叔子還住進了主臥,這讓周珊特別生氣。

隨後就問道:媽,你們什麼時候住進來的,怎麼沒跟我說一聲,還有大概要住多久?婆婆卻沒好氣地回道:我住我兒子的房還要跟你報告嗎?我們打算長住下去,這裡可比老家好太多了,有時還能叫親戚過來坐坐,挺好的。

「你敢趕我走,我就讓我兒子跟你離婚」兒媳:離就離,房子是我的

周珊聽完徹底生氣了,父母買給自己的陪嫁房,到頭來卻便宜了婆家人,周珊越想越不甘心,直接就說道:這是我的房子,麻煩你們都出去。婆婆頓時就爆發了,指著周珊就怒斥道:你嫁給了我兒子,房子就是我兒子的,所以這裡我才是一家之主,你敢趕我走,我就讓我兒子跟你離婚。

徐浩這時卻讓周珊冷靜點,還說都是一家人,沒必要太過計較,周珊一聽更加生氣了,以為丈夫會站在自己這邊,沒想到卻偏袒婆婆,頓時對他失望至極,於是對婆婆回懟道:離就離,還有,房子寫的是我的名字,我當然有資格讓你們出去。見到周珊認真的態度,徐浩這時才慌了,趕緊打起了圓場,事後也讓父母搬了回去,但夫妻之間卻因為這件事有了隔閡。

「你敢趕我走,我就讓我兒子跟你離婚」兒媳:離就離,房子是我的

約翰·戈特曼在《幸福的婚姻》里曾說過:婆媳關係出了問題,丈夫必須和妻子站在一起。而不是保持中立,只做老好人。確實如此,婆婆和兒媳本沒有任何交集,卻因為同個男人而認識,若是雙方之間相處不來,那男人作為溝通的橋樑就不該選擇逃避,而是應該理智對待,在妻子受委屈時要挺身而出。

再者說了,女人嫁給一個男人後,就需要融入到一個新的家庭里,還需要處理複雜的家庭成員間的關係,她能夠依靠的就只有身邊的男人,若是丈夫沒有主動的支持和維護她,那等女人攢夠了失望,婚姻也就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