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魏江友背徐登菊上樓梯。記者 董延 張莎 攝   「爸,我想上廁所。」   聽見臥室里傳出聲音,62歲的魏江友放下手中的活,幾步快走進去,半蹲在骨瘦如柴的前兒媳徐登菊面前,小心地將她托起。   臥室到廁所只有幾步,徐登菊卻走得很艱難:她雙手緊緊抓著牆壁上的欄杆,變形的腿每挪動一下,身體便會劇烈地晃動幾下。魏江友在後面小心攙扶著她,一步一步地挪動。   這樣的場景,在魏江友家裡每天都會發生好幾次。家住渝北區雙龍湖街道蓬萊社區聚仙居小區的魏江友,6年來堅持照顧與自己毫無血緣關係、患有重症肌無力的前兒媳徐登菊,用自己的言行生動演繹了「不離不棄」四個字。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疾病突然來襲 兒子兒媳離婚  提起徐登菊的病,魏江友將記憶拉回到十幾年前——  那時,魏江友夫妻倆與兒子媳婦一起在廣州打工。2007年,隨著孫女的出世,老魏一家人漸漸發現,兒媳徐登菊的身體出現了問題。   剛開始,徐登菊只是走路有點跛,後來症狀越發明顯:做事情提不上勁,拎東西沒力,連多走幾步都站不穩。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老魏一家人便張羅著帶小徐四處看病,最後診斷出她患上了重症肌無力,會慢慢失去行動能力。在醫治過程中,老魏一家人才知道,徐登菊這病是家族遺傳,她的母親和外公都是患上重症肌無力去世的。   突如其來的壞消息讓老魏一家人備受打擊,一家人辭去了工作,帶著徐登菊回到重慶渝北治病。此時的徐登菊因為病痛的折磨導致脾氣變壞,經常與丈夫發生矛盾,小兩口的感情出現了裂痕。2011年,老魏的兒子與徐登菊離婚後,獨自外出打工。   看在孫女面上 不能讓她孤單在外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重症肌無力病症慢慢奪走了徐登菊行走能力,隨著病情進一步惡化,她的雙臂和手部肌肉都出現了萎縮,只能整日待在床上。   照理說,離婚後的小徐與老魏一家已經沒有關係,但小徐的母親早已去世,親生父親又不願意照顧她。魏江友老兩口明白,如果此時讓小徐離開魏家,無異於是讓她自生自滅。於是,魏江友老兩口決定,把徐登菊留下來,照顧她。   老魏的兒子外出後音訊全無,家裡沒有固定的經濟來源,老魏的父母也都是八十多歲的老人。幾經考慮,魏江友和妻子決定,妻子到廣州打工掙錢,魏江友在家負責照顧一家老小。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兩位八十多歲的老人、一個癱瘓在床的前兒媳、一個上小學的孫女,這幾年,老魏一家五口的生活就靠著妻子每個月寄回來的800元錢、徐登菊享有的300多元低保金和老魏父母的400元養老金維持著。   在魏江友家裡,記者見到,兩室一廳的房間沒什麼像樣的家具,卻有一些很突兀的「配置」——徐登菊的臥室、客廳、廁所牆面上釘著8根長短不一的金屬欄杆,客廳還擺著一張病床。   魏江友解釋說:「這些欄杆都是我用膨脹螺絲釘上的,讓小徐抓著走動用的。病床是我孫女睡的,娃兒大了,不好老挨著大人睡,我見有人把這張床扔在外面,就撿了回來。」   老魏悄悄告訴記者,不少鄰居見他過得辛苦,好心地建議他把沒有關係的徐登菊送回娘家去。「雖然小徐做不成我們的兒媳婦,我們仍然把她當親閨女,我不能不管她!別的不說,我孫女總是親的,看在她的面上,我也不能讓小徐一個人孤零零在外。」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不離不棄 好日子總會來臨  徐登菊畢竟才30歲,家裡條件再困難,魏江友從來沒有放棄過給她治病。這幾年,只要有人介紹好一點的治療方式,諸如針灸、氣功、特效藥……魏江友都想辦法帶徐登菊去試試。   現在,徐登菊一日三餐、生活起居都是由魏江友照顧,只要天氣允許,每天他還會背著小徐上下八層樓到小區院子裡去鍛鍊、散心;小徐大小便失禁,也是老魏來清洗髒衣服、髒褲子;小徐不方便洗澡,老魏找到妻子的妹妹黃孝容,請她定期來家裡幫忙清洗;為了不讓每日臥床的小徐無聊,老魏還特地買了一台電腦讓她在家上網。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魏江友現在成了一家老小的頂樑柱。「我累得,但病不得。」他告訴記者,去年,自己因糖尿病要住院三天,想到家中離不開他,只得再三「打包票」向醫生請假。輸完液跑回家照顧徐登菊和父母,等病人和老人吃喝拉撒完後,他自己則再回醫院治療。

 「做不成兒媳,就做我的女兒」 兒媳重病被兒子離婚,公婆不忍心照顧重病前兒媳8年:兒子無情,我不能無義

  一個本已瀕臨破碎的家庭,在魏江友的努力和堅持下,風雨飄搖地「挺」了過來。日子雖然艱苦,但也是苦中有樂,最讓魏江友欣慰的是,這幾年孫女漸漸長大了,也懂事了,不僅成績好,也會為媽媽端飯、洗衣,減輕了他不少負擔。「逢年過節,街道、社區幹部都會來看望我們,雖然現在日子艱難點,但我相信以後會慢慢好起來的。」魏江友說。 當然了好心的不只是公公,婆婆的支持和照顧也同樣偉大,前公婆用善良重新溫暖了重病,被丟下的兒媳的心,希望之後病能好轉,同樣也希望兩位善良的老人能夠身體健康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