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得知未婚妻跟前男友同居過五年,徹夜難眠,毀了婚約」

「偶然得知未婚妻跟前男友同居過五年,徹夜難眠,毀了婚約」

「偶然得知未婚妻跟前男友同居過五年,徹夜難眠,毀了婚約」

01

徐曉罡已經連著好幾天沒睡好覺了,眼看著婚期還有一個月,他輾轉反側,徹夜難眠。他的失眠不是因為自己要結婚了很緊張,而是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一件事:未婚妻曾經跟前男友同居了五年,這個事她對自己隱瞞了

說起來還是一個星期前的事,徐曉罡正上著班,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

「聽說,你要結婚了。」

對方是個男的,說起話來頗有點莫名其妙,徐曉罡愣了愣,但還是回復道:「嗯,你是哪位?」

「我是哪位?孟語沒告訴你我跟她的事嗎?兄弟我看你不行啊。兄弟,告訴你個秘密,我跟你老婆已經睡過五年了,她愛我愛的死去活來,還為了我跟家人斷絕關係,你覺得自己可以真的得到她嗎?她為什麼嫁給你?還不是因為你條件好。」

對方的聲音極為刺耳,徐曉罡聽得難受極了,他的確沒有過問過孟語的過去。在他看來,既然孟語沒有告訴他,他有什麼權利過問呢?本以為自己可以不在乎孟語的過去,但是聽到「我跟你老婆睡過五年了」,他還是介意的。

手上的青筋暴起,徐曉罡臉上的表情直接黑了。

原本還處理著一些工作方面的事宜,但是心思總是往那件事上想,興許是他太愛孟語了吧,那麼愛,那麼寵,他一時間沒做好準備,原來孟語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一面。可是孟語為什麼不告訴他呢?兩個人都要結婚了,有些事不該坦誠相待嗎?

「我都跟她說了前任,談過幾個女朋友,她怎麼就不告訴我呢?」

以前本以為自己不介意女朋友跟前任同居過,可是事情發生到自己身上,他還是介意的。

「偶然得知未婚妻跟前男友同居過五年,徹夜難眠,毀了婚約」

怎麼辦?他們都決定要辦婚禮了,他們連領證的時間都想好了,他們連酒店都訂好了,難不成就因為「孟語曾跟前任同居過五年」,他們倆的婚約要毀了。真要是毀了,豈不是讓那個渣男給得逞了,可是不毀,又覺得自己太虧了。

好複雜,徐曉罡因為這事鬧得自己好幾天都沒睡好覺。

他後來跟孟語對婚禮的相關事宜,都是心不在焉的,他好想問問孟語,能不能跟他講講她的過去。孟語也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但沒有多說什麼。

在連續失眠一個星期後,徐曉罡還是決定親自問一問孟語。

「偶然得知未婚妻跟前男友同居過五年,徹夜難眠,毀了婚約」

02

「孟語,可以跟我聊聊你的過去嗎?」

「聊什麼?我的過去沒什麼好聊的。」

「我前些日子接到過一個電話,他說他是你的前任,而你們曾經同居了五年。」

孟語聽到後,臉色直接變了,變得暴躁起來:「我就知道是他打電話了,他這個男人就是不讓我好過,我都要結婚了,他非要搞破壞,為什麼非要跟我過不去呢。」徐曉罡衝上去,他抱著孟語,讓她儘量冷靜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孟語才徐徐說:「你想聽,我跟你說。」

孟語20歲的時候談了一個男朋友,那個男孩是校外的,高中沒畢業就出來混社會了。那會兒孟語即將上大三,兩個人認識也是機緣巧合,孟語被人欺負,男孩出手相救。很電視劇情節,孟語心思單純,覺得人家救了她就得感謝他,也就請他吃了飯,這一來二去,兩個人也就熟絡起來。

男孩一開始對孟語挺好的,孟語搬宿舍,男孩還自告奮勇過來當苦力。男孩是自己開店的,生意不錯,但是他狐朋狗友挺多的,也就是認識了男孩之後,孟語跟著他到了另一個未知的世界。

孟語的圈子很單純,男孩的圈子可沒那麼單純,但也沒犯過什麼事。

乖乖女很容易愛上渣男,因為她們沒見過世事的險惡,她們把這個世界想得太過單純美好,她們把愛情看得太過美好。

「偶然得知未婚妻跟前男友同居過五年,徹夜難眠,毀了婚約」

孟語跟男孩談了一年的戀愛,她覺得兩個人不合適,就提了分手,但是男孩死活不同意。男孩的脾氣有點大,孟語想平靜的跟他說分手,但是怎麼都說不通,然後又在一起了。大學畢業後,孟語經濟上有些窘迫,然後就跟男孩同居了。男孩住的地方還不錯,他比孟語大兩歲,也成熟許多。

後來孟語的父母知道了她談戀愛的事,了解到男孩的情況之後,威逼他們分手。那個時候孟語已經重新喜歡上男孩了,她不想分手,父母越是逼迫,她越是不想分手。就這樣,跟父母抗爭了兩年,父母也就由著她的性子去了。

「他高中都沒畢業,就算自己開店又能怎麼樣,難不成就會有出息?你一個重點本科畢業的,跟誰在一起不好,非要跟著他。他有點錢又能怎樣,沒學歷啊,說白了,就是個混子,僥倖掙錢了而已。」

孟語沒辦法反駁父母的話,但她覺得男孩會有出息的。

好景不長,男孩做投資賠了一大筆錢,孟語勸他他怎麼也不聽,兩個人開始吵架,矛盾愈積愈多。孟語覺得她跟男孩三觀不合,吵著要分手,男孩威脅她「你敢離開我試試?看我怎麼收拾你」,男孩的這句話讓孟語害怕了,她如夢初醒,說什麼都要逃離。

孟語是趁男孩不在的時候偷偷收拾了行李,溜走的,她回了父母所在的城市,拉黑了男孩所有的聯繫方式。她以為自己可以重新開始,但是未料到,男孩還是找到了他的聯繫方式。孟語怕了,怎麼就那麼陰魂不散,還知道我要結婚了。

「曉罡,我已經不愛他了,跟他的那段過去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好的記憶。我不跟你坦白,也是因為我怕你跟我分手。」

「所以你就欺騙我嗎?」曉罡有點收不住情緒,他沒辦法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孟語身上。誰都有過去,但是這樣的過去又怎麼能逃得過呢?曉罡沒辦法接受孟語跟那個男人在一起五年的事實。

「孟語,是我錯了,是我高估了自己。我怕之後咱們結婚了,然後那個男人再來騷擾咱們,如果那樣我真的受不了。你們倆同居五年的事,這在我看來已經是夫妻了,跟結婚有什麼區別呢?我要是跟你結了婚我肯定不好受,所以還是分開吧。這婚咱們不結了,我希望你能好好過日子,但不是跟我。」

徐曉罡說什麼都要分手,孟語哭著求他但無法挽回。

孟語自問,是我錯了嗎?可是誰沒犯過錯呢?當年的事是錯了,但就不能改正了嗎?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難不成要被釘在恥辱柱上,一直跟著我嗎?

「偶然得知未婚妻跟前男友同居過五年,徹夜難眠,毀了婚約」

03

你能接受自己的未婚妻跟前任同居過五年嗎?

當然有的人會同意,也有人會不同意,我們不能說他們同意與否是對是錯,但是有一點,不管同意與否都要坦誠相告,兩個人把什麼事都說開,是你自己不能接受。

前些日子,有讀者問到我「婚前同居」的問題。她說自己在跟現任交往前有過一個快結婚的男朋友,結婚前發生了一些事兩個人便分手了。在這段感情中她認真地愛過,付出了很多,但最後還是分手了。她跟前任有過同居的經歷,這一點讓她好糾結,不知道該不該告訴現任。她很怕,一旦他不能接受呢?萬一不能接受豈不是又要分手?已經在感情中受了一次傷,她沒有勇氣再承受第二次傷害。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