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我女兒回來過年,你在這住不下」「住不下滾,房是我的」!

婆媳關係一直都是家庭中最難處理的棘手的問題,這不同於夫妻之間的關係可以做到有話直說,因為輩分不同加上感情基礎不同也讓婆媳之間面對問題時有了一道道的障礙。

「兒媳,我女兒回來過年,你在這住不下」「住不下滾,房是我的」!

每當婆媳之間出現問題時,那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總會站在所謂的上帝角度去指指點點,一會說婆婆不懂得人之常情,一會又說兒媳不會尊重婆婆。可是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哪是隻言片語就能說得清的? 通常來說,因為丈夫而將婆婆和兒媳聯繫起來,兩個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也沒有任何感情的兩個女人之間的相處成為了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而大部分的婆婆並沒有把兒媳當做自己的親生女兒來看待,甚至還把兒媳當作是外人。 尤其是當家裡有女兒的時候,婆婆更是無法將兒媳和女兒同等對待,這樣的差別待遇時間久了總會惹出一些事端,即便是一碗水不能端平也不能讓自己的所作所為超出了應有的界限。 其實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也不難發現,很多夫妻都是夫妻之間的感情還不錯,但往往因為婆媳關係之間無法處理得當,最後導致讓婚姻走向了盡頭。 其實在婚姻中並不僅僅只是夫妻兩個人之間的關係,者往往還牽扯到其他人,並不是兩個人的感情好就能夠決定日後的婚姻幸福。 在我國的傳統觀念中,兒媳嫁進了婆家就是婆家的人,正是因為婆婆受到這種觀念的影響導致了她們往往對兒媳都是一種頤指氣使的態度。時間久了再好脾氣的兒媳也會有受夠的那一天,婆婆會驚訝於兒媳的反抗卻常常不從兒媳的立場上去想問題。再怎麼說,婆婆也是從兒媳逐漸成長起來的,難道就因為自己的婆婆對自己不好,自己也要當一個惡婆婆嗎?這於情於理無法說通,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犯了錯誤而不自知。 孟倩雖然出生於一個優渥的家庭,但是她絲毫也沒有那些大小姐脾氣,曾經被父母送去出國,在國外也培養了自己的獨立的生活能力,現在回國在一家公司當業務經理。她過著很多女孩都艷羨的生活,可是她的戀愛經歷卻是空白,很容易被男人的花言巧語給打動。

「兒媳,我女兒回來過年,你在這住不下」「住不下滾,房是我的」!

現在的丈夫是自己的下屬,因為每天的一份早餐就讓她動心,急不可耐的就匆匆完婚,甚至連婚房都是娘家出錢買的,周圍的人都說她這是遇到了鳳凰男,可是那個時候還沉溺於愛情的她絲毫不顧別人的看法,認為自己就是找到了幸福。 可是隨著和婆家人的接觸,孟倩這才意識到原來婚姻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簡單,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成為老公和自己爭吵的源頭,她實在是想不通,曾經對自己是那麼溫柔的丈夫怎麼變成了現在這樣? 天真的孟倩本來是打算將自己的婚房構造成兩個人的愛巢,可是丈夫的一番舉動卻讓她大跌眼鏡。丈夫家在農村,家裡還有一個老母親,丈夫說婆婆在老家吃不好穿不暖想把母親接到城裡和他們住在一起。 孟倩一聽這個要求蒙了,她和婆婆接觸的機會不多,印象當中她是一個典型的封建婆婆的形象,本來都打算避而遠之,可如今卻要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誰也不願意去拂一個兒子的「孝心」,孟倩只好答應了。 孟倩本來心想,自己每天996的工作,和婆婆相處的機會自然是不多,這樣一來也能減少兩個人的接觸,一想到這,孟倩心裡又稍稍寬慰了很多,自我安慰讓她以平常心來面對婆婆,可是婆婆的到來還是給了她一個下馬威。因為自身家庭的原因,孟倩對待長輩也是以非常隨性的方式,可是到了婆婆的眼裡就是不尊重,婆婆責怪她為何一到家沒有給她倒水,這讓孟倩真的是一肚子委屈。 她認為婆婆雖然是長輩,但畢竟才六十歲,自己有手有腳的為什麼非得讓自己來為她效勞呢,再說了自己哪能考慮的那麼周到。不過孟倩是敢怒不敢言,不想在婆婆到家的第一天就鬧得不愉快。 從那天起,孟倩是儘量避免和婆婆正面交鋒,她覺著自己一時的忍讓換來的是彼此的相安無事,畢竟婆婆就在家待這個冬天就離開。 可即便是這樣她也能聽見婆婆的叨叨,說什麼自己不在家家務不做,整天就知道泡在公司,女人掙那麼多錢有什麼用。三觀和婆婆嚴重不合,孟倩逐漸開始變得不耐煩,直到有一天婆婆更過分的做法讓她徹底的爆發。 臨近年關,在外打工的小姑子一家人也從南方回來,出租房冷的要命,婆婆的意願是讓她們一家暫住在孟倩的家裡。孟倩當時已經被公司的一堆事務搞得焦頭爛額,敷衍的應和,於是小姑子一家人就堂而皇之的住了進來。 開始的幾天還算是相安無事,可是後來事態的發展逐漸不受孟倩的控制,雖然她是一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但是婆家的舉動實在是太過分。 因為無事可做,小姑子一家人整天就開著電視,手機刷著短視頻,四仰八叉的歪坐在沙發上,她本來就腦子一團亂麻被這一家人吵得更是無心工作。她不止一次的向丈夫提出自己的不滿,反倒卻被丈夫指責自己肚量太小。 當所有的委屈都積蓄在心裡,總有一天會爆發。而一切的起因是自己的洗臉巾被當成了擦腳布,孟倩終於沒能忍住自己的情緒,將毛巾摔在一家人的面前,換來的是婆婆的怒目圓睜。 「怎麼了?真把自己當成女主人了?這是我兒子的家不是你的家,怎麼天天就你這事那事,我女兒回來過年,你在這住不下,你要是待不下去就滾蛋,別在這裡礙我眼,真以為誰都拿你當大小姐伺候嗎?」孟倩也是急火攻心,想也沒想就說:「住不下滾,房是我的!」話說出口孟倩才覺著自己的言語有些過激,但是看著婆家的樣子她甚至後悔話說得沒有再惡毒點。 仿佛是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婆婆竟然起身拿著電視遙控器砸向了孟倩。從小到大沒有被父母打過的孟倩這個時候受了天大的委屈,坐在地上哭了起來,她無助的雙眼望向了丈夫,丈夫卻一個勁的安撫婆婆,仿佛自己就是空氣。 那一刻孟倩終於明白,她在婆家眼裡終究是個外人,自己的所作所為只要沒讓婆婆滿意那麼就都是錯的,丈夫也是和婆婆一條心的媽寶男,自己如果一直在這樣的家庭里生活遲早會瘋。

「兒媳,我女兒回來過年,你在這住不下」「住不下滾,房是我的」!

孟倩也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她知道自己面臨的路只有兩條,要麼繼續忍氣吞聲的面對婆婆的責罵低頭認錯,要麼就趁早的和這家人劃清界限。 在思考了一整晚後,孟倩向丈夫提出了離婚的要求,這個時候的丈夫才是徹底的慌了神,他沒有想到之前一向軟弱的妻子也會反抗,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小職員,拖家帶口的,離開了妻子的這棵大樹日後的生活可想而知。更何況房子也是妻子的,兩個人的財產在婚前就已經做了財產公證,離婚對自己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孟倩面對丈夫的求情也是鐵了心要離婚,婆婆仿佛也意識到了後果,也拉下臉對孟倩轉變了態度,孟倩乾脆將門反鎖下了逐客令,這段婚姻也是不太友好的畫下了句點。 也許我們的生活中有很多這種的婆婆,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孟倩,一旦步入了婚姻,很多婚前獨立的大女人也開始變得瞻前顧後,一邊要讓自己過得舒心,另一方面又儘量在婆家得到平衡。 這的確是很難,尤其是面對蠻橫不講道理的婆婆時自己做的一切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女人該如何相處,一味的忍讓是不能讓關係海闊天空。 每一個婆婆都希望有好兒媳,每一個兒媳也都希望有一個好婆婆,作為長輩來說,先有好婆婆才能有好兒媳,作為長輩的表率作用在家庭中的力量是無窮的。當雙方都能相互的尊重,一切都變得迎刃而解,婆婆也能體諒兒媳,兒媳也能尊重婆婆,雙方的小摩擦都會被忽略,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相處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只不過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拋棄那些世俗的觀念,用最真誠的心來面對已經成為了一家人的對方,這個時候還得需要一個明事理的丈夫,畢竟處在兩者中間最難受的當屬男人了。 在陌生的家庭,兒媳唯一依靠的當屬自己最親密的丈夫,倘若和婆婆出現了矛盾,丈夫還是不分青紅皂白的站在婆婆的一方來對自己的妻子進行指責,那麼受傷的心是很難彌補的,夫妻之間的感情也定然會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