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年代,只有我跟中國球員分庭抗禮」

「在那個年代,只有我跟中國球員分庭抗禮」

超級1000系列丹麥公開賽將在今年10月19至24日舉行。

世界羽聯近日專訪丹麥傳奇羽毛球女單名將馬丁(Camilla Martin),她受訪時談及現今女單形勢坦言,如今的中國女單球員不像以前那樣有統治力,很開心能看到許多國家的女球員在各個賽事中奪冠。

47歲的馬丁在丹麥被譽為「第二女王」,曾經登上球後寶座,1999年勇奪世錦賽冠軍,而隔年參加奧運摘下銀牌,馬丁當時也是女子羽壇少數可以和中國選手分庭抗禮的女單球員之一,對手都是張寧、謝杏芳和周蜜等中國名將。

「在那個年代,只有我跟中國球員分庭抗禮」

馬丁曾是蓋德女朋友

對於現今女單局勢,馬丁坦言中國球員不再像以前這麼有統治力,現在有更多其他國家的球員贏得各個國際賽的冠軍,而且比賽節奏變得越來越快,攻擊侵略性更強,水準非常高。

馬丁也說道自己退休後仍會關心女單賽事,「在我那個年代,只有我跟中國球員可以分庭抗禮,很開心能看到現在百花爭艷的盛況。」

前丹麥羽球女單名將卡米拉馬汀,重回2020湯尤杯決賽圈的場館,這個見證她離開17年職業羽球選手生涯的場館,百般感觸,湧上心頭。

17年前,馬汀在這裡參加了她的最後一個比賽——丹麥公開賽,出生於奧胡斯的馬汀,再次來到這裡,她看到場館牆壁到處都有她的畫像。

目前擔任丹麥TV2評述員的馬汀(47歲),也接受世界羽聯官網的採訪。

問:對你來說,奧胡斯意味著什麼?

答:來這裡是多麼的美好,我出生於奧胡斯,在這裡住了22年,然後搬去哥本哈根;我退役前最後一個比賽就在這裡,我做了很多丹麥超級足球聯賽的評述,每一次回到這裡,我的同事和我一定來看這裡的畫像,而今尤泊杯在這裡舉行,真的太棒了。

我目前在TV2任職,而今時光把我拉回到2004年。

我專做足球評述,偶爾做一點羽球評述(2014年哥本哈根世界錦標賽),但主要還是足球,所以在工作上,我已經離開了我熟悉的運動,不過退役後,我一直都在跟蹤球員的動態,這次回來我很開心,當然還有這些畫像,我太喜歡了。

「在那個年代,只有我跟中國球員分庭抗禮」

2014年世界錦標賽,卡米拉馬汀(右)採訪大馬名將李宗偉。

問:你一定在這裡打過比賽…

答:是的,我的最後一個比賽就在這裡,我的職業生涯從奧胡斯開始,也在奧胡斯結束,那是丹麥公開賽。

問:你如何評價當今女單球員?

答:我還在打球的時候,幾乎都是中國球員在壟斷,不過現在更多國家的球員在爭奪,她們都有機會贏得女單冠軍。

當然 ,她們的打法也發展很多了,現在講究速度和進攻,我們那個時代側重技術,不過看看今天,她們的速度實在是太高水平了。

我很喜歡看女單比賽,也看到它的發展,就如所說的偏向進攻;不過,以前很多時候都是我跟中國球員在競爭,很開心看到現在有更多國家的女單加入爭奪冠軍。

我那個時代有張寧,謝杏芳,葉釗穎,周蜜,她們都很高,有段時間她們出現了一些個子矮小的女單,但還是很強;這次我看到了王祉怡(21歲),她的風格根本就像另一個陳雨菲,她們兩人太相似了。

問:在你的中國對手當中,龔智超是特例?

答:龔智超是不同的(個子矮小/資料顯示身高163公分),但她的能力超乎想像,很難被打敗;那個時候有王蓮香(印尼),王蓮香也很少失誤,跟龔智超很接近。

還有很多中國女單是我沒有跟她們交手的,但她們一樣很強,不過看起來現在的中國女單比較困難,雖然她們也有好球員,但我那個年代她們的好球員就有5,6,7個也。

「在那個年代,只有我跟中國球員分庭抗禮」

卡米拉馬汀。

問:退役後你離開了喜愛的運動,你準備重新參與嗎?

答:其實這是休整的問題,每天說著同樣的東西很累人的,我是帶著卡米拉馬汀的故事一起退役的,我6歲就開始打羽球了…到遇到我的丈夫,他從事IT事業。

不過我一直都有跟蹤,但我不會擔任教練,做一點別的也挺好的,我在2004年退役,2006年就開始就做電視評述。

問:當你看到這樣的項目,也等於勾起你的回憶

答:當你越來越老,你總是以不同的角度看回以前…不管怎樣,我已自己為榮,因為那時候跟中國打比賽太困難了,而這也是我美好的回憶。

問:你會感覺好像自己下場比賽一樣嗎?

答:我總是喜歡坐在椅子上想:「你要怎麼做?」那是因為要做的事太難了;看到今天的社交媒體,你更難成為一個偉大的球員,因為當你沒有打出成績,沒有贏球,那各方各面就會批評你,所以我很慶幸自己坐在椅子上看別人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