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月子之仇,不共戴天。

沒有生孩子之前的女人是無法理解月子之仇的,因為坐月子是一個女人一生當中最脆弱最狼狽最無助的時刻,尤其是遠嫁的女人,在坐月子時離娘家非常遠,可能無法得到娘家人的照顧,只能依靠婆家人。但是,婆家人畢竟與媳婦兒毫無血緣關係,也沒有生養之恩,能否真心相對還是未知數,只有親身經歷過後才知道婆家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很多女性在沒有生孩子之前都是信誓旦旦地說:孩子我可以自己養,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那時他們根本不知道女人生完孩子後有多麼虛弱,他們更不知道孕育一個孩子需要付出多少的心血和精力,這對於剛剛生完孩子的女人來說很難滿足。所以,自古以來的傳統都是生完孩子的女人,至少要坐一個月到一個半月的月子,在這期間都會有婆婆或者自己的親人,在身邊幫忙照顧自己的孩子。

「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聽了很多身邊生過孩子的女人講自己的故事,大部分都是在月子當中受盡委屈,只有極少部分在坐月子期間能夠得到比較滿意的照顧和關心,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大概是因為:大部分人的觀念里都認為生孩子是女人的本分,他們把女人在孕育生命過程當中承受的痛苦當成了一種必然結果,甚至是認為這是女人理所應當的為家庭付出的。

月子裡受的委屈將會是這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哪怕多年後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已經非常穩定,但當女人回憶起當年的種種事情,那種透徹心扉的含義都會撲面而來,用不共戴天來形容月子之仇非常貼切。

「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不要彩禮的新娘

文文和大山是在大學裡就在一起的情侶,因為校園的感情都非常純凈簡單,加上兩個人都是彼此的初戀,對這一份感情非常的珍惜和重視,即使兩人一起畢業走向社會也依然沒有放開彼此的雙手,一邊努力找工作,一邊談著心酸又艱辛的戀愛。共患難的感情在燈紅酒綠的城市裡顯得格外珍貴,他們成為了彼此的信念和依賴,一路跌跌撞撞堅持到了結婚。

結婚對於他們倆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經歷了太多的坎坷和磨難,有情人終成眷屬是他們認為最好的結局。然而,結婚的事情並沒有兩個想像當中那麼順利,穩穩地父母害怕自己的女兒嫁到婆家後受委屈,於是提出了索要十萬元的彩禮。

「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文文地父母覺得彩禮太少,會讓婆家不重視自己的孩子,甚至會讓孩子在日後的婚姻中飽受委屈,可是一心只想嫁給愛情的文文完全不懂父母的良苦用心,竟然逼著父母不要彩禮把自己嫁給大山。父母在孩子面前都是軟弱的,因為孩子是他們的軟肋。最終,文文贏了,她的父母做出了妥協,一份彩禮都沒要就把女兒嫁給了大山。

女兒出生,月子開始

我們一直沉浸在能夠嫁給愛情的興奮當中,婚後的小日子也過得非常甜蜜,大山感激文文的善解人意和乖巧懂事,對文文幾乎是萬事都順著她。婚後的日子是平淡,且無聊的,每一天都在重複著一樣的事情,兩個人在感情當中的新鮮感也逐漸消失,大山對文文的感情也沒有之前那麼熱烈的。

文文清晰地感覺到了大山對自己的疏遠,她害怕大山離開自己,於是決定生孩子來鞏固自己跟大山之間的感情。那時候的文文很天真,並不知道孕育一個新生命之後,意味著生活翻天覆地的變化,對於新生命的到來,她也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只是單純地擁有一顆,無論如何都會把孩子撫養長大的決心。

「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文文懷孕後期身體已經非常不方便了,此時的大山工作也非常繁忙,迫於無奈之下,只能打婆婆接了過來,就這樣,文文和婆婆開始在一個屋檐下生活。跟所有的婆媳關係一樣,因為彼此的生活習慣以及三觀都存在著很大差異,在相處的過程當中產生了不少矛盾,這也讓大山夾在中間非常為難。

好在文文特別體諒大山,對婆婆很多不滿的行為一再忍讓,終於文文和大山的女兒出生了。就在全家人都沉浸在新生命到來的喜悅之中,剖腹產的文文卻在病房裡承受著撕心裂肺的壓腹之痛。這讓文文心裡感到很難過,七天後文文出院,婆婆開始在家中伺候文文坐月子。

「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一日三餐稀飯,月子之仇已結

出院後文文的身體非常虛弱,總是想喝一些肉湯,但是婆婆告訴文文:我們當年生完孩子坐月子都是喝稀飯,身體恢復得快還下奶,喝肉湯都是浪費,一點用都沒有。雖然文文聽著心裡特別不舒服,但是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勉強笑著說:您是過來人,您的經驗比我豐富,這些天就要麻煩您照顧我了。

果真,接下來的半個月婆婆每一天都給文文做三頓稀飯,並且晚上的時候從來沒有幫文文照看過孩子,婆婆對文文說:我們那個年代啊都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帶,婆婆只給負責做飯。文文明白婆婆的言外之意,於是硬著頭皮自己帶孩子。

「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文文的整個月子幾乎都在吃稀飯,隨著孩子慢慢長大,奶水有些不足了,於是文文鼓起勇氣對婆婆說:您能不能給我做一頓肉湯?肉湯可以下來,您的小孫女兒我的奶水不夠了。沒想到婆婆第一反應就是:不夠了?!你一天吃那麼多都吃到哪裡去了?根據我們過來人的經驗,喝肉湯是不會下奶的,你要多喝點稀飯才能有奶。

就這樣,文文的整個月子都是喝稀飯,自己熬著夜親自帶孩子咬牙堅持過來的。就這樣,婆婆還經常在門外面前抱怨自己太辛苦了,總是拐彎抹角地說:我這麼用心照顧你,你以後可得為我養老。

「好兒媳,月子仇別記了,快來醫院伺候我」兒媳扭頭就報了旅遊團

因果輪迴,婆婆生病入院無人照料

再後來,文文的產假休完了,需要回去上班了,但是孩子又成為了最大的問題:文文去上班,那麼孩子誰來帶呢?我們捨不得把孩子放在娘家,因為離自己太遠了,於是硬著頭皮想起婆婆幫自己帶孩子,沒想到的是婆婆一口回絕了。文文為了孩子只能在家做了三年全職太太,直到孩子上幼兒園以後才開始上班。這期間問問吃了多少苦,只有他自己心裡最清楚。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