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孩子還能累病,事真多」偶然間聽到兒媳的話,婆婆想回老家了

「帶孩子還能累病,事真多」偶然間聽到兒媳的話,婆婆想回老家了

「帶孩子還能累病,事真多」偶然間聽到兒媳的話,婆婆想回老家了

01

「病來如山倒」,俗語說得還真是沒錯,傍晚的時候,陶阿姨感覺嗓子有點痛,到了晚上她說話的時候嗓子就有點啞了,頭也暈暈的,想必是嗓子發炎了。陶阿姨趕緊翻箱倒櫃,在家裡戴起了口罩,她生怕把病傳染給剛滿一歲的小孫子。

一歲的小孫子正是愛爬愛翻東西的年紀,陶阿姨來不及收拾,她太暈了,實在沒有力氣幹家務活了。不僅家務活沒做,就連飯她也不想做了。

後來小孫子睡了,她也跟著昏昏沉沉地睡去,一直睡到晚上八點多兒子兒媳下班回來。

兒子問她怎麼了,陶阿姨說自己有點不舒服,今天也就什麼都沒做。兒子給她倒了點水,又拿了藥讓她吃,她開始流鼻涕,還是不舒服。兒媳走過來的時候,臉色明顯不好了:「媽,您要是不做飯您就給我們打電話提前說一聲,我們回到家連飯都沒有。你看看你家務活也不做,還在家裡睡覺。另外,您都生病了,幹嘛跟小七(陶阿姨孫子)一起睡啊,不怕傳染嗎?」

反正怎麼做都是錯的,陶阿姨索性也就不講話了。

她跟兒媳的相處方式就是這樣,一開始她還會爭辯,可是後來她由著兒媳去說了。說到這,陶阿姨蠻心酸的,年紀一大把了,退休之後還要受兒媳的數落,她以前上班的時候是教導主任,可都是數落別人啊。可是如今過得是什麼日子。跟兒子兒媳同住一年,陶阿姨已經不像自己了。

她多麼希望兒媳能溫柔地關心她一句「媽,您生病了,要不要緊啊」,哪怕是裝得也行,最起碼心裡會舒服點。但是沒有,陶阿姨寒心了,也失望了。

「帶孩子還能累病,事真多」偶然間聽到兒媳的話,婆婆想回老家了

陶阿姨年紀不大,55歲,但是這人一上了年紀,一生病就會很脆弱。兒媳把孫子抱走之後,陶阿姨關了門關了燈,就那麼在床上坐著,時不時用紙巾擦著鼻涕,偶爾用力擤下鼻涕,她想起了家中還在上班的老伴,拿起電話給老伴撥了視頻。

老伴發現她不對勁:「你怎麼滴啦,感冒啦。」

「嗯,扁桃體發炎,嗓子也疼,還流鼻涕,老毛病了,每年都有這麼一回。」

「你去給自己買點雪梨,弄個冰糖雪梨,再熬個薑茶,你說說你都不會照顧自己。我要是在你身邊就好了,還能幫你弄弄。」

老伴的暖心話一來,陶阿姨就控制不住自己哭了起來,陶阿姨想家了,她平日裡看起來是個那麼麻利的人,但是眼下卻哭得跟個孩子一樣。

「怎麼,跟兒媳處得不愉快?」

「嗯,不愉快就回來吧,狠點心,讓他們自己請保姆帶孩子,咱們出點保姆錢不行嗎?你非要大老遠去給他們帶孩子。你被我寵了一輩子,哪受過這些窩囊氣啊,被兒媳指著鼻子數落。你也是,跟兒子說說啊。」

「我不說,我要是說了,豈不是跟告狀一樣,再說了,他們倆吵架可咋整?」

「你說說你,總是讓我那麼心疼。」

掛了老伴的視頻,陶阿姨心裡好受多了,她晚上沒吃飯,飢腸轆轆的,也就想去廚房弄點吃的。

「帶孩子還能累病,事真多」偶然間聽到兒媳的話,婆婆想回老家了

02

陶阿姨不是有意聽兒子兒媳牆角的,只是他們的門沒關嚴實,陶阿姨經過的時候恰好聽到他們在聊她,也就好奇聽了聽。

兒媳的聲音傳來了:「你媽可真是,帶孩子還能累病,事真是多啊。」

「誰還不生個病,你自己不也生病嗎?」

「那我可沒像她這樣,有時候非要當著我的面說腰疼腿疼的,不就是帶個孩子嗎?咱們小七還那麼聽話,她給咱們帶孩子,搞得多苦大仇深一樣。照我說啊,能帶就帶,不能帶趕緊回家,別整天給我裝病,裝給誰看啊。」

聽到這,陶阿姨眼睛又紅了,原本已經被老伴撫慰的心,此刻早已結了冰。

「你媽多不聽話啊,我跟她說多少次奶瓶要消毒消毒,可是你看她,有時候就用熱水沖一下。不就是做個家務活、做個飯嗎?你說能有多累,這活有多重。她就是不想幫咱們帶孩子,所以才這麼多事。連碗都刷不幹凈,你看那地拖的,也沒多乾淨啊,今天倒好,乾脆沒拖。」

「朱雅靜,你夠了哈,別太過分,自己要是看不慣自己去干,碗你覺得刷不幹凈,自己多刷一遍,你覺得地不幹凈,就自己拖一遍。你要是覺得我媽不會幫你帶孩子,你就自己帶,到底是誰事情多,我看是你吧。」

「你這個沒良心的,就知道向著自己媽。我可是給你們家生的兒子,姓的也是你們家的姓,他是你們張家的孫子,你媽就該帶,是她自己願意來的,來了就甭抱怨。」

裡屋的人吵了起來,陶阿姨沒敢再聽,她以前覺得自己身體還可以要對兒子兒媳多幫一些,可是眼下她真的想回家了。留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呢?出力不討好,跟兒媳同住了一年,如履薄冰,這日子實在是太不好過了。

還有什麼捨不得的呢?讓他們自己過吧,自己作難。

陶阿姨也沒心思弄吃的了,她回到房間收拾了行李,給兒子兒媳寫了一封信。

「帶孩子還能累病,事真多」偶然間聽到兒媳的話,婆婆想回老家了

03

陶阿姨說:「我一直覺得結婚是你們兩個人自己過日子,這往後你們可是要過一生的,你們倆才是真正的一家人,我這個老婆子就是個外人。既然這麼嫌棄我,我還是回家吧,你們自己帶孩子,要是請保姆,我出一半的保姆錢。我對你們已經仁至義盡了,我不是機器,年紀大了,可能很多事乾的未必能達到你的要求,但是能不能多體諒一些。站著說話的人總是不腰疼,有些活你覺得不累,自己去干吧。」

想了想,陶阿姨又繼續寫道:「也不要跟我說什麼不給你帶孩子,你不孝順我,我還真的不需要你孝順我。這往後我兒子孝順我就行了,這是應該的,你只要別攔著就行。我以後再作難,也比現在在這裡討人嫌的好。我失望,寒心,我在這裡一年了,眼下是真的受夠了。你們自己過,孩子想怎麼帶就怎麼帶。我不是裝病,我被你爸寵了大半輩子,哪干過什麼活啊。」

第二天,等兒子兒媳醒來的時候,陶阿姨已經坐上了回家的動車。

兒子打來電話的時候,陶阿姨的心已經快飛到了家裡,她說自己回家了。

兒媳有點手忙腳亂,早上起來就自己帶孩子,還趕緊請假說得在家一天。就這一天可把她累慘了,別說幹家務活了,連飯都吃不上。兒媳給自己媽打電話,張口就抱怨:「媽,你說有沒有我婆婆這樣的,撂挑子不幹了,回家去了,孩子也不帶了。」

「你對她做了什麼?」

「我什麼也沒做啊,我不就是說她裝病,怪她沒做飯嗎?」

「你啊你,活該自己帶孩子,我給你說多少次對你婆婆好點,你就是不聽。你婆婆在的時候多好,不用你打掃衛生,也不用你做飯,不就是一次沒做嗎?你就不能做。我看你是好日子過得太多了,真是作。你婆婆多好啊,幫你們帶孩子不要工資還倒貼,你這麼對她。但凡是你能多感激一點,不至於鬧得這麼僵。」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