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

我姓林,今年32歲,來自廣東湛江;我擁有一個非常體貼我的妻子,我對於能夠跟妻子結為夫妻這件事情,是非常感激的,我從來沒有見過妻子這麼好的女人,甚至就連我的母親,都比不上妻子要對我好,而且妻子是一個非常勤儉節約又樸素的人,她不喜歡那些華麗的寶石鑽戒,更不喜歡那些新穎潮流的衣服,就連我在跟妻子相處久了以後,都變得跟她一樣樸素了,每次我跟妻子一起出去吃飯的時候。

「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

妻子總是會將自己點的飯菜給吃完,從來不會浪費任何一點糧食,並且我跟妻子在逛街的時候,妻子也不會隨大流,想要去買那些好看但是沒有實用價值的東西,對於妻子這樣的行為,我非常的贊同,並且還鼓勵她這麼做;雖然我跟妻子都是一個樸素又勤儉節約的人,但這並不是因為我們沒有錢,相反的我每個月收入3萬多,而妻子每個月的收入是5萬多,兩個人加起來就8萬了。

我們之所以不鋪張浪費,也不買華麗又不實用的物品,是因為我們都是不在乎外在的人,我們只在乎一個人的內心是否足夠美麗,擁有足夠的亮點,我們平常的打扮都是簡單的衣物,唯一的裝飾品,更是只有我們的結婚戒指,這樣低調的我們常常會被別人誤會,有許多不了解我們的人,都覺得我們的生活條件很差,是一個窮的揭不開鍋的家庭,就連某些不怎麼聯繫的親戚都是如此。

「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

平常大部分親戚都不知道我們的情況,但是我的大哥卻是知道的;我大哥是一個貨運司機,每天的收入在300多左右,一個月大概是1萬出頭一點點,但是這1萬多塊的工資,根本就不夠大哥賭博輸得多,每次大哥一輸錢就會來問我借錢,所以我們兩兄弟平時是不怎麼聯繫的,但是前段時間父親在家裡做農活的時候,因為踩空了腳,從田埂邊上摔了下來,最後導致骨折送進了醫院療養,我母親需要在家照顧爺爺奶奶。

所以父親的照顧任務只能夠由我們兩個兒子來負責,剛開始我是打算給父親請一個護工照顧的,所以我便知會了大哥一聲,但是大哥卻跟我說:「弟弟,你說要給咱爸請護工,你有那麼多的錢嗎?你每個月要還房貸,還得在生活上借一點錢給我,哪裡還有什麼閒錢請護工照顧咱爸呢?而我一天賺300多塊錢,根本就耽誤不起這個時間,不如你聽我的,讓弟妹辭職回去伺候咱爸,反正她每個月的工資也就三四千塊錢,請護工你同樣是花那麼多錢,還不如讓他回去伺候呢。」

「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

我聽了大哥的話之後,感覺特別的不理解,又感覺大哥有些可笑,畢竟我的妻子每個月有五萬多的工資,只是我們從來不對外聲張而已,但現在即便被大哥看不起了,我只好坦白告訴了大哥:「我老婆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你以為她每個月是三四千的工資,其實她每個月能領5萬多塊,這根本就是你我所想像不到的」,我本以為將這件事情坦白以後,大哥就會同意我請護工的想法了,但沒想到他還反駁我。

大哥用他那質疑的口氣對我說:「就弟妹那身打扮,你跟我說她是每個月領5萬多塊工資的人,我是真的不相信,我是因為知道你有錢,所以你穿那麼普通我才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的,但是像弟妹這樣子的,我真的只覺得她是因為沒有錢才穿成那樣的,畢竟沒有哪個女生是不愛美不愛打扮的,如果每個月真的能領5萬多塊工資的話,肯定恨不得將珠寶直接掛在自己的脖子上」,我聽了大哥的話,真的覺得大哥就是個沒有見識的人。

「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

所以我也不打算繼續跟他多費口舌了,我直接掛斷電話,然後問妻子要了一張她上個月的工資條,接著將工資條拍成照片,發給了我的大哥,上面清清楚楚地寫著幾年幾月是誰通過什麼樣的方式領到了多少的工資,以一種非常具體的形式展現出了我自己,確實是每個月領5萬塊錢的人,直到這個時候大哥才相信我,剛剛說的話不是在騙他,最後大哥以一種非常奉承的方式。

開口對我說:「弟弟,既然弟妹有那麼多錢的話,為什麼你不多借我2萬塊錢呢?好歹我們也是親兄弟一場,對不對?」大哥的反應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畢竟像他這樣的賭徒,看見錢肯定是兩眼發光的,但聽到他開口說這些話的時候,我還是感覺到了,有些莫名的傷心,面對大哥的提問,我直接回答他說:「這些錢你想都不要想了,這是我老婆通過的自己的雙手掙來的,跟我沒有一分錢關係,而且我也準備不再給任何錢你了,你還是早點戒賭吧!」

「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

沒想到大哥根本就不領情,甚至還生氣地對我說:「你都跟弟妹成家了,弟妹的錢那就是你的錢,借給我點怎麼了?!」大概的話讓我覺得有些生氣,所以我沒有再理會大哥,而是將大哥賭博的事情告訴了父親,父親聽完以後,臉上的筋筋都爆了出來;過了大概半個多月,父親的骨折就完全好了,父親剛剛康復出院的第一時刻就打電話讓大哥回家了,第2天的時候大哥就回到了家裡面,但是他還沒有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過了一會兒,父親直接領著大哥來到了我們的祠堂面前,並且讓大哥跪下,當時父親手裡拿著一根布滿尖刺的荊棘,二話不說就直接將荊棘甩在了大哥的身上,突如其來的毆打,讓大哥十分害怕,大哥不明白父親為什麼開始打他,他一邊求饒,然後一邊詢問原因,但是父親根本沒有回答他,在打了大哥幾十鞭子之後,父親才回答大哥兩個字:「賭博」,說完以後父親就直接離開了。

「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

從那以後大哥也明白了父親對待賭博的態度,並且後來在嫂子的嚴加看管之下,大哥再也沒有靠近過賭博,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勤儉持家的好男人,對於告訴父親大哥賭博這件事情我是沒有愧疚感的,因為這也是為了大哥和大哥的家庭好,如果他們一直賭博下去的話,那麼多少錢都是不夠花的,也幸好最後大哥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在父親的一頓嚴厲毆打和嫂子的看管之下,變回了一個正常人,不然我都不敢想像大哥今後的生活會是怎樣的。

「弟,讓弟妹辭職伺候爸,我一天掙300耽誤不起」,我:她月薪5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