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剛病倒,你就辭職,安的什麼心」「老公,咱倆可是AA制」

夫妻之間沒有絕對的公平,但卻能在愛情的加持下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只是這個平衡的成本,是兩個人共同承擔的,而且無法單一地用金錢衡量,只能通過理解和尊重撐起家庭的祥和。

結了婚就是一家人,成為了利益共同體,精打細算固然好,但沒必要錙銖必較,就算實行AA制也應該在合理的範圍,畢竟,女人還要承擔生養孩子,職業生涯中斷等無形成本。

如果連買一瓶醬油,一個雞蛋都要分你我,就會讓來之不易的婚姻出現問題,就像網友「鏡子裡的貓」就是因為老公太過自私,借著AA制的名義苛刻自己,以至於一場誤會讓兩人的婚姻走到盡頭,來看看她的故事。

「我媽剛病倒,你就辭職,安的什麼心」「老公,咱倆可是AA制」

結婚之前,我只談過一個對象,因為是初戀,所以既有決心又格外珍惜,從校服到婚紗,再到生孩子,我幻想過每一個場景,甚至為了愛情,不惜和父母鬧掰。

然而真心實意不見得有回報,當初的小恩小惠不過是感動我的手段罷了,直到畢業之際,才發現自己被耍得團團轉,連散夥的話都滿是敷衍:你會遇到更好的,眼前的就忘了吧。

接下來的好長一段時間,我深深地陷入了自閉,期間不乏條件相當的追求者,都被我以「不想戀愛」為由推辭了。不是不想談戀愛,是不敢相信愛情,因為怕被辜負,不想再費盡心思揣摩男人的用意,因為畏懼,不想再讓另外一個人左右自己的情緒。

一晃28歲了,比我小兩歲的表妹都在準備生二胎,而我還是孑然一身,母親沉不住氣了,一邊四處張羅給我介紹對象,一邊給我定下了小目標:半年內談個對象,三十歲之前解決婚姻大事。

頭一個相親對象就是母親介紹的,尬聊兩天被約出來見面。老實說,對方的相貌是我喜歡的類型,五官端正,眉宇間有股子英氣,只是一頓飯吃了三個小時,都是他自說自話,談的內容都是圍繞著工作,和他的歷史事跡。

「我媽剛病倒,你就辭職,安的什麼心」「老公,咱倆可是AA制」

就這樣當了一個月的聽眾,飯吃了六七頓,電影也看了三四場,絲毫沒有進展,為此我作出了一個痛快又不傷體面的決定:不談感情,只做飯友。

再後來遇到的就是我老公,一個躊躇滿志的鳳凰男,農村出身,名校畢業,從事網際網路相關工作,有著不錯的收入和不可小覷的前景。

就客觀條件來說,很符合母親的擇婿標準,但就形象而言,明顯不是我的菜,因為他太瘦了,說話還有氣無力的,越看越不合胃口。

原本有心拒絕,但從母親的眼神讀出了不容違背的意思,於是稍加打扮趕赴相親現場。和我接觸過的男人不同,不吹噓過往,又不刻意隱瞞,不過分抬高自己,還懂得將心比心,現在看來都是假的。

不過當時被他的真誠和務實所打動,兩個人幾次見面後就確定了關係,正式成為男女朋友。

受原生家庭的影響,老公花錢的時候有點放不開,即便在熱戀期間,約會的開銷都是輪流做東。他請客喜歡挑經濟實惠的,我出錢就選安心享受的,有閨蜜勸我,和鳳凰男在一起不會有好果子吃,我沒當回事,反倒覺得有差異才能尋求互補,只要他對我好就行。

「我媽剛病倒,你就辭職,安的什麼心」「老公,咱倆可是AA制」

交往了半年,老公包下了我們常去的那家路邊攤,還把雙方的朋友都請到了,拉著告白的條幅向我求婚,這樣的場景著實出乎意料,在眾人的起鬨聲中,我矜持地答應了。

老公來過家裡幾次,表現得可圈可點,父母對他的印象還不錯,得知我們有結婚的打算,不但沒有意見還表示全力支持。老公的父親多年前就過世了,為了方便照顧,避免母親睹物思人,老公在縣城給她買了套房。

婆婆雖然嘴上誇我長得俊,但我覺得她並沒有多高興,一臉愁容地強調把兒子養大不容易,說她們家過慣了苦日子,讓我別奢望能得到什麼,我沒想過依賴老公生活,所以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見過雙方父母后,我們正式把結婚提到了日程,因為要買房,所以連同婚後的生活,老公一併作出了規劃:由輪流做東調整為AA制,包括贍養老人,這樣既不見外,又能避免由經濟所產生的矛盾。這正合我意,於是欣然接受。

「我媽剛病倒,你就辭職,安的什麼心」「老公,咱倆可是AA制」

兩人共同出資買了一套現房,婚後就住了進去,我知道老公對錢的去向格外在意,所以除了家庭以外的開銷,我想要什麼,就會獨自承擔,不要求老公和自己平攤,可老公的所作所為實在讓我心寒。

每天下班我會去附近的市場採買一些新鮮的水果蔬菜,這些都是兩個人一塊吃的,可老公覺得我不會過,專挑貴的買。我認為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吃的東西當然要買好的,為此兩個人經常因小事吵得不可開交。

平時買幾件衣服,幾樣化妝品,就會被老公提醒:衣服夠穿就行,往臉上塗的東西我用不著,別讓我出錢。雖然實行AA制,但沒必要不通人情,我從來不伸手要禮物,但作為丈夫,偶爾討妻子開心不是應該的嗎?

就在快到中秋的時候,婆婆給老公打電話說腰痛得走路費勁,老公著急忙慌地趕回老家,把婆婆接到城裡看病,考慮老人年紀大了,恢復起來困難,老公不同意手術,選擇了相對保守的針灸和按摩。

「我媽剛病倒,你就辭職,安的什麼心」「老公,咱倆可是AA制」

那陣子正趕上我工作不順心,再加上同行的朋友一直請我,所以我打算先把工作辭了,稍作休息再投入工作,趁這段時間還能照顧臥床的婆婆,可沒等我解釋清楚,鳳凰男的眉毛就擰到了一起,「我媽剛病倒,你就辭了工作,是打算讓我一個人養家嗎?你安的什麼心?」

見他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心裡涼了半截,頓時激動起來,「辭不辭職是我的事,該我出的錢一分都不會少,這跟婆婆生病有什麼關係,影響AA制嗎?」

鳳凰男氣得直跺腳,「現在正是你出錢出力的時候,把工作丟了,還怎麼孝順我媽?」

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我們的想法壓根沒在一個頻道上,我笑著拍了拍他,「你別忘了,咱倆是AA制,各花各的錢,各管各的父母,婆婆生病了有你就行,要我出錢出力,你安的又是什麼心?

鳳凰男一時語塞,離婚二字脫口而出,或許他沒想過我敢離婚,他更沒想到的是我竟然痛快地答應了,屬於共同的只有那套婚房,也被我們委託處理了,錢一人一半,兩年婚姻到此結束。

「我媽剛病倒,你就辭職,安的什麼心」「老公,咱倆可是AA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