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100萬打給你了,你為啥100萬賣給別人「「你弟打的是10萬」

「我弟100萬打給你了,你為啥100萬賣給別人「「你弟打的是10萬」

1.我們家就這麼一個弟弟,我不管誰管

近年來,社會關於女性地位以及兩性平等話題討論的越來越多,然而重男輕女的觀念從來都沒離開我們的身邊,比如這幾年誕生的網絡用語——「扶弟魔」。

ADVERTISEMENT

這類「扶弟魔」姐姐們從小就被父母的觀念所影響,認為弟弟是家庭中最重要的人,自己遠比不上弟弟,要終身傾儘自己的一切去扶持他,甚至是供養他。她們不計成本地奉獻,就像弟弟的第二個媽。

近期上映的電影《我的姐姐》就是將扶弟魔搬上了大熒幕,張子楓飾演的安然,在重男輕女的家庭里長大。父母為了要二胎,不惜讓她裝瘸。姐姐這個身份一直以來所呈現出的是苦難,以及長久以來做出的犧牲,但結果是新時代追求個人價值的姐姐仍有可能選擇老一輩的「苦難」,從被逼迫到自願,電影呈現出的光環不值得鼓勵。

每一個姐姐如果能自己主動剝離這種家庭式的道德綁架,我想這唯一的弟弟,其實姐姐不管也沒關係,因為他是一個獨立的人,活下去,要靠他自己。

ADVERTISEMENT

2.「我弟100萬打給你了,你為啥100萬賣給別人「 「你弟打的是10萬」

收到粉絲蘇晨的私信。蘇晨出生在農村,是家中的長女,和弟弟相差5歲,從小被父母灌輸要照顧好弟弟,事事要讓著他,你就這麼一個親弟弟的思想。蘇晨的印象里,弟弟永遠是全家的焦點,而自己永遠像弟弟的附屬品。她特別孝順父母,雖然自己成長過程中從父母那得到的關愛特別少,但是孝順父母、疼愛弟弟好像是她生下來的使命。

蘇晨高中畢業考上了青島大學師範學院,後來如願的在青島當了一名小學老師,總算在這個城市能立足了。蘇晨每個月只要一發工資,就從網上買些好吃的,新潮的衣服,寄給弟弟,自己卻很少為自己添置些什麼。

ADVERTISEMENT

幾年後,經同事介紹蘇晨在青島和朝輝結婚了。朝輝在青島算是中上等的家庭,父母都是事業單位退休,他也有穩定的工作,談不上大富大貴,小康之家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夫妻自己過自己的日子,和公公婆婆相處的也算融洽。只是蘇晨三天兩頭給弟弟錢花的事,讓朝輝看在眼裡。雖有所不滿,但是他一直覺得也是人之常情,不多過問便罷了。

朝輝父母名下有一套閒置的樓房,是他小時候全家住的一套一居室,小兩口結婚後,父母打算讓他賣掉,給他們改善住房,畢竟以後有了孩子,還需要更大的居住空間。朝輝心中也一直都盤算此事。

這段期間,蘇晨老家徵用宅基地,村裡分了100多萬,蘇晨聽聞此事,打心裡替自己娘家高興,心想著這下日子寬裕了,也解決了父母的大難題;然而心裡卻有些許的酸楚和淒涼,父母好像從沒考慮過自己,尤其自己現在又出嫁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就更沒有自己的份兒了。父母提出,想用這筆錢在青島給弟弟買套房,在城市裡有套房也好娶得上媳婦,正好在同一個城市,蘇晨也可以照應弟弟。蘇晨答應替弟弟張羅房子的事,心裡就盤算上了朝輝爸媽的那套房。

ADVERTISEMENT

蘇晨和朝輝提出了能不能把這套房便宜些賣給弟弟,朝輝一想,便宜個十幾二十萬也成啊,就當幫了蘇晨娘家一把,也了卻了蘇晨的一樁心事。

一個月後,爸媽告訴蘇晨,已經把款打給了朝輝了。蘇晨歡天喜地的催著朝輝趕緊和弟弟去辦過戶手續。每天都問朝輝進程怎麼樣了?朝輝搪塞著她,一托再托。過戶手續遲遲沒有落定。

蘇晨意外幫接了一個電話,才知道那套房賣給別人了,並且已經辦理完了過戶手續。隨即,蘇晨和朝輝吵起來了,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的家人,錢收了,房子賣給別人了,這是要把自己的娘家往死里坑。

朝輝聽著蘇晨歇斯底里的咆哮,心平氣和地跟她說:「其實你平日裡給娘家父母、弟弟沒少花錢買東西,我從來都是不聞不問,都睜一隻閉一隻眼,覺得你是孝順的女兒,做這些也是應該的。但這次買房的錢,你知道你娘家給我打了多少錢嗎?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是覺得事情還有轉機,一等再等,等來的是你娘家人告訴你100萬給完了,還催著過戶。可我告訴你,你娘家就給我打了10萬塊錢。我當時還想著是不是打錯了,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兒。他們盤算著在青島花10萬塊錢買一套房是不是白日做夢了?所以,我也不想讓你夾在中間為難,索性直接把房子賣給別人了!」

蘇晨後來得知弟弟拿了七十萬,以為能一夜暴富,跟幾個狐朋狗友放高利貸,又沒本事把這筆錢要回來,錢都打了水漂,父母覺得這事兒沒法跟姐姐交代,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想矇混過關。蘇晨反省自己,這麼多年為了弟弟的付出,到底得到了什麼?

3.姐姐不能永遠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

在這種重男輕女的原生家庭長大的多數女性,都沉浸在一種自我感動的狀態里。她們不求回報的去接濟弟弟,好像最終除了換來自己家庭的種種不幸,而弟弟幾乎不會給姐姐帶來什麼好事,就像一個無底洞,不斷的蠶食著姐姐的人生。

我們的社會倡導男女平等,但其實這一直都是個非常美好的願望。我們可以去看看那些重男輕女的家庭,父母把所有的積蓄和寄予的希望都給了兒子,兒子娶妻生子,過自己的小日子,做父母的儘量不去給自己兒子添麻煩。

那麼做女兒的呢?只要父母有些許的問題,第一個沖在前面的永遠是女兒,他們為什麼不去麻煩兒子?因為捨不得,也指望不上。女兒好像天生就是要做這些的,忍心也放心。

當然,重男輕女的情況只是存在於當今社會的一部分家庭,開明的父母也多的是,他們寵愛自己的女兒,把女兒培養的比兒子優秀的也比比皆是。只是對於重男輕女的家庭而言,姐姐不能永遠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

文/無筆

你怎樣看待婚姻中要求老公也一起供養自己弟弟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