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著自由的日子不過,做你老伴伺候你一家6口,有病嗎?」

一份簡單的愛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同享受每天清晨的陽光、微風、雨露、黃昏;晚上,還能輕輕喚聲「老伴兒」。我想,這,就是單身老人嚮往的幸福晚年生活吧。

如果每一段黃昏戀都能終成眷屬,如果每一段黃昏戀都是從內心出發,與外界因素無關,那該多好啊!

「我放著自由的日子不過,做你老伴伺候你一家6口,有病嗎?」

55歲女人自述:

一年前,認識老季,我們說好相處一年所為相互了解期,如果可以餘生就在一起作伴。

在這一年中,我們大多是約出來吃吃飯,喝喝茶,公園轉一轉,並沒有踏入彼此的家。

前段時間,老季提出一起搭夥作伴,我感覺老季人還不錯,但是要步入生活,有些事情還是要當面說清楚比較合適。

於是我提出兩點要求,第一:每月每人拿出一定的錢作為共同生活開支所用,至於其它開支,互不干涉。第二:雙方兒女可以來看望,但不能常住,老季聽了連連答應。

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要求,主要是不想因為錢和家庭瑣事鬧矛盾,我們只是相互作伴,過輕鬆、自在的晚年生活,如果牽扯金錢和兒女,晚年生活必然一地雞毛。

雙方同意後,我們就搭夥過起了日子,我們說好前半年在他家住,後半年在我家住。

「我放著自由的日子不過,做你老伴伺候你一家6口,有病嗎?」

有些時候,不進入生活模式是難以徹底了解一個人和一個人的家庭的,就像我,和老季真正生活在一起才發現他的真面目。

比如,每次約會穿著體面乾淨的老季家裡髒亂不堪,初次到他家還真嚇了一跳,我想著就算一個男人生活粗糙,那麼他的女兒也應該給收拾收拾吧。

沒辦法,我圍著圍裙從裡到外擦洗,足足三天才把它收拾乾淨整潔,終於有了家的樣子,可我發現,老季從頭到尾並沒有幫我的意思,就連飯也是我抽出時間做,他呢,顯然一個甩手掌柜的姿態,這樣的行為讓我心裡有些不舒服。

如果單單照顧他和洗衣做飯其實並不累,兩個人的日子兩口人的飯菜對我而言簡單的很,只是我沒想到的是僅過半個月,他兒子打電話要搬回來住,問老季原因,他開始答非所問,轉移話題,任我把當初的條件如何重複的說,他兒子一家五口還是般過來了。

「我放著自由的日子不過,做你老伴伺候你一家6口,有病嗎?」

般過來後,我仿佛成了這個家的保姆,每天要做七口人的飯菜,收拾碗筷,他兒媳婦懷抱三個月大的孩子什麼都做不了,我還要洗全家人的衣服鞋子,更讓我難以接受的是那兩個不足5歲孩子的吵鬧,翻箱倒櫃,整個家裡弄得一團亂,搞的我想睡個午覺都睡不安穩,每天弄的我神經衰弱。

反觀老季,不僅不幫我,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甚至有時還說我這個菜咸了,孩子的玩具不收拾了,這樣的日子真是自找罪受。

既然老季不守信用,我也不願意在這個家繼續當保姆伺候,於是開誠布公的和老季說要麼分手要麼去我家,老季看我堅決要走,說道「女人不都是這樣洗衣做飯的嗎?兒媳婦帶三個孩子難,幫這兩年不行嗎?」我這才明白,原來他兒子一家就是老季主動要求他們般過來的。

當天,我收拾行李,和老季提出了分手,臨走時和老季說「我放著自由的日子不過,做你老伴,伺候你一家6口,有病嗎?你想找免費保姆伺候你一大家子,對不起,你的算盤打錯了」。

「我放著自由的日子不過,做你老伴伺候你一家6口,有病嗎?」

黃昏伴侶最重要的是彼此真誠守信,只有真誠守信才能走得長遠。當然,如果一起生活的不開心及時抽身而退是明智的選擇,否則,就失去了找伴侶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