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塗磊老師曾說:「所有的婆媳問題,都應該婆媳各打三十大板,兒子打四十大板。」

的確,對大部分的婆媳矛盾而言,之所以會如此激烈,到了婆媳之間有她就沒有我的地步,主要就是因為有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但凡男人肯護著老婆點,肯勸著父母一點,實在不行保持一碗湯的距離,婆婆的氣焰都不會那麼囂張,媳婦也不會對婚姻失望透頂。

可是,再厲害、明事理的男人,攤上了完全不講道理的父母,也難以讓婆媳和睦相處,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通,就像有的父母,你跟他說道理,他張口閉口就是孝道,你又如何能說通他?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世俗與三觀》里有一句話:三觀沒有標準,在烏鴉的世界裡,天鵝也是罪。

父母與子女的配偶三觀不合,是常有的事,比如,有的父母認為伺候公婆是兒媳婦天經地義的事情,兒媳婦則認為誰媽誰伺候,一言不合,他們就容易產生分歧。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說這句話的時候,蔡先生一邊喝酒,一邊訴苦。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01.因為我父母,老婆月子沒坐好,落下一身病;

父母重男輕女,一心想要抱孫子,老婆偏偏生的是女兒,矛盾自然一觸即發,蔡先生15年前遇到的正是這麼一個情況。

得知兒媳婦生的是孫女,翻遍了字典、取了七八個男孩名字的老爸氣得把家裡能砸的都砸了,老媽臉色一黑,在蔡先生爺爺奶奶牌位前念叨了一晚上,說自己愧對他們。

蔡先生妻子回到家裡坐月子,蔡先生則繼續去廠里幹活,把老婆和剛出生的女兒交給了父母照顧。

「你知道我父母有多麼過分嗎?連鄰居都看不下去了,跟我告狀。我父母不但沒好好照顧我老婆,反而一個天天出去打牌,一個天天找人嘮嗑,飯沒人做,孩子沒人哄,衣服都沒人洗。」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蔡先生看不下去,說了父母幾句,父母就囔囔起來了。

「生了一個丫頭片子,她也配讓我伺候?向來,只有兒媳婦伺候公婆的份,哪有讓公婆伺候兒媳婦的道理?」

「矯情個啥?我生了你沒多久,就下地幹活了,不也好得很嗎?」

最終,蔡先生妻子的月子沒坐好,落了一身的病,一到下雨天,她就會感到腿疼,身上發涼,雖然看了不少醫生,但是效果不明顯。

於是,蔡先生的妻子與公婆之間關係惡化了,月子仇夾在了中間,雙方天天吵架,鬧得家裡是雞飛狗跳的。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02.搬出去住15年來,我盡心盡力照顧她,她對我父母態度有所好轉;

蔡先生覺得不是個事情,也不想再這樣子下去了,於是,他帶著妻子,去了城裡打工:「我們走吧!一起賺錢,一起照顧孩子,雖然辛苦了點,但是只要我們一家3口好好的,總會有好日子過的。」

蔡先生的提議自然得到了妻子的認可,雖然父母在家裡又吵又鬧的,還找來了親戚阻止他們,但是都沒擋住蔡先生離開父母的決心。

蔡先生和妻子在城裡待了十五年,中途換了好幾座工廠,妻子也干過保姆、服務員、流水線工人等工作。在這十五年里,蔡先生勤勤懇懇幹活,老實本分,下班回到家裡跟妻子一起幹家務活做飯,盯著女兒學習,夫妻感情穩定。

「過年了,我不回去不好,這樣子,你帶女兒去看岳父岳母,我回去陪爸媽。」看到明顯不樂意回婆家過年的妻子,蔡先生採取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的策略。

丈夫為了自己搬出去住,老實本分,疼愛女兒,不勉強自己接受公婆,這些努力蔡先生的妻子都看在眼裡,自然也會有所表示。慢慢地,蔡先生的妻子轉變了對公婆的態度,隔個一兩年會隨丈夫回婆家過年,被公婆刁難了也儘可能忍讓。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03.父母上門30天,老婆發脾氣,女兒厭煩,我也頭疼;

「老婆,我媽說,老家太熱了,想要來我們這裡過個夏天,你看怎麼樣?」

提出這個請求的時候,蔡先生還是有點兒信心的,畢竟,這些年來老婆對自己的父母態度好轉了許多。五月初恰逢蔡先生父親的七十歲大壽,蔡先生的妻子還為公公辦了一個隆重的壽宴,買了不少禮物,關係緩和了不少。

蔡先生的妻子思考了片刻,點了點頭,答應了蔡先生的請求,讓蔡先生開車回老家接父母,自己收拾房間。

然而,現在一想到這件事情,蔡先生就悔不當初,後悔答應讓父母搬過來:「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我前功盡棄。」

蔡先生的父母7月10日搬到了兒子家,住到了8月9日,蔡先生又是發飆,又是懇求,才讓父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了老家。而那三十天的日子,家裡就沒安靜過。

「無論我老婆和女兒做什麼,我父母都看她們不順眼,不僅管不住嘴,而且管不住手。」

「我花了15年,才解了老婆的月子仇,父母上門30天,前功盡棄」

管不住嘴,指的是父母一天到晚嘴裡都是指責兒媳婦和孫女的聲音。

「你一個女人不顧家,整天在外面亂跑,晚上八點多才回來,像話嗎?家務活誰干?飯誰燒?我們是來等你伺候的,不是給你做保姆的。」

「一個丫頭片子,居然要花幾千塊錢上輔導班,你錢多得沒地方花了是吧!我兒子賺錢那麼不容易,都被你們母女敗了,當初,他就不該娶你。」

「我說了多少遍了,我不吃辣椒,這菜重燒。」

管不住手,指的是父母扔了不少妻女的心愛之物。

蔡先生的父母剛到兒子家,就被家裡養的寵物狗嚇了一跳,接著,他們就容不下女兒最心愛的小狗了。一開始,他們只是不停地鬧騰,要求把狗狗送走,接著,蔡先生的媽媽經常拿著掃把追著狗狗打。發展到了最後,他們居然想背著女兒,把狗狗送走,還好被蔡先生妻子及時攔下來了。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