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爸媽滾出去,我也要盡孝」自信鳳凰男接母養老卻被打回原形

農夫與蛇的故事,想必沒有人不知道。這故事講的是在冬天,有一個農夫出門砍柴在路上遇到了一條被凍僵了的蛇,身邊沒有取暖的工具,農夫一時好心就把蛇放在了自己的衣衫里,想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蛇,可沒想到蛇受了熱醒了過來,卻反咬給了他溫暖的農夫一口。

這故事如果放在小學時候,大家的解讀無非就是蛇忘恩負義。但部分遵循自然法則的人才能明白,其實錯的不是蛇,而是農夫。

蛇本來就好端端的在那兒冬眠,農夫非要在大冬天的把蛇給喚醒。冬天突然醒來,飢腸轆轆的蛇肯定會想辦法找吃的,這是一種本能,剛好身邊就有農夫溫暖厚實的身體,蛇不咬他咬誰?雖然這事兒也不能全怪農夫,畢竟也不是所有被強行喚醒了的蛇,都會給喚醒自己的人致命一擊,顯然這是自我選擇的結果。但是毫無疑問,整件事的根源就在農夫。

「讓你爸媽滾出去,我也要盡孝」自信鳳凰男接母養老卻被打回原形

農夫與蛇的故事在現在也被隱喻用來形容某些忘恩負義的人。顯然這故事竟然到現在還在用,那生活中這樣的人必定也不會少。只是有些人忘恩負義忘的明顯,而有些人卻忘本忘的比較隱晦,除了本身行事的低調高調帶來的宣傳結果不一樣以外,人也是一個有自我意識的動物,不可能冷眼旁觀自己所做的違背社會道德的事情被戳穿出來。

如此種種,最終導致了。很多忘恩負義的人得以逃脫社會的譴責和輿論的批判。但是在內心的那一刻,真的就能這樣過去了嗎?老話常說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劣根性還存在的人,不管躲到哪裡去,終會走入一樣的困境。

「讓你爸媽滾出去,我也要盡孝」自信鳳凰男接母養老卻被打回原形

情投意合,跨越門第在一起

都說找男人找對象一定要看一個人的最低處,而不是看他的最高處。所謂人之初,性本善,任何人在他個人道德的制高點上時,都可以被稱之為聖人。但有些人在他人格的至低點時,卻未必能稱之為人。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聞已是曲中人。很多道理沒有親身經歷過的時候都不願意去相信,不願意去接受,等到再一次聽到這樣的話時,才驚覺原來不是這世上太險惡,而是自己當初太倔強。

月軒就是當初執拗的可怕的一個人,可現在經歷了種種事故以後,早已變得淡然從容。

月軒年輕的時候喜歡上了一個農村來的小伙子,那小伙子靠自己努力上了大學,雖然家裡貧窮,但是卻沒有像很多窮人一樣甘願一輩子紮根在農村,而是想通過自己的雙手,通過知識為自己謀得一片新的生路。

「讓你爸媽滾出去,我也要盡孝」自信鳳凰男接母養老卻被打回原形

如果沒有見過陽光,我本可以忍受黑暗。見識過了農村的貧窮落後,又見識到了城市的繁華發達。他是再也不願回到家鄉的了,他知道如果不努力那留在城裡,無非也就是像很多農民工一樣,一輩子庸庸碌碌使別人打工。被自己逼到了絕境,男人不得不開始了。求學邊積累經驗,積攢人脈,還要為自己積攢生活費的艱苦時光,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遇見了月軒。

月軒家裡經商,雖然不說富可敵國,但多多少少還是積累了一點家底兒。在這樣富裕的家庭中長大,月軒從小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小姐,不止人長的亭亭玉立,白白嫩嫩。而且待人接物也完全沒有擺脫少女的天真稚嫩。她被保護的很好,對這個世界還有著很理想的一面,對愛情也有著更為單純的衝動。

被男人的踏實認真和刻苦打動以後,月軒不顧家裡的反對,毅然決然和他結了婚。因為她覺得這樣的男人能夠自己闖出一片天地,她也相信這樣的男人能夠給自己一個幸福的家。

「讓你爸媽滾出去,我也要盡孝」自信鳳凰男接母養老卻被打回原形

來時貧窮走時富,男人靠妻子娘家混的風生水起

雖然女兒當初完全不聽父母的阻攔一定要和一個農村小伙子結婚,老兩口一氣之下說出了和女兒斷絕關係這樣的話。但女兒畢竟是女兒,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相處了那麼多年,哪能說放就能放呢?

不管是愛情還是親情,先低頭的人總是更珍惜的,所以這一次是月軒父母先低了頭。

他們雖然不認可女兒的選擇,但是既然女兒已經做出了選擇,自己能做的就是不讓女兒,再因為家裡的事分心煩惱。為了減輕女兒的壓力,月軒爸媽開始為這個並不滿意的女婿挑選工作、張羅職位,把他妥妥噹噹的安排到了一個經理的位置上。

「讓你爸媽滾出去,我也要盡孝」自信鳳凰男接母養老卻被打回原形

雖然剛進公司的時候有不少人說他是靠女人上位的,但是在男人的努力之下,他也一步一步的從當初一個小小的部門經理爬到了副總經理的位置上,這期間要說他沒有半點魄力,那還真不一定做得到。

弱時最孤獨,弱時所有人都巴不得離你遠遠的,避免你拖累他們;但是當一個人有權有勢又有錢的時候,身邊的朋友也就漸漸多了起來。

男人就是這樣的,一開始男人還會感念,當初是岳父岳母替他安排的職位,對岳父岳母言聽計從。但隨著後來他爬上的位置越來越高,身邊越來越多對他點頭哈腰的人,他的虛榮心也就慢慢的膨脹了。逐漸開始忘了自己當初的模樣,轉而對已經年老退休的岳父岳母冷嘲熱諷,甚至對妻子也開始表現出言語上的不屑。

「讓你爸媽滾出去,我也要盡孝」自信鳳凰男接母養老卻被打回原形

財富讓人忘記過去,男人忘恩負義被驅逐出門

丈夫當上副總經理不久,月軒的媽媽生病了,有些中風的症狀。爸爸和媽媽年紀都老了,如果真要讓爸爸照顧有些中風的媽媽,她不放心;但如果要請護工來照顧媽媽的話,她也不放心,畢竟現在人心隔肚皮,保姆虐待孩子的新聞也不時會爆出來,月軒很擔心如果找了一個不靠譜的護工,自己的媽媽會不會也遭遇到這樣的對待。

思前想後,最靠譜的辦法還是把爸媽接到身邊來自己照顧。

說干就干,月軒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把爸媽的行李都搬到了自己現在的房子裡,男人剛知道的時候也沒有說什麼,可是每每看到月軒在餐桌上餵有些中風的媽媽吃飯時,總是會面露不悅。

女人的第六感是準確的,察覺到丈夫對自己不滿,月軒主動跟丈夫解釋了原因。爸爸媽媽為他辛苦勞累了一輩子,現在生病了年紀大了,自己也總不能放任他們不管吧,把他們接到身邊來儘儘孝也是好的。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