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女,趁女婿不在家先斬後奏給你弟買房」「來不及了,剛離完」

「閨女,趁女婿不在家先斬後奏給你弟買房」「來不及了,剛離完」

1.有些父母,只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吸血鬼

父母能壓榨女兒到什麼程度?

ADVERTISEMENT

近日,美國著名歌手小甜甜布蘭妮,通過視頻方式現身法庭聽證會。控訴父親對其長達13年的控制和壓榨。

布蘭妮說,父母強迫她工作,全年無休。即使在自己發燒40℃的情況下,仍然要上台表演。駐唱期間每周的利潤能達到150—200萬美金,而父親只分給她兩千美金。

不僅如此,他們還強制把布蘭妮關進精神病醫院,強迫她服藥,以便控制;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在她體內安裝節育器;她不能見自己的男友和孩子;全天24小時有人監控她,絲毫沒有隱私可言;她數次崩潰,而父親最喜歡看到她崩潰的模樣……

ADVERTISEMENT

她的存在,就是被當做「賺錢機器」。無盡的壓榨,直到油盡燈枯。

不得不令人感慨:有些父母是父母,有些父母,只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吸血鬼。

父母大概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需要考試就可以直接上崗的身份了吧。只需要一個精子和一個卵子的結合,就能輕鬆創造出來一個孩子。孩子於他們而言,只是附屬品。怎麼對待孩子,都是他們的權利。

ADVERTISEMENT

粉絲陳情在私信中說起她的故事。因為母親無限度的索取,毀了自己幸福的婚姻。

「閨女,趁女婿不在家先斬後奏給你弟買房」「來不及了,剛離完」

2.自私母親索取無度,毀了女兒幸福婚姻

陳情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

ADVERTISEMENT

從小父母就不喜歡她,對待她和弟弟的態度,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以至於陳情一直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父母親生的。又或者,真的像鄉親們開玩笑說的那樣,自己不過是「從垃圾堆撿回來的孩子」。

父母的謾罵和毒打,充斥著陳情的整個童年記憶。小時候,弟弟一扯開嗓子哭,父母不管三七二十一,劈頭蓋臉就是一通罵;他們稍不順心,就會「暴打」自己一頓來消氣;而只要自己有半點反抗,就會被關「小黑屋」,沒有飯吃。

也正因為如此,陳情才養成了「父母說東,她就不敢往西」的性格,不管他們的要求合不合理,她都言聽計從。

陳情的老公,家境尚可。大概是當初娶陳情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答應了父母「28萬元」彩禮的要求,導致父母以為他家「有礦」,總是隔三差五地讓陳情找老公要錢,貼補娘家。還叮囑她,要伺候好老公,千萬不能讓這棵搖錢樹倒了。

而陳情也都一一照做了,每次都是先斬後奏。

頭幾次數額不多,老公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啥都沒說。可隨著要錢次數越來越頻繁,金額越來越大,老公也不再容忍。

老公總是勸她,孝順娘家無可厚非,但要適可而止,應該以小家為重。

這道理陳情也懂。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沒法拒絕母親的要求。也可能是不敢拒絕吧,因為母親總以「斷絕母女關係」相要挾。而這些,自己又該怎麼開口跟老公說呢?

前不久弟弟剛談了個新女朋友。八字還沒一撇呢,母親就張羅著要給弟弟買房,準備娶新媳婦過門。

「閨女,趁女婿不在家先斬後奏給你弟買房」「來不及了,剛離完」

其實當年老公給的彩禮,娘家一分陪嫁都沒回,母親平時省吃儉用,那筆錢分文未動,要想在縣城付個首付完全夠。但母親捨不得花她自己的錢,一心想著讓陳情去找老公買。

「讓老公給弟弟買房,這怎麼可能呢?」儘管陳情心裡明白得很,但她還是應了下來,想找老公試試看。

老公很生氣,說母親痴心妄想。他讓陳情趁早醒悟,不要一直去填娘家這個無底洞。

大概是鬼迷心竅了,明明老公說的都是事實,陳情卻不服氣,認為他不該這樣說自己的娘家人。她讓老公做選擇,要麼給弟弟買房,要麼離婚。

老公毫不猶豫地選擇離婚,獨自出門去了。

那頭母親一直在催促,到底什麼時候能買房。陳情不敢把離婚的事情告訴母親,只隨便找了藉口,讓母親再等等。

母親哪裡等得住,直接找上門,看老公不在家,拉著陳情就往門外走。邊走邊說:「閨女,趁女婿不在家,先斬後奏給你弟買房。」

「來不及了,剛離完。」陳情決定攤牌。

「你怎麼這麼沒用?連個男人都看不住……」母親又開始像小時候那樣,毫不留情地數落她。

陳情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和牆上的結婚照,哭了好久好久。

「閨女,趁女婿不在家先斬後奏給你弟買房」「來不及了,剛離完」

3.當斷不斷,必受其難

其實,陳情的悲劇本來是可以避免的。很多事情她明明知道不能做,卻又害怕和母親鬧翻,硬著頭皮去做,最終失去了自己的婚姻。

這樣的人是可憐的,同時又是可悲的。

當斷不斷,必受其難。

真正愛子女的父母,是不會計較回報的。即使有這種想法,也是藏在心裡,不會給子女製造壓力,反而生怕自己給的不夠多、不夠好。子女付出一點點,他們就很滿足。

反而是那些不願意付出、付出少的父母,對子女的要求更高。而且,不論你怎麼做,都滿足不了他們的慾望。他們想要的,沒有最多、只有更多。

任何一段感情,合得來就合,合不來就適當劃清界線。

父母對我們有養育之恩,我們也有贍養父母的義務。劃清界限並不是說對他們不管不顧,而是要拎得清。合理的要求,可以盡力滿足,對於不合理的要求,也應該有拒絕的勇氣和權利。

學會「冷處理」一些讓自己不適的關係。寧可被人說冷漠,也要學會和過去做割捨。該拒絕就得拒絕,不要因為愚孝把自己箍的死死的。

當斷則斷,不受其亂。

文/無筆

哪一瞬間,你想過要割捨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