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了證,彩禮我想給就給,不給你也只能受著」婆婆說完就後悔了

婚姻本該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結婚也是人們嚮往的生活,然而在當今社會,卻有越來越多的人不尊重婚姻,甚至還把婚姻當成算計的場合。就拿婚姻里常說的彩禮,婚房,陪嫁來說。其實只要數目合理,這都是很正常的。

然而卻總有人不想給彩禮,甚至還會出爾反爾,用婚姻當籌碼。但是婚姻不是欺騙的手段,也不是領了證,結了婚,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人們結婚是為了好好過日子,不是為了受委屈,被欺騙。

所以不尊重婚姻的人,最後也不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一個人做出的每一件事兒,都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的。而婚姻本就不是一個人的事,如果有一方不尊重,甚至不想付出,那他們也沒有資格獲得幸福的婚姻。

網友許婧就遇上了這樣的一家人,本著信任的原則,許婧無條件的降低彩禮,還延遲給彩禮的日期,卻沒想到這不過是婆家的陰謀,而許婧也沒有慣著他們。讓我們來看看他的故事。

「領了證,彩禮我想給就給,不給你也只能受著」婆婆說完就後悔了

婆家家庭條件差

許婧和男友徐州業是在大學的時候認識的,因為兩個人是一個社團的成員,所以經常在一起參加活動,時間長了就對對方產生了好感,慢慢的就走到了一起。

大學時的生活其實還挺簡單,許婧和徐州業也沒什麼矛盾,所以也就一直走了下去。等到大學畢業後,徐州業和許婧都選擇留在了本地發展,為了省點房租,兩個人乾脆住到了一起。

因為本來就是奔著結婚去的,所以他們也都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等到兩個人的工作都穩定下來之後,他們也把結婚這件事兒提上了日程。

因為許婧的家離這裡更近,所以徐州業就先和許婧回家見了父母,這也是徐州業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和許婧還是有差距的。

「領了證,彩禮我想給就給,不給你也只能受著」婆婆說完就後悔了

許婧的老家雖然算不上什麼大城市,但是許婧的家庭條件還是很不錯的,許婧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在他們當地算的上是很富有的人家,只是他們也不溺愛孩子,所以許婧才這麼獨立優秀。

而徐州業家就很普通了,因為他們是從農村搬到縣城裡去的,而徐州業的父母也沒有上過多長時間學,所以一直就是打打零工,或者做點小生意,不算很貧窮,但也只是剛剛滿足生活需求。

這次見到許婧的父母,讓徐州業對兩個人的事情產生了懷疑,好在許婧的父母都是很通情達理的人,在聽過徐州業的條件後,也沒有打算要多少彩禮,還決定由他們來買婚房。

徐州業對此是十分感激的,也對許婧父母后來提出的彩禮要求一口答應,其實他們要的也確實不多,6萬塊,對於很多有女兒的家庭來說,這已經很少了。

然而徐州業和許婧都沒想到,即使是這樣,徐州業的父母也不怎麼願意,他們不是出不起,條件再普通,幾十年下來也還是有些存款的。

「領了證,彩禮我想給就給,不給你也只能受著」婆婆說完就後悔了

婆家的輕視

至於徐州業的父母為什麼連6萬塊錢的彩禮都不願意出,許婧在第一次見他們的時候,他們並沒有明說,然而在之後一次又一次的見面砍價中,許婧也逐漸琢磨了出來。

第一次和徐州業回家時,徐州業的父母還是很熱情的,做了一大桌子菜,飯桌上也一直給許婧加菜,直到徐州業把6萬塊錢彩禮的事兒說了後,徐州業父母的臉色就變了。

「6萬塊呀,這也不少呢。」

聽著父母語氣里都是勉強,徐州業趕緊打圓場,「爸媽,咱們家還是有存款的,而且我上班這半年,也攢了小3萬,我覺得咱們家是能拿出來的。」

許婧知道這會兒自己不該說話,然而卻看見徐州業的母親瞪了他一眼,然後就客氣的笑著和許婧說。

「領了證,彩禮我想給就給,不給你也只能受著」婆婆說完就後悔了

「許婧呀,阿姨挺喜歡你的,但你應該也聽徐州業說過,我們家是什麼條件?何況你倆都處這麼久了,你看這彩禮,咱們是不是能再商量商量。」

許婧心裡其實已經有一些不舒服了,但又不好意思和長輩發作,只能先答應。好在徐州業私下裡和她保證,一定會一分不少的出了這6萬塊。

但許婧卻沒想到,徐州業壓根兒做不了這個主,在兩家人正式見面的時候,徐州業的母親又說起這個事兒,但是這一次徐州業的母親說話懇切了不少,也讓許婧一家心裡沒那麼排斥。

後來許婧回家後和父母商量,覺得彩禮再降一點兒也不是不可以,畢竟公婆留些養老錢,也是幫他們減輕負擔。所以,後來許婧就又降了彩禮,但是太少也說不過去,定成了5萬。

事已至此,徐州業一家再說什麼就顯得不厚道了,只是徐州業的母親和許婧說她那兒的錢一時半會兒取不出來,但不想讓徐州業和許婧錯過好日子,希望他們能先領證。

「領了證,彩禮我想給就給,不給你也只能受著」婆婆說完就後悔了

婆家的欺騙

許婧沒有想太多,只以為是婆婆存了定期,還得一段時間才能取,畢竟結婚是大事兒,誰也不會把事事都往壞處去想。所以許婧就答應了,在之前定好的日子裡和徐州業領了證,然後兩個人就開始準備辦婚禮。

但時間一天一天過去,眼看著婚禮臨近,徐州業家卻一分錢都沒往出拿,許婧的父母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就把徐州業叫來了家裡。

其實徐州業也是有些愧疚的,現在看許婧的父母問起,徐州業也就把事情都說了。

「我媽說還得一段時間,我之前卡里的錢也都給她了,她說會一起交給許婧。」

許婧的父母也是過來人,這麼一聽就知道徐州業的母親是在拖延時間,到最後給不給還不一定呢。更何況現在兩人已經領了證,等到過幾天再辦了婚禮,兩家親戚都知道兩人結了婚,再要說別的就更麻煩了。

「領了證,彩禮我想給就給,不給你也只能受著」婆婆說完就後悔了

徐州業其實已經想到了母親的真實目的,但他作為兒子,也不能硬要和母親要錢。然而許婧卻被這事兒徹底惹怒了,許婧本身就是個直脾氣,自己家一退再退,結果別人蹬鼻子上臉。

許婧直接跟著徐州業回了家,徐州業母親還裝模作樣地客氣了一番,但許婧直接開門見山的問了,話也說得不怎麼好聽。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