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在一次爭吵中,丈夫權權將妻子萍萍貶損得一無是處:「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萍萍反問:「我不像你說的那麼惡劣吧?」

之後,由於種種原因,他們吵鬧不斷,感情破裂,離婚了。離婚後,各自再婚,夫妻倆誰是誰非,水落石出見分曉。大家一起看看。

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01丈夫夜半醉酒歸來,進屋即嘔吐,穢物滿地,妻子邊嘮叨邊打理

「這麼髒臭,太噁心了!喝酒沒個數,逢喝必醉,到家必吐,再如此,決不理你!」夜半1點多,已睡下的妻子,起床打理滿地穢物,忍無可忍大聲嘮叨。

身上沾滿嘔吐的細碎菜葉、瘦肉渣、粉絲條及濃烈酒味的丈夫,捲曲在沙發上,痛苦呻吟。

丈夫雖然醉得很痛苦,但仍嘴硬:「不理就去你的,今朝有酒今朝醉,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你這個臭婆娘!沒你的日子自由自在!」

面對這些只有餓狗才喜歡酒後嘔吐的穢物,妻子強忍噁心臭味,鏟凈穢物,沖洗地板。

清理完穢物,妻子終於忍受不住,跑進衛生間狂嘔。然後,又幫丈夫擦洗身體。

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02丈夫弟弟搓麻將欠債萬元,婆婆來要錢幫兒子還債,夫妻起爭執

下班到家,夫妻倆當剛到的婆婆的面,激烈爭吵。

在村上的弟弟搓麻將欠上萬元被人逼債,婆婆進城問大兒子要錢。大兒子錢不夠,問妻子要。

妻子堅決不給,說弟弟不值得同情,有本事借,就該有本事還,別影響他人生活。

況且,之前已幫弟弟多次,全是「肉包了打狗,有去無回」。我們的錢不是風吹來,不是免費銀行!

丈夫硬逼妻子要錢,妻子堅決不給。為此,夫妻愈吵愈烈。

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03丈夫的侄兒跟讀書,從不給費用,弟弟兩口子說哥嫂有錢,該負擔

侄兒進城跟隨伯伯讀書,按理說,作為伯娘,應該同意。其實,伯娘也同意了。

但是,之後,卻因此鬧矛盾,問題倒不是出在伯娘身上,而是丈夫的弟弟和弟媳太過分。

按理,你兒子進城隨哥嫂讀書,你兒子生活費總該出些吧!弟弟和弟媳覺得,哥嫂只生一個孩子,經濟寬鬆,哥嫂應幫他們撫養一個孩子。矛盾就出在這裡。

不僅如此,公公婆婆也有這樣的要求。

有此意識的他們,從來不給生活費,連侄兒生病住院,嫂子先出錢,之後他們也不還。

各有各的家庭與生活,總要求哥嫂給什麼做什麼。妻子不從,便說這妻子,這嫂子,這兒媳種種不好。

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04大兒子兒媳上班拿工資富裕,小兒子兒媳務農貧窮,婆婆說,富必幫窮

村上老家又來電話,是婆婆打來,說弟弟岳父遷新居,沒錢隨禮,讓大兒子給千把元給弟弟。

丈夫問妻子要錢,妻子不同意。這事太奇葩!弟弟人情往來,要哥嫂買單!

公公婆婆的理由:送大兒子讀書,大兒子才有好生活,為兒媳的你,嫁的老公是我們培養出來的,因此,你們的財產和工資收入,我們倆老也有支配權!弟弟務農,生活困難,富必幫窮,天經地義!

弟弟和弟媳的理由:兄弟姐妹,本是一家人,相互關心幫助,應該。現在我們困難,你們必須幫助我們,以後你們落難到回家種田的地步,我們也肯定幫助你們的!

看似道理充分,無懈可擊,實則,蠻不講理,令人無語!

05妻子在村上的哥哥建房,妻子借給他兩萬元,丈夫怒吼:快歸還

妻子的哥哥建樓房。預算建房錢充足。實際超過預算,向妹妹借,妹妹便借給哥哥兩萬元。

事後妻子這事告訴丈夫。令人萬萬沒想到,丈夫暴跳如雷:「說借這麼多錢給你哥哥,事先不跟我商量,太不尊重我!我不同意借,叫你哥哥儘快歸還!」

妻子當然不理會這樣的丈夫,一場新的矛盾驟然發生,夫妻情感隨之惡化。

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06婚姻過不下,離吧!丈夫在家人鼓動下,如風助力,順利拿到離婚證

過不下去了,那就離婚吧!「離就離!」彼此都如此乾脆。之所以如此乾脆:

一是妻子確實厭倦這樣的婚姻生活。能不厭倦嗎?丈夫一大家子,都伸出貪婪的手,張開「血盆大口」,以種種「合理」理由,來啃你,啃得理所當然,啃得你只剩「一身骨頭」。

二是丈夫及家人都認為這個女人言行惡劣,不通情達理,該休掉。

丈夫說:自己醉酒歸來,老婆愛嘮叨太惡劣;問要錢兒,不肯給。

婆婆說:這兒媳不要也罷,待丈夫不好,不聽公公婆婆的話,不捨得幫助家人。

弟弟和弟媳說:這嫂子太沒人情味,這麼有錢,也不舍分些給別人。

在家人的大力鼓動下,離婚之事如風助力,一帆風順!

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07離婚後,彼此又再婚。之後的日子,水落石出,是非分明

前妻子萍萍再婚後,離開惡劣家庭環境的她心舒氣爽,並與結過婚過的丈夫生了孩子。幸福美好天天伴隨她。因為,公公婆婆通情達理,善待兒媳,努力維護兒子婚姻和睦。

前夫權權再婚後,悔恨!他與離異後帶個男孩的女教師再婚,組成「四口之家」。那天他下鄉,九歲的兒子給他打電話,說沒午飯吃,好餓!他問為什麼沒飯吃?兒子說阿姨只做兩碗雞蛋面,弟弟一碗,阿姨一碗,沒了!權權頓時淚如雨下。叫兒子去抽屜拿十元錢買米粉吃。

婆婆惋惜了!婆婆從鄉下帶些土雞蛋進城看孫兒。恰巧兒子不在家,新兒媳面對婆婆,媽都不叫一聲,娘兒倆只顧埋頭吃飯。這架勢,別說來要錢,要水都沒一杯!婆婆的你,奈何嗎?

婆婆感嘆:前兒媳婦真好,但已變成人家的兒媳了!

弟弟和弟媳,沒招兒!再想從哥哥那拿一分錢,沒門!哥哥的工資卡由新嫂子掌管,哥哥吃早餐,新嫂子每天十塊八塊地給;隨哥哥讀書的兒子,已被新嫂子下逐客令,只得去住校。

這晚,權權醉酒歸來,捲曲在沙發上痛苦呻吟。被吵醒的新妻子,起床吼道:「喝呀,喝死你這條狗。再煩人,滾出去!別煩老娘!」權權驟然酒醒,但腳軟走不動,乾渴的他想喝水,卻不敢叫妻子。

此時,他想到要是前妻在就好了,但是,前妻已成別人的老婆,正在溫柔鄉里呢!

丈夫說:任何女人都比你好!妻子:我沒那麼惡劣吧?離婚後見分曉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