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結婚當天,遭到婆家的羞辱,我帶著殘疾老爸憤怒離開

2020年7月1日,本來我原先舉辦婚禮的日子,只可惜婚禮並沒有順利舉行,一切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清楚地記得那一天,我已經梳妝打扮好,穿著婚紗在家等待著當時的丈夫張一龍來接親。

父親站在我的身後,雙手比劃著名,仿佛在訴說著嫁女兒的喜悅。

伴郎和新郎通過我閨蜜們設下的種種阻礙後,順利地找到了鞋子,我們一行人就上了婚車,往男方的家中開去。

到達婚禮舉辦的地點時,很快就是父親牽著我走向張一龍,隨後夫妻宣誓的環節了。但是我怎樣都找不到我的父親,而且我也不能通過手機來聯繫他。

這個時候李嬸打電話給我了。

「小華,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你爸一個人在家裡哭呢?今天不是你結婚嗎?」

我不知所措,去問張一龍是怎麼一回事,他卻支支吾吾不肯說。

這個時候他的媽媽跑出來說:「就是接親的時候忘記帶上你爸了,婚禮馬上就開始了,他沒來就沒來嗎?」

我怒了,什麼叫忘記接他了,什麼就算了,那可是撫養我長大的父親。

傾訴:結婚當天,遭到婆家的羞辱,我帶著殘疾老爸憤怒離開

02

我對張一龍說,我父親不來,我就不宣誓,讓他立馬派人去接我的父親,婚禮推遲一會兒也沒事。

張一龍也不知道怎麼來反駁我,他知道我這個人一向很犟,只能在嘴上安撫我。

但我當時的婆婆可不是好惹的,最初還是好聲好氣地勸我,後來越說越過分,居然說出了是他們故意不接我父親的真相。

我無比震驚,反問他們憑什麼,父親怎麼就不能來參加女兒的婚禮了。

「反正你爸是個聾啞人,聽不見也說不出的,能有什麼用,可別沖了喜,帶來晦氣了。」

我瞪著張一龍,問「難道你也是這麼想的嗎?」他還是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氣得我直接脫下高跟鞋,提起婚紗就往外走。

婆婆作為老一代人,有封建思想無可厚非,反正以後也不生活在一起,思想觀念差異忍忍就過去了,但是我不可以忍受,作為我丈夫的張一龍不站在我這邊,不能忍受他作為一個女婿,卻不尊重老丈人。

傾訴:結婚當天,遭到婆家的羞辱,我帶著殘疾老爸憤怒離開

03

張一龍過來追我,我鐵了心不回去,還好心地提醒他婚禮要開始了,他作為主人應該去安撫賓客們的情緒了。

他見我情緒激動,放下「不要回去找他」的狠話,就跑回婚禮現場了。

我提著厚重的婚紗往外走,卻看到了李嬸帶著父親一起下了計程車。

父親看到我很激動,手裡比劃著名什麼,我也用手語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他,也告訴他這婚我不結了。

看到我比劃不結婚,父親馬上就急了,比劃著名他不要緊,不要為了他放棄自己的婚姻大事,還牽著我的手要往婚禮現場走去。

我拉住他,比劃著名說:「你是把我含辛茹苦拉扯大的人,給予了我無限的關懷和照顧,他們不尊重你,我不願意和這樣的人成為親人。」

比劃著名比劃著名,我自己也流了淚,父親看我哭了,也做不出什麼手勢來了,無奈地點點頭,牽著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傾訴:結婚當天,遭到婆家的羞辱,我帶著殘疾老爸憤怒離開

04

是的,我的父親是聾啞人。

從我記事起,我就只有父親,沒有母親。小時候還好,什麼都不懂,傻乎乎地跟著父親的身後傻樂,學會了簡單的手語。

因為身體殘疾,父親從小沒受過什麼教育,家境也很一般。為人老實憨厚,總算有不懂事的小孩子來鬧他,他也總是笑嘻嘻的,一幅慈祥的樣子。

隨著我漸漸長大,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家和別人家的不同,比如其他人家裡都有爸爸媽媽,而我只有爸爸,比如別人家的爸爸都會說話,而我的爸爸只會比劃。

加上當時上學了,身邊的同學開始嘲笑我,嘲笑我的父親,嘲笑我的家境,也嘲笑我穿著李嬸孫女的舊衣服。

在當時對我的自尊心有著嚴重的損害,那幾天父親來接我,我都沒有給過我父親好臉色,並且非常嚴肅地提出了讓他不要來接我,我也不再要別人家的舊衣服。

父親比劃問我是不是在學校受欺負了,我倔強地什麼也不肯說,父親只好作罷。到了第二天,父親當真沒有再接送我上學,而且零花錢也比之前多了兩塊。

漸漸地,在學校我越來越少提及到我的父親和家庭。隨著青春期的到來,我越來越叛逆,開始進行攀比,不把學習放在心上,只想著怎麼玩樂,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學習排名越來越後。

我也不知道父親是怎麼知道我的學習情況的,某一天回家,他居然比劃著名,讓我不要再和那些小混混一樣的學生玩,讓我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當時的我很喜歡頂嘴,他說一句我就回一句,最後也把自己心中的怨氣說了出來,比劃著名說:「你知道我有多麼羨慕別人的家庭嗎?憑什麼就我出生在這樣的家裡,沒娘就算了,爹還是個殘疾。」

我清楚地記得我父親的那個眼神,先是不可置信,再是傷心,最後他什麼也沒再比劃,默默地低下了頭。

我當時其實已經覺得這樣不對了,但是我要命的自尊不允許我低頭,反而摔了門回到房間了。

傾訴:結婚當天,遭到婆家的羞辱,我帶著殘疾老爸憤怒離開

05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桌上有牛奶和玉米,以及一封信,紙上歪七扭八地寫著:「爸爸會讓你過上好生活的,但是你要好好學習,可以嗎?」

再怎麼是青春期,我也不是沒良心,自己也感覺到不對,就在紙上寫了一個「好的。」

隨後我就上學去了,到了放學時,我和同學一起去逛附近的精品店,一出門我就聽到我同學指著對面的一個人說:「小華,那是不是你爸呀。」

我定睛一看,那破舊不堪的藏藍色衣衫,那佝僂的身子,不是我爸那還是誰。

最要命的是,當時我爸正在翻垃圾桶,再找塑料瓶子。

我臉上火辣辣的,拉著我同學就走了。

回家見到父親時,我一下就爆發了,邊說邊比劃著名,「這就是你要給我的好日子,在街上翻垃圾桶,你不要面子,我還要面子呢?」

我也沒聽他解釋,又摔了門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傾訴:結婚當天,遭到婆家的羞辱,我帶著殘疾老爸憤怒離開

06

後來我就申請了住宿,一個月才回家四天,每次回家和父親交流得都很少,父親每次都會準備好生活費,八張百元鈔票,在當時來說,這已經算是很多了。

我問他是怎麼有這麼多錢,他只是比劃著名說打零工賺的,打零工賺錢。

有一次我回家,父親不在家,我卻碰上了李嬸。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