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沒有給婆婆和老公燉雞,婆婆就趕走兒媳?娘家人上門討回公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事實或許並非如此。

王岩滿頭大汗地從廚房裡端出最後一道菜放到桌上,準備接下圍裙坐下。婆婆把筷子啪一下摔倒了桌子上。

「讓你燉雞怎麼沒有燉,今天我兒子生日,雞鴨魚肉都不可少,你幹什麼了?」

兒媳婦王岩本來就很累了,也沒給婆婆客氣。

兒媳沒有給婆婆和老公燉雞,婆婆就趕走兒媳?娘家人上門討回公道

「菜很多難道還不夠你吃,再說了今天下午忙,讓你去菜市場買個雞,你怎麼不去?讓你幫我接一下孩子你也沒去,你幹嘛去了,你不是去跳舞了?

天天在家什麼都不幹,倒是把家搞的亂七八糟,如果你早上收拾下房間,下午幫下忙,菜會更多!」

婆婆蘇娟把眼前的一盤菜直接摔到地上,隨後指著自己的兒子說道。

「這就是你娶的媳婦,都敢頂撞我了!」

兒子許軍直接指著媳婦王岩怒罵到:「你怎麼給我媽說話那,我媽這麼大年紀了,你,你願意做就做,不願意做就滾,少氣我媽!」

王岩轉身就要走,而此時的婆婆蘇娟則是上前一步就給了兒媳婦一腳,自己卻因為腿腳不利索坐在了地上。

隨後蘇娟大罵:「你居然還敢推我,趕緊滾,再也不許回來,我兒子沒你這樣的媳婦!」

而許軍是看得清楚所以也無法發作,倒是王岩覺得冷笑了一聲從地上爬起來直接回家了。

兒媳沒有給婆婆和老公燉雞,婆婆就趕走兒媳?娘家人上門討回公道

幾個小時後,王岩的娘家人等都來了,進門什麼都沒說直接給了許軍幾個耳光,而此時蘇娟還想著要罵兒媳,但是看到王岩娘家人的氣勢則是沉默一會。

但是也立馬指著兒媳婦說:「你以為把家人叫來就好了,告訴你你不斷不孝順還推我,現在我還沒有好,你還有臉回來?還有你們闖到我家來,我要告你們!」

王岩看著許軍說道:「我推你?你兒子看得清楚,如果我真的推你他會不說話,是你踹了我,還有這裡是我的家,我讓誰來就誰來!」

「對,許軍打你的兩下是輕的,王岩是你的媳婦,你們本應該相互互斥相互體貼,但是你讓我們看到的是心寒,你還趕她走,不過你別忘記了,這個房子當初是我買的,而且是我們全款,讓你們住在這裡就是讓你們有個家,但是你這麼做真太寒心,還有你本應該在你母親與媳婦之間起到橋樑的作用,而你那,幫助你的媽媽欺負媳婦,這不是一個理智的人或者是一個好的丈夫應該做的。」

「對,所以請你和你的母親立刻馬上搬出這裡,還有你們的離婚手續明天就去辦理!」

此時的許軍和蘇娟有些傻了,蘇娟又開始哭喪了。

「你們是仗勢欺人,這房子是我兒子的婚房,你們無權來搶,要走你們走,要不然我就告你們!」

說著就從沙發上滾到地上大喊打人了,而此時王岩的家人都沒有動,只是拿著錄像機的哥哥站了出來。

「今天的一起都錄像了!」

蘇娟無奈地起身,而許軍本想還要說幾句,但是他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有用了,自己本來就是站在母親這一邊,而自己怎麼對自己老婆的,自己也清楚,如果自己好一點,哪怕好一點點也不至於出現現在的事情,所以他在王岩家人的盯著下打包了一些東西帶著母親連夜走了。

兒媳沒有給婆婆和老公燉雞,婆婆就趕走兒媳?娘家人上門討回公道

其實不是王岩的家人無情,而是許軍和他的母親做得太過分,矛盾不是一觸即發,而是積攢下來的,他們對王岩耀武揚威,甚至對兒媳也是各種打壓冤枉,讓兒媳已經無法忍受,夫妻本就是相互相互扶持的,少了一方都不足以成為一個家,所以離開也是最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