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與女兒都指責老人,婆婆不好做丈母娘也不好做?只因老人糊塗

夏的陽光,伴著淡淡的花香,很舒適。

78歲的方翠華坐在大馬路上,又是哭又是罵。

「太不孝順了,兒子也別說兒子,女兒也別說女兒,都是白眼狼,都白養了!」

「都來看看啊,陳青,陳慶這不孝的男女,親媽都不要了啊!還有馬芳芳這個不孝的兒媳,簡直是白眼狼啊!」

方翠華這個哭聲引來了很多人,但是大家似乎都沒有上前勸阻的樣子,也哦度是指指點點搖了搖頭。

「哎,早知現在何必當初那!」說話的是人方翠華兒子家的鄰居小李。

大家正要問小李怎麼回事的時候,方翠華的女兒女婿,兒子兒媳都來了。

「媽,你別鬧了,你以為你這麼鬧,我們就會把你接回家裡?我們不是不孝,而是不想和你一起住,你的生活費用我們也會承擔的啊!」

「你們就是不孝,兒子別說兒子,女兒也別說女兒了,都是白眼狼?」

方翠華說著就又要開始了鬧騰了。

這個時候陳青和陳慶則是站了出來。

「既然你這麼鬧騰,我們就說說吧,趁著大傢伙都在,好好評評理!」

「我是她的女兒陳青,我媽生養我們一場我們沒有不孝,但是我媽做事情很過分,我們無法把她接回家養老。

兒媳與女兒都指責老人,婆婆不好做丈母娘也不好做?只因老人糊塗

她年輕的時候,重男輕女,一直都說生兒子好,而輕視我的存在,等我結婚了,她還動不動地就找我們要錢,給她還各種的說我們不好,說我也就罷了,還說女婿,女婿怎麼還招她了?

那會我們困難,想要買房子,我媽可好一分不給錢,後來一使勁借給我兩萬,三天兩頭的就來要,最後硬硬生生地要走了5萬。

其他的小事情更是數不勝數,總之我的婚姻差一點就毀在了她的手裡,現在要去我家養老,我這個女兒的不同意,女婿就更不同意了。」

陳青說著有些激動,但是這是事實,方翠華看不上女兒更是各種的說女婿的壞話,甚至還想著讓女兒離婚讓陳青的老公拿錢,此時陳青夫婦則是緊緊的站在一起。

陳慶看著妹妹說完剛要說,被馬方方攔住了。

「我來說吧。」馬方方一邊說一邊拉起了小姑子的手。

「我是她的兒媳婦馬方方,當年我婆婆可是各種的看不起我,討厭我,各處的說我是掃把星,耽誤了他兒子的前途,甚至認為我不生不齣兒子。

那會她還各種挑釁我和陳青的關係,不僅如此,她看不上我的女兒,還想著來我家要我伺候,我是兒媳沒有義務伺候她,但是她可好就讓他兒子給我離婚。

那會也多虧了陳青這個小姑子,她每次都是和事佬,我和陳慶也才能這樣走下來。

不僅如此更過分的就是方翠華還偷著要陳慶在外面找個人生個兒子,你說這是做母親的樣子嗎?」

馬方方說的也有些激動,姑嫂二人也都哭了,家裡有這樣的一個老人,生活都不怎麼安心,甚至煩惱多多吧。

兒媳與女兒都指責老人,婆婆不好做丈母娘也不好做?只因老人糊塗

「怎麼?你們這是批鬥我了,我沒有看錯,兒媳婦就是外人靠不住,女兒也是嫁出去,根本不中用,陳慶,你是媽的好兒子,媽都是為了你好,你把他們都趕走吧!」

方翠華還是有些忍不住站起來就要去打兒媳,只是她老了,已經再也沒有那個力氣了,而是站起來又坐下了。

「作孽呀,你們快看看,兒媳婦和女兒串通要害我啊!」

馬方方和陳青對這樣的母親也很無奈。

「老太太,你可以別鬧了,我們都聽清楚。都說十年看婆,十年看媳,你這不僅對兒媳不好,對女兒也覺得不如兒子,如今你老了還想指望著誰?」

路人都公正的說著。

陳慶則是對著母親說。

「我們商量好了,你那要不就回你的老房子住,我們會定時地給你生活費,要不你也可以去養老院,費用也是我們的平坦!」

方翠華知道已經鬧騰不起來了,只好選擇了去老房子住了。

其實人都會老去,而方翠華的老去僅僅是很多老人中的一個縮影,而她的歸宿結局已經很好了,至少她的子女管她,還有一個住所,還有生活補給。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她還會更好,只是一切都是她自己造就的結果。

她其實存在重男輕女的偏見,甚至是覺得女兒就是她的搖錢樹,她看中的是兒子,所以就在他嘴裡生兒子好。可是她疼愛兒子,卻又看不上兒媳婦,所以這個老人不僅僅去鬧騰女兒的家庭也鬧騰兒子的家庭。

最後兩個孩子都不待見她也是她自作自受,而他老了卻還鮮這個和讓任何一個人來養她,任何一個理智或者是為了自己小家著想的人,都不會去愚孝,而是去維護自己愛的人吧。

所以陳青和陳慶做得對,而且他們也沒有完全不顧的親情,還是給了老人生活費,算是用另一種方式照顧與養她吧。

所以老人,在年輕的時候,對於子女無論兒子還是女婿,無論女兒還是兒媳都要好一些吧,畢竟你年輕時用不到,可是晚年你還是需要的,而愛也是相互的。

所以方翠華最後的結局也不悽慘與悲傷吧,至少孩子們還是善良的。

所以希望那些無理取鬧甚至是無中生有的老人,都安靜地想一想捫心自問一下,你做了什麼,你沒有做什麼,你還能做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