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買東西被婆婆嫌棄補貼娘家,小姑子主持公道:媽,也有你的份

兒媳買東西被婆婆嫌棄補貼娘家,小姑子主持公道:媽,也有你的份

兒媳買東西被婆婆嫌棄補貼娘家,小姑子主持公道:媽,也有你的份

婆媳關係是婚姻裡面老生常談的話題,一個新媳婦嫁到婆家,因為家世不同,生活習慣不同可能會導致在融入婆家時有點困難,尤其是不怎麼門當戶對的婚姻,婆婆對兒媳婦的家庭條件比較介懷,可能會在婚後對媳婦特別苛刻,不管是在思想上還是在行動上,兩個人都是有隔閡的。

對於女孩子來說,嫁一個家庭條件好的男人,自己有一個堅實的港灣,能夠過好的生活,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萬事有利有弊,家庭條件好的難免會攤上勢利眼的公公婆婆,到時候嫁到婆家肯定是處處受限,若是婆婆故意給自己找茬,往後的日子也不太好過。

所以,我覺得門當戶對還是有一定道理的,要是能找一個好脾氣、通情達理的婆婆,日後的日子還可以過得順風順水,但是倘若從一開始就不合婆婆的心意,那麼,表面上再風光,背後的心酸肯定也不少。

盛馨的公公還算是比較通情達理,現在她在這所公司工作就是公公安排的,幫忙讓她進來的,當然盛馨也不是完全走後門,她有一定的能力,從名校畢業之後畢業的她會4國語言,勝任現在的位置完全可以。

可婆婆不那麼認為,婆婆認為盛馨就是憑藉著自己的兒子「上位」,到了現在的公司,坐上現在的位置,還蠱惑了一家人的心,在婆家,除了婆婆針對她,盛馨是深受公公、小姑子和丈夫的愛護。

兒媳買東西被婆婆嫌棄補貼娘家,小姑子主持公道:媽,也有你的份

盛馨和石毅的家庭條件相差蠻大的,盛馨的家在小縣城,父母都是工廠里的員工,一年四季很少有閒暇時光。他們家裡雖不是貧困,但是日子過得也是緊巴巴的,她還有個體弱多病的弟弟。石毅的條件要比她好太多,公公婆婆都是公司裡面的重要董事,尤其是婆婆,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女強人了。

當然這也不可避免的,婆婆有一些傲嬌,有點勢利眼,對兒媳婦的要求也比較高,在家裡婆婆管著石毅,管著老公,還管著女兒,現在一家人都喜歡盛馨,婆婆便坐不住了。

說起來盛馨和石毅在一起還是多虧了小姑子,因為盛馨跟小姑子是同一個學校畢業的,兩個人是閨蜜,所以,時間久了她跟石毅認識了,慢慢的兩個人就在一起了。

自從盛馨嫁過來,婆婆連帶著小姑子都數落著,總是當著盛馨的面說:「這要不是你自作主張給你哥哥介紹了對象,現在我早有了一個稱心如意的兒媳婦了,你看看你,跟你媽都不親,和外面的女人這麼親熱。」

雖然婆婆的脾氣不好,但是小姑子為人卻三觀很正,她非常喜歡盛馨的努力,要不也不會把她介紹給自己的哥哥了。就這樣一家子的人,唯有婆婆待盛馨不好,弄得盛馨嫁到這裡後,吃了不少啞巴虧,比如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盛馨要和保姆一起負責收拾菜。

有幾次,小姑子看不慣,替她說話得罪了婆婆,婆婆就趁小姑子和石毅都不在的時候使壞,公公雖然心疼她,但是那個是他老婆,知道她心裡有怨氣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兒媳買東西被婆婆嫌棄補貼娘家,小姑子主持公道:媽,也有你的份

讓盛馨無語的是婆婆總是像防賊一樣把她防著,有時候家裡的保姆不在,她就讓盛馨幫忙打掃衛生,但是她不會讓盛馨進放著文件的書房的。保姆都能進,她做兒媳婦的卻不能進,可想而知,婆婆壓根沒把她當成一家人。

所幸盛馨不計較,現在她的薪酬也不低,這的確是受了婆家的恩惠,所以她還是挺感激公婆的,那天發了工資,盛馨特意拉著小姑子去給公婆買了禮物,她的東西都是買了雙份,一份給公婆,兒子一份給自己的父母。因為東西最後拿不了了,她和小姑子分開拿的,回到家婆婆看到她手裡的營養品,婆婆有些不悅:「我就說了吧,結了婚之後,你看你花的這些錢都補貼給你娘家了吧,小門小戶出生的,嫁過來沒把自己當外人,還總是想著拿回去什麼。」

婆婆說得越發難聽,盛馨委屈,小姑子急了:「媽,你別太過分,你怎麼能這麼說呢?盛馨東西買的確實是雙份,這是她自己掙的錢,給她父母買點東西不應該嗎?人家也沒偏袒她父母,不是你們的這份在我手裡呢嗎?」

婆婆聽了卻說:「要不是你爸幫她在公司里立足,她能幹到現在這個位置,買這些東西嗎?買這些東西給娘家,你們娘家一定開心壞了,見都沒見過吧?但是我不喜歡。」

沒想到這個時候,小姑子站出來把東西往外一扔,說:「媽,既然你不喜歡就別要了,省得放這裡礙你的眼,你不稀罕自有人稀罕。你也不想想,一家人都喜歡嫂子就你不喜歡,是不是自己的問題?我以後結婚要是有你這樣的婆婆,我真的是後悔死了,死也不嫁,我肯定不憋著,給您頂回去!」

小姑子懟完婆婆就把盛馨拉走了,打那之後,家裡的氣氛就變得怪怪的,好像婆婆自己成了局外人,婆婆的話,石毅小姑子都不聽了,就連公公也站在盛馨那邊。

兒媳買東西被婆婆嫌棄補貼娘家,小姑子主持公道:媽,也有你的份

不可否認,男人是調節婆媳關係的最佳人選,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小姑子也能起到同樣的作用。

說起來,婆媳關係本身就是女人和女人之間的問題,而小姑子作為別人的妻子又是女兒,最能夠體會這其中的苦澀了,而讓小姑子去協調關係,婆婆的話也更能聽進去一些。一來,小姑子嫁人之後,頗能體會做兒媳的難,這夾在中間的左右為難,在婆家的孤立無援,小姑子說起來肯定是信手拈來。二來,那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沒有父母不心疼兒女的,換位思考,自己的女兒遇到了這樣的婆家,怕是自己生氣都要氣死了。

正如新銳作家鞏高峰在《父親的黑魚》中寫的那樣:「兒媳婦和婆婆是彼此的天敵,不知道造物主怎麼設計的,一代婆婆一代媳婦,子子孫孫無窮匱。」

婆媳矛盾自古以來就不容易調和,正因為它一直存在,我們也必須要勇敢解決,尤其是女人,在自己的丈夫在婆媳矛盾里深感無力的時候,自己也可以從大小姑子那裡下手,可以讓愛人的姐姐或者是妹妹去解決,母親和媳婦都是女人,而這其中的感覺沒有比小姑子更清楚的了,所以,和大小姑子維護好姑嫂關係對女人來說也很重要。

當然,這也給婆婆提了個醒,一家人里大家都接受了兒媳,就你自己不喜歡,這可不就是你自己的問題?

而且,當婆婆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作為女人,自己也是從媳婦的時候熬過來的,沒有必要去為難女人。雖說門當戶對的感情更容易讓人接受,但是家世並不是檢驗一個兒媳好不好的標準,看人品可比看家世好多了,真的娶了一個一個門當戶對的厲害媳婦,你想後悔都晚了。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