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在多子女的家庭中,父母愛誰,是他們的選擇,但對於被冷落的孩子來說,卻是一輩子都難以癒合的傷害,因為只有自己愛的人才會讓自己受傷,無論是父母、伴侶還是兄弟姐妹。

有的家庭重男輕女,有的父母喜歡老么,不僅備受寵愛,還被嚴加保護,對外宣稱「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對喜歡的那個,照樣本能地偏向,甚至要求兄弟姐妹對其謙讓。

殊不知,同為父母所生,同樣希望得到父母的關愛,憑什麼不能雨露均沾,還要勉為其難地裝作一副懂事的樣子,如果父母的投入缺斤短兩,那麼在將來也一定得不到足額的反哺。就像網友「雨花石」,從小不得父母的歡心,連上大學都是靠自己半工半讀撐過來的,結婚不給嫁妝,生孩子沒出力,家底都留給弟弟,結果被弟媳的時候又跑過來投奔,來看看她的故事。

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我和弟弟只差了三歲,我從小瘦得皮包骨頭,他卻胖得像個大肉墩子,恨不得走幾步路都要氣喘吁吁。這也難怪,弟弟小時候體質差,為了他能茁壯成長,父母想盡了各種辦法,吃飯開小灶,要積木絕不給橡皮泥,直到上小學,還跟著母親一塊睡覺。

十歲生日,我用彩筆在作業本的背面,給自己畫了個蛋糕,然後躲在學校的滑梯旁邊哭了很久,三年後迎來弟弟十周歲生日,出差的父親特意跑回來,家人聚在一起又是切蛋糕,又是唱歌祝福,看著豐盛的晚餐和蛋糕上點燃的蠟燭,我沒忍住又跑出去哭了一場。

在父母的溺愛下,弟弟強壯過頭了,不但人高馬大,越來越胖,還不懂得克制脾氣,凡事都要分出輸贏。和我起爭執的時候,只要沒占到便宜,就會跟父母告狀,每次都是我受到斥責,而他一旁捂著嘴幸災樂禍。

我雖然不是記仇的人,但每次想到這些童年的不快樂,心裡還是會蒙上一層灰塵,特別膈應。

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在親戚和鄰裡面前,弟弟永遠是父母的驕傲,我就像從外面撿來的一樣,不被關注。這樣的落差,讓我原本就不開朗的性格變得越發排斥與人交流。

既感受不到家庭的溫暖,又得不到父母的關愛,在報考大學時,特意違背了父母的意願,選擇了一所省外的大學,父母以離家太遠和我不聽話為由,拒絕給我交學費。

後來還是姥姥出面,才讓我上了大學,舅舅贊助了頭一年的生活費,接下來全是靠自己當家教、打零工掙來的。

父母斷了我的經濟,卻也讓我生出了翅膀,不但保持著優異的成績,還積極參加校內外活動,沒正式畢業就被幾家單位搶著要。母親難得地誇我有出息,叮囑我別挑三揀四,抓緊掙錢才是正事,家裡已經快供不起弟弟了。

弟弟高中讀到一半就讀不下去了,全科成績加起來不如別人單科成績,吃喝玩樂倒是一樣沒落下,沒錢就向父母伸手,惹禍就找父母善後。

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學手藝,他不願意吃苦,找工作,他又嫌累,母親問我能不能給弟弟落實一下工作的問題,我能力有限,弟弟水平有限,只好厚著臉皮托同學給他安排了一份庫管的差事,不想弟弟只看了一眼工作環境就連忙推辭了,母親反而怪我考慮不周,沒給她兒子安排一個好崗位。

家裡本來就一套房子,爺爺去世前就把房子過戶給了父親,按說家產應該有我一份,誰知弟弟剛談上女朋友,就著急忙慌地占了一套房子,還要求父親過戶到他名下,而我只有乾瞪眼的份。

那時候我已經打算和談了兩年的男朋友結婚,母親不但不出嫁妝,還向老公獅子大開口,索要十萬彩禮,還要給弟弟買一台車,面對父母的偏心,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和老公解釋。

好在老公沒計較,安慰我說就當買斷親情了,往後各自安好。為了儘早住上屬於自己的房子,我們拚命工作,經過幾年的兢兢業業,終於首付了一套三居室。

因為婆婆去世得早,兒子出生之前就跟母親商量幫我帶幾個月,沒想到她拒絕得如此乾脆,「你弟弟還沒結婚,我和你爸都忙著掙錢,你們自己想辦法。」

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家裡指望不上,老公只得託人請了一位知根知底的保姆。陳阿姨五十多歲,有照顧小孩的經驗,家務活做起來也得心應手,算是幫了我們的大忙。

陳阿姨中年喪偶,就一個女兒還遠嫁了,出來做保姆是純粹為了攢點養老錢,將來不給孩子添麻煩。她和我們一家相處得很投緣,對兒子就像親孫子一樣疼愛,知道我們生活不富裕,為了省點蔬菜和水果錢,寧可起大早,多走一段路去別的早市買。

經過六年的相處,我們融洽得如同一家人,調皮搗蛋的兒子更是喜歡纏著陳奶奶,我感受到從沒有過的慈祥和溫暖,為此我和老公打算留陳阿姨一直住下去,她幫我們帶大孩子,我們未嘗不能給她養老。

自從弟媳生了女兒後,和家裡的溝通越來越少,兩套房子都給了弟弟,兩家的小孩被區別對待,我已經傷透了心,可就在我以為和原生家庭再無瓜葛的時候,父母突然拿著兩萬塊錢不請自來。

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嘴上說想外孫,但我心裡清楚,一定在弟弟家過不下去了,才想到投奔我們。

果不其然,吃飯的時候母親說到正題了,前幾年老兩口一邊打工掙錢,一邊用退休金養著弟弟全家,如今年歲大了,干不動活了,開始被弟媳嫌棄,想方設法攆他們走,從小被捧在手心的兒子更沒良心,不給父母撐腰,反而全力支持媳婦。

母親哭哭啼啼說了大半天,我雖然於心不忍,但還是搖了搖頭,當年母親對我說過的話,不知不覺脫口而出,「您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留你們,確實家裡沒地方,你們自己想辦法吧。」

見我不同意,父母指著陳阿姨對我破口大罵,說我是個養不起的白眼狼,外人比親人還重要,還揚言要告我。

我自問不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表面上滿嘴氣話,可心裡還是替他們打抱不平,但被他們這麼一鬧,卻讓我曾經的委屈和不滿瞬間湧上心頭,「外人給我們帶大了孩子,外人幫我們分擔了家務,親人除了把我推開,還做了什麼,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先把兩套房子和退休金收回來,如果不夠維持生活,該我承擔的,我責無旁貸,否則一切免談。

兩套房給兒子,六年後求養老遭女兒拒絕:你們要糊塗到什麼時候

孔雀心語:

家當和好處留給了兒子,養老卻千里迢迢地投奔女兒,就事論事地說,其中的偏頗可不是一星半點。

父母的偏心就像飲食習慣,愛吃的敞開肚皮吃,不愛吃的看都不看,並且不認為自己偏心,反而還覺得待你不薄。作為被虧待的孩子,他們也有一個相同點:誤以為通過努力,就能夠讓父母不再偏心,甚至高看一眼。

所以與其糾纏過去,不如振作起來,不再對他們抱有期待,把情感注入到有回報的事情當中,因為偏心是誰也奈何不了的,當你強大到能夠掌控人生的時候,這條原生家庭的枷鎖,是延續下去還是含淚剪斷,都是由你決定的。

時間和情感是人世間寶貴的資源,我們既要保護自己的善良,也要守好自己的底線,對於有些必然的結果,我們不必錯愕,只要做到理智對待,可遠可近就好,你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