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婆突然來兒子家住一個月,兒媳被氣怒!公婆還嫌棄兒媳矯情?

清晨的陽光總是充滿希望。

錢樂親了親女兒,準備上班卻發現老公站在門口,她以為是在等自己,剛要說話,敲門聲響起。

公婆提著大包小包來了。

錢樂有些吃驚,她沒聽老公陳文說公婆要來。

「爸媽,你們怎麼來了?」

「兒子家,怎麼不能來啊,是不親家母!」

陳文的父母都沒看兒媳婦直接對著抱著孩子的親家母說,聲音還有些陰陽怪氣。

錢樂的母親笑了笑。

「正好,來了帶孫女,我啊正好回家有事!」

「別啊,陳文說你做飯好吃,我們來了就想著吃你做的飯那,你要是走了誰帶孩子,誰照顧這個家啊,我們來就住一個月享享兒孫福。」

錢樂聽了有些生氣,但是看著陳文,拉著陳文去上班了。

陳文這時候才和錢樂說,自己的父母要來住一個月,一個月後就回去了。錢樂想了想說來就來吧,反正也是自己的兒子家。

公婆突然來兒子家住一個月,兒媳被氣怒!公婆還嫌棄兒媳矯情?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晚上錢樂下班回家,看到的是自己的母親一邊做飯,一邊看孩子,而公婆卻坐在客廳吃著零食看著電視,瓜子殼滿地都是。

「錢樂,你下班了,陳文又加班是吧,太辛苦了,你看看你下班這麼早,那一會吃完飯你帶我們去一夜市逛逛!」

錢樂沒說話去幫自己的母親做飯了,母親笑了笑,她在錢樂生完孩子就來幫著帶孩子了,怕錢樂沒有工作,不能支撐這家的房貸。所以一直照顧孩子,而這個房子是錢樂和陳文婚後自己買的,陳文的家人一分錢也沒有幫忙,孩子也不幫忙帶。

「媽,你辛苦了!」

「傻孩子,你好我就不辛苦!」

就這樣幾天下來公婆也沒有變化,還是指著親家母做事情,批評兒媳婦,夸自己兒子辛苦努力。

周末的大清早,錢樂還沒起床,就聽到公公在客廳摔盤子甩碗。

「這水一點都不好喝,菜也不合口!」

「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起床,真的是不過日子的人!」

錢樂嘆了口氣,讓陳文起床,陳文急忙去看了自己的爹。

一看,老頭居然用給女兒煮奶瓶的小鍋弄鹹菜,甚至還把蓋子打碎了。女兒的奶瓶奶嘴扔到了地上。

「爸,你這是?」

「我弄點鹹菜吃,什麼飯菜不合口,真的不知道你怎麼受的了,還有一個丫頭片子,這些瓶子罐子這麼多,用杯子不就行了。真的是慣得!」

公婆突然來兒子家住一個月,兒媳被氣怒!公婆還嫌棄兒媳矯情?

錢樂正好出來看到了氣不打一處來,正要發火,婆婆走了出來。

「錢樂,你才起來呀,你作為兒媳婦花我兒子錢就算了,你媽也在這吃在這住的,早起一會幹點活都不行了,讓你爸自己弄?還真的是嬌氣!」

錢樂這一次真的是忍不住了。

「你們來就算了,這是我的房子,我的家,我自己賺錢養我自己,而且我媽幫我照顧孩子,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再說了你哪隻眼睛看你兒子養我了,我花你兒子什麼錢了?」

「你還來勁了是不,我來著幾天了,你每天上班,回來什麼都不幹,孩子東西倒是一大堆,一個丫頭片子,有什麼好用的!」

「女兒怎麼了?」

「女兒怎麼了?我們老陳家要的是傳宗接代的,你生女兒就是對不起我們,所以我們都不想帶孩子,你還讓你媽來,吃我兒子住我兒子,花我兒子的?」

婆婆一連串的質問,讓錢樂有些喘不過氣來,而更傷心的是錢樂的媽媽。

陳文則是急忙拉了自己的母親一下。

「媽,你不是說過來住一個月,幫忙帶帶孩子的嗎,怎麼現在這樣,我岳母給我們帶孩子也不容易,而且一直幫襯著我們的,你這麼說不太好!」

陳文的母親聽兒子這麼一說,瞬間要爆炸了,但是陳文平時沉悶此時還算是靈活,急忙拉著自己的母親回到臥室,好說歹說讓母親不要鬧了,甚至讓他回家。

而錢樂本想懟回去,卻被自己的母親拉住了。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總是那麼吵鬧,有些人不懂得尊重人,這個時候也不要去同他爭吵,爭吵,只會讓這個家四分五裂。

不一會公婆收拾好東西要回家了,卻對著兒媳婦說「太矯情!」

公婆突然來兒子家住一個月,兒媳被氣怒!公婆還嫌棄兒媳矯情?

陳文卻一直安慰錢樂,甚至也讓自己的父母別說了。

這樣的公婆真的是無奈,但是有時候老公分的清也算是好的,如果都是那種愚孝的,這個家也沒必要守著。而錢樂雖然被公婆氣得怒氣沖沖,但是陳文作為老公在中間也算是很好的調和了。

雖然也有不滿,但是也算是維護了一個家。有時候不是兒媳婦太矯情,而是有些老年人太把自己當回事,生活習慣不同,甚至是有些理念都是不同的,又何必強求別人。

有時候自己不能幫助的,但是也要懂得感恩,而不是不把別人放在眼裡,最後自己成為別人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