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老公有3套房,最近我才知道,他把給我兒子的那套悄悄賣掉了

大家好,今天的故事來自49歲的王鳳,下面就來聽聽她的講述吧。

「大夫,我媳婦的情況怎麼樣?」

「我剛看了下你們做完的檢查,你愛人恢復的很不錯,你們就可以出院了,但是畢竟是癌症,你要小心護理!」

這是我老公王成明跟我主治醫生的對話,我在一旁聽到了,心裡開心極了,在醫院住的真的是不自在,我特別想回家。

不一會,老公高興地走進來,告訴我,可以回家了。

我們正在收拾東西,2個兒子也進來了,一左一右,像保鏢一樣,扶著我,走出了醫院。

回到家,老公給我拿來了溫熱的濕毛巾,讓我/擦臉擦手,2個兒子說為了慶祝我出院,要一起做飯,露一手給我看。

眼前這溫馨的一家四口景象,誰能看出來,我們是二婚重組家庭呢?

再婚老公有3套房,最近我才知道,他把給我兒子的那套悄悄賣掉了

01

我25歲的時候,嫁給了第一任老公陳應傑,當時也是自由戀愛結的婚,沒想到,卻過的悲慘極了。

原本我和陳應傑都在廣州打工,結果剛到廣州,我就發現自己懷孕了,沒辦法出去上班,我就在出租屋裡給老公洗衣做飯。

陳應傑乾的是木工活,包工包料的話,賺得會很多。

沒想到,很快,陳應傑就出了事,幹活的時候切掉了手指,因為送醫院及時,手指是保住了,但是客戶卻認為是他自己幹活不小心造成的,不僅拒絕賠款,還因為陳應傑買的材料以假充次要求我們賠錢。

陳應傑說自己買的材料都是好木料,拒絕賠款,客戶就不停的找我,我是個老實人,我知道陳應傑的確以假充次了,經不住客戶的指責,就答應賠錢了。

陳應傑為此非常生氣,說話也難聽,罵我是「喪門星」,說我剛進門,他就流年不利。

02

在家養傷的陳應傑,因為開不了工,就跟一同打工的朋友經常在一起,時間久了,開始跟著他們喝酒、打牌。

喝了酒回家看到我,就氣不順,想到什麼罵什麼,有次我還了嘴,他衝上來就給了一耳光。

很多人都說,家暴只有0次和無數次的區別,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有了這次開端,陳應此後經常打我,甚至不顧我懷著身孕。

每次挨打我都拚命地保護孩子,後來,我的兒子平安出生,我為他取名陳影飛,希望他能有美好的未來。

兒子的出生沒能改變糊塗的陳應傑,他依舊是喝酒打牌,由於不注意護理,手指還是沒辦法動,不能開工賺錢,他就回家罵我、打我,如此成為了一個惡性循環。

再婚老公有3套房,最近我才知道,他把給我兒子的那套悄悄賣掉了

03

我天天在家帶孩子,受著陳應傑的家暴,以淚洗面,因為他在月子裡打我,我經常哭,導致我的眼睛也出了問題,有點模糊。

後來,我想了很久,覺得陳應傑已經無藥可救了,即使他手傷恢復了,能開工了,他對我的態度也不會轉變的,他已經打我上癮了,只要心情不愉快,就要打我出氣,於是,我提出了離婚。

陳應傑不肯,我就帶著孩子去了深圳,在網上找了個網絡客服的兼職,帶著孩子生活。

後來,聽說陳應傑找了個很有錢的女人,他痛快地跟我離婚了。

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生活何其艱難,更何況,我還有點眼疾,我的房東叫王成明,他看我一個女人帶著孩子,日子過的艱難,就經常把家裡的飯菜給我送來一些,有時還會給孩子買點衣服和玩具,為了感謝他,我就去他家裡幫忙打掃。

去他家裡我得知,他也是離異帶個男孩,孩子比我兒子大了2歲,因此他更能體會到一個人帶孩子的艱苦,對我格外照顧,我看他一個男人帶著孩子,有些事情也不太會,就給他幫幫忙,一來二去的接觸之間,我們都對彼此有了感覺。

04

捅破這層窗戶紙的人是王成明,有天,我去他家裡幫忙做打掃,他突然對我說:「王鳳,我們也認識挺久的了,接觸下來,我覺得跟你挺投緣的,如果你不嫌棄我離過婚,咱倆一起過吧。」

我聽了,笑著對他說:「我為什麼要嫌棄你離過婚,我自己也是離過婚的,不過,咱倆都帶個男孩,人都說男孩是建設銀行,咱們在一起可是2個建設銀行,日子可不好過啊。」

王成明說:「這沒關係,我有3套房子,除了這套還有你租的那套小的,還有套大的,另外,還有套營業房,都出租了,一個月光租金也有一萬塊錢了,養活咱一大家子人還是沒問題的。」我聽到他說一大家子人,心頭一熱,就點頭答應了。

王成明是個不錯的男人,他對我兒子飛飛很好,他的兒子小超年齡也不算大,對我的牴觸心理沒那麼強,我們經濟上沒有負擔,帶孩子王成明又能給我搭把手,我的生活輕鬆了很多。

我們領證後,王成明帶我去醫院看了眼睛,大夫說其實我的眼睛是因為一直缺乏休息,營養不良導致的,器官沒什麼大問題,王成明就買來了很多補品給我吃,漸漸的,我的眼睛就恢復了。

05

我和王成明的日子過的很舒心,為了照顧好2個兒子,我和他約定,再不生第三胎了,就把這2個兒子培養好。

2個兒子,一大一小,相伴著長大了,他們從小感情就很好,唯一讓我不開心的事情是,王成明的兒子小超性格很好,隨和又開朗,而他的兒子飛飛卻有點遺傳他親爸,愛鑽牛角尖。

當媽的都會替兒子著想,我擔心兒子性格不好,不討喜,王成明將來對他不好,就跟王成明商量,能不能把最小的那套房子給飛飛,沒想到,王成明說:「我都想好了,把營業房給飛飛,飛飛的性格不太圓滑,我怕他將來生活的不好,所以多給他一點,小超那邊,將來我再慢慢跟他說,他不會有問題的。」

王成明能這麼想,我實在沒想到,感動的同時也感嘆自己找對了人。

就這樣,我們一家四口幸福的生活著,一轉眼,孩子們都高中畢業了,小超考上了大學,飛飛沒考上,學了一門修車的技術。

06

小超大學畢業後,留在了外地,飛飛在本地一家修車廠上班。

去年,我突然開始覺得腹痛,上廁所困難,去醫院一檢查,竟然是腸癌,王成明哭著對醫生說:「不管花錢都行,只求你們能救救我媳婦。」在場的很多病人和家屬都被感動了。

由於發現得早,醫生說可以做手術,手術做的很成功,我們都鬆了一口氣。

現在我康復出院了,大家都很開心,小超和飛飛做一桌豐富的菜,我們一起吃了一頓其樂融融的飯。

吃完飯,飛飛說:「媽,我向曉琳求婚了,她答應了,我想著您也康復了,跟曉琳的父母見一面」我開心的說:「好啊。」

我原本想著,飛飛雖然沒上大學,但是手裡有套營業房,這婚事應該不難談,沒想到,卻因此出了意外。

07

在雙方父母見面的時候,我跟對方父母說,我們給孩子準備了營業房,沒想到,剛說一半,老公就說:「營業房的事情再說吧,那個還不一定。」女方的父母一看我們這樣,臉色立刻變了,我也很沒面子,瞪了老公一眼。

回家的路上,我跟老公說:「怎麼回事?說好的給孩子了,這臨時反悔了麼?你看看他們的臉色和態度,說不定這婚事要黃。」老公低頭沉默不語,過了一會,跟我說,回家我再跟你細說吧。

結果還沒進家門,老公就接了個電話,是公公打來的,說婆婆得了癌症住院了,讓他趕快回老家,王成明趕緊回家收拾了東西就出發了。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