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種 [人道眾生] 的情況

十種 [人道眾生] 的情況
十種 [人道眾生] 的情況

汝今應知,彼梟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頑類。

梟倫者:這種人屬於在過去世貪習很重,下地獄受苦以後又變成怪鬼;鬼報既盡,到畜生道為梟類,以兒子的身份可以把父母吃掉;出畜生道到人道,成為「頑類」,也就是社會上那些強盜土匪、地痞流氓之類。所以這一類人是陰間不要,陽間不收,甚至連父母、師長都不恭敬,性格非常剛強、非常怪異。

彼咎徵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異類。

咎徵者:這種人屬於前世淫習很重,在地獄受罪滿了以後,到鬼道成為魃鬼;鬼報既盡,在畜生道里專門喜歡報凶信;出畜生道為人道,做一些古怪人,也就是「異類」。怎麼叫「異類」呢?比如我們看到過的那種連體人,兩人背靠背。這種情況就是兩個人在過去世中對男女生活特別貪著,乃至搞邪淫,完全不顧廉恥。這種人報應可重了。還有那種不男不女的人,叫陰陽人、兩性人。因為這些人心很古怪。

彼狐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於庸類。

狐倫者:這種人屬於過去誑習很重,下地獄受罪之後升到鬼道,也就是魅鬼,附在畜生身上;鬼報既盡,在畜生道里做狐狸;出了畜生道後再回到人道,成為「庸類」,也就是喜歡溜須拍馬、討好賣乖之人。在文學作品裡把他說成傀儡、走狗。

彼毒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佷類。

毒倫者:這種人屬於過去嗔習很重,在地獄裡罪滿以後就做蠱毒鬼;鬼道出來以後在畜生道就是毒蛇、蜈蚣一類;出了畜生道再回人道就是做「佷類」,也就是強盜土匪這一類。往往從一個人的現在世就能看到他過去世的習氣,他生生世世都是在隨習氣而流轉。

彼蛔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微類。

蛔倫者:這種人屬於過去怨習很重,在地獄道受冤枉苦,出來以後就是癘鬼,再到畜生道又是蛔蟲、蟯蟲,他總是想報復人,再回人道就是做「微類」,也就是那些賣娼的人,做妓女、妓男、傭人、奴隸之類的人。在封建社會這些人還沒有民主權力,給打死了也沒有人問。有時候被人家欺負,你心裡放下不就沒有事兒了嗎?你把它記住了,還要在三惡道受種種苦。所以我們當受到別人傷害的時候,我們只需要去感恩。往往受到別人傷害之後,那些好事之人還來慫恿你:「怎麼不跟他斗啊?我們支持你。」這就是害人。我們講一心三藏,一切人是不是都是自己啊?人家來害你,是因為你前世傷害過人家。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吃虧,也沒有人沾光。你調整好心態不就一了百了嗎?

十種 [人道眾生] 的情況

彼食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柔類。

食倫者:這種人屬於過去慢習很重,下了地獄以後,罪滿做餓鬼;無量劫中一口水喝不上,一粒米吃不到,惶惶不可終日;從餓鬼道出來在畜生道做豬、羊、雞、鴨,專門供人食用來還債;畜生道報滿再回人道就是「柔類」,也就是比較懦弱的那一類人,不能自主自立,喜歡依靠別人,但常常被人欺負。

彼服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勞類。

服倫者:這種人屬於過去罔習很重,從地獄道出來還是想害人,在鬼道里屬於魘魅鬼這一類,時不時地就給人搞個惡作劇;投畜生道就是做牛、馬、驢這一類;再回人道屬於「勞類」,也就是專門做苦力的人。

彼應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於文類。

應倫者:這種人屬於過去見習很重,好自以為是,所以下地獄出來之後到鬼道,是魍魎鬼一類;鬼報滿後升到畜生道就是做燕子、大雁等等這一類眾生;那畜生報滿後再回到人道,就是做「文類」,做寫寫算算之類的事情,也小有文采,但並不是那些滿腹經綸的文學大家。

彼休徵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明類。

休徵者:這種人屬於前世詐習很重,滿腦鬼點子,在受了地獄苦之後,到鬼道里仍按照那個習氣做役使鬼;鬼報滿後升畜生道,是做麒麟、喜鵲這一類,通過報喜來還債;畜生報滿後再回到人道做「明類」,屬於有點小聰明的人,但這種人不是經天緯地之才,只能說他比較善解人意,人們有什麼事情總喜歡跟他們商量商量。

彼諸循倫,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於達類。

循倫:這種人屬於過去訟習很重,他唯恐天下不亂,喜歡挑弄是非,那麼在歷經地獄之苦之後會升到鬼道,因余習不改而做傳送鬼;鬼報既盡升至畜生道,成為狗貓、鴿子一類;那畜生報滿再回到人道就是做「達類」,這類人比較聰明,處事圓融,比較講義氣,比較可靠。(摘自印廣門清法師《楞嚴經講記•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