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扶弟魔哭訴:父母帶兩個侄子來家玩一趟,我卻被老公凈身出戶

多年扶弟魔哭訴:父母帶兩個侄子來家玩一趟,我卻被老公凈身出戶

作為女兒,在結婚之前,是最留戀娘家和父母的。不管父母曾經怎麼對待她,但她始終不會忘記了父母的養育之恩。

因此,只要有機會,女兒都會竭盡所能去回報父母,對父母千依百順,以此來盡到自己的一份孝心。只是有些時候,女兒的孝心,卻會被貪心不足的父母所利用。

ADVERTISEMENT

陳娟沒想到,自己一心為父母著想,千方百計拿著老公和婆家的錢補貼娘家,可到頭來,自己卻落得個眾叛親離的下場。

多年扶弟魔哭訴:父母帶兩個侄子來家玩一趟,我卻被老公凈身出戶

自述人:陳娟

從小到大,父母對我和哥哥都很好,並沒有一味地重男輕女。哥哥有的,我也有,甚至有些時候,還會更好。正因為父母的做法,這也讓我感受到了溫暖,讓我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ADVERTISEMENT

可直到我慢慢長大,直到我大學畢業工作掙錢,我才明白,其實父母一直是重男輕女的。只不過他們做得比較隱秘,並沒有那麼光明正大,所以以前單純善良的我,並沒有發現。

自從我工作以來,父母就經常跟我訴苦,說自己身體不好,到處花錢。而哥嫂又不爭氣,不但養不活自己,更養不活兩個侄子。

我聽了,往往十分心疼父母的為難。於是還沒等父母開口,我就會給他們錢。以後,慢慢就形成了一種習慣。只要父母訴苦,我就塞錢,這樣父母很快就消停了下來。

ADVERTISEMENT

久而久之,父母也被我慣壞了。但凡需要錢的事情,父母毫不猶豫跟我開口。即便我有困難,父母也認為我會竭盡所能去滿足他們。正因為我從未讓父母落空過,所以父母對我就更是索取不斷。

其實,我試過反抗過一兩次。可每次被拒後,父母總是要死要活,大罵我不孝。每每如此,我又心疼父母,又可笑自己的沒出息。最後,只能再次妥協了。哪怕我結婚後,父母也沒有放過我。

自從得知我和老公買了房子後,父母就隔三差五催著我也給哥嫂在城裡找份工作。說這樣,以後兩個侄子也可以跟著去城裡接受更好的教育。

ADVERTISEMENT
多年扶弟魔哭訴:父母帶兩個侄子來家玩一趟,我卻被老公凈身出戶

我跟老公商量,老公也很快就託人找到了兩份工作。但哥嫂去乾了三天就嫌棄工作又苦又累又髒,工資也低,死活不願意乾了,搞到最後,老公跟介紹人也不好交代。

而從那之後,老公就不願意再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可哥嫂不幹活了,就賴在了我家裡不走了。而沒過多久,父母也帶著兩個侄子來家裡玩,說是讓兩個侄子見見父母。

結果父母這麼一來,卻是帶著大包小包的。不知情的,還以為他們要搬家呢。兩個侄子,見姑姑家有吃有喝,還有電視看,更是不願意走了。

伺候了父母哥嫂一個月後,他們乾脆就提出要求:經過考慮和商量,他們決定不回老家了,以後就留在城裡繼續找工作,而孩子也留在城裡讀書,一家人住在一起熱鬧又可以相互照應。

父母也隨聲附和,甚至還要求老公再去找哥嫂找工作。父母還特別交代,這次找的工作,必須要輕鬆自由的,哪怕工資低點也沒關係,因為哥嫂吃不了什麼苦頭。等他們工作穩定了,希望老公再給他們買一套房子,面積小點都沒關係,關鍵要地段好。

如果父母哥嫂不請自來死賴在家裡不走,是一根導火索,那麼父母對老公的抱怨和給哥嫂買房要求,則成為了壓垮老公的最後一根稻草。

老公沒跟我父母吵,而是很冷靜跟我說,咱倆離婚吧,我娶了你,就好像娶了你全家人。你父母哥嫂住一段時間,我可以睜隻眼閉隻眼接納了。可他們死賴不走,還好吃懶做,我無法再忍受。

房子是我父母買的,你這些年的工資也全都補貼給了娘家,而我的工資也全都花在房貸和養家上了,咱倆結婚三年,攢不下半毛錢,所以你凈身出戶,帶著你的娘家人離開。

老公說到做到,很快就把我和父母哥嫂的行李扔出門外,並告訴我,他之所以容忍他們,是看在夫妻情分上。可如今夫妻情分都被消耗殆盡,他不會再容忍下去。

直到此刻,我才慌了起來,可我的求情,卻並沒有換來老公的心疼和妥協。他說對我很失望,他不怕娶扶弟魔,可他怕被道德綁架。聽到這,我癱坐地上,抱頭痛哭了起來。

多年扶弟魔哭訴:父母帶兩個侄子來家玩一趟,我卻被老公凈身出戶

結束語:

從古到今,扶弟魔從來就沒有一個好下場。不是不贊成女人倒貼娘家,孝敬父母,而是不贊成女人犧牲自己小家,無底線去倒貼娘家。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數年如一日去容忍妻子的倒貼。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壓力,如果妻子不但不能分擔自己的壓力,反而還各種增添負擔,那麼丈夫遲早會被逼得走上離婚的道路。

雖然扶弟魔,有女人的主動,也有女人的被動。但不管是被動還是主動,女人心裡都應該有一把杆。心疼父母無可厚非,但前提是不要犧牲自己小家利益。

今日話題:

你如何看待女人的扶弟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