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把癱瘓老婆送進養老院,老婆哭求他,大叔卻說:這是你應得的

大叔把癱瘓老婆送進養老院,老婆哭求他,大叔卻說:這是你應得的

01

都說最好的夫妻就是,從初婚的甜蜜到年老的相伴。在這一生陪伴的過程中,無論是疾病、艱辛或者困難都應該同心協力,共同解決,如果是大富大貴也應該共同分享。

更何況,作為老年夫妻更是經歷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經歷了撫養兒女的艱辛,經歷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心理壓力,也看透了人間的大事大非,所以到了晚年才可以緩一緩享受這美好的晚年生活。兩個人可以輕鬆自在的培養自己的興趣愛好,互相扶持,互相照顧,不離不棄,共度餘生。

然而,同小區的一對老年夫妻不同於其他老人,他們已經結婚相伴了50多年,就在老婆癱瘓不能自理的情況下,丈夫竟然毫不留情的把老婆送養老院。

一大早就聽到小區里很多人的嘈雜聲和一位女老年人的哭喊聲,只聽見這位妻子哭求著丈夫把自己留在家中,她不想去老養老院,她想讓丈夫陪著她,不想一個人呆在養老院。

然而,丈夫不顧妻子的哀求,寧願把自己的退休金全部花在養老院,也不願意和妻子繼續過完餘生。對於照顧妻子的後半生,他更是不顧群眾的指指點點和評頭論足。大聲的告訴妻子:「我多一天都不想和你呆在一起,所以我更不想伺候你的下半生。」只見妻子一直在哭,但是他還堅持要把妻子送進養老院。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讓這位大叔竟然無情的可以把癱瘓的妻子拋下不管?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們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

大叔把癱瘓老婆送進養老院,老婆哭求他,大叔卻說:這是你應得的

02

73歲的張叔,在這裡我們且叫他老張吧!他和妻子曹大媽是一對企業退休夫妻,曹大媽比張叔大3歲,如今已經76歲了。就在三個月前,因地上有水走路不小心滑了一跤,腰部受損,腿部骨折。好在老張趕忙叫來了120急救,還沒有造成更嚴重的狀況發生。但是經過手術之後,曹大媽即使要坐也不能坐的太久,更不能下地行走,只有雙手還是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思想去行動的。所以曹大媽未來的生活,都是需要人照顧的。

可是就因為曹大媽這樣的身體狀況,陪伴50多年的丈夫老張卻堅決不照顧,而且要把曹大媽直接送進養老院。我們能夠看到曹大媽在哀求他,忍不住也會罵,也在哭著乞求,但是老張對這一切毫無表情,也沒有同情心。所有人認為,老張簡直不可理喻,老來伴,老來伴,當陪伴自己半生的妻子不能自理的情況下,他卻選擇放棄照顧。

就在這時候,老張說:「任何事情我做的問心無愧,一切都是因為你自找的。」當群眾開始問起相關原因的時候,老張開始描述他和曹大媽這大半生的日常生活和婚姻生活。

大叔把癱瘓老婆送進養老院,老婆哭求他,大叔卻說:這是你應得的

03

自述人:73歲的張大叔

我和妻子結婚已經50多年了,本應該可以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兩個人看日出日落,彼此陪伴,互相理解。可是這樣的晚年場景對我來說是奢侈。因為她在我面前和生活中從來都不給我尊嚴,也不照顧我的感受。

我們兩個婚姻是交換而來的,也就是所謂的換親。當初我的家庭非常窮,窮到每天沒飯吃,所以周圍附近沒有人願意嫁給我。而我老婆她弟弟忠厚老實,更是見了女娃就會臉紅心跳,說不出一句話,所以找結婚對象也處於非常痛苦和尷尬的,最終我們的父母都犧牲女兒的幸福成全了兩個男人的婚姻,所以我的老婆為了她弟弟能娶到我妹妹,只能委曲求全的嫁給貧窮的我,至少我的妻子從結婚以後都認為是我高攀了她,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其實從我內心上講,我非常感恩她能和我在一起。我也知道她接受過一定的文化教育,她身材好,皮膚好,外貌好,所以嫁給我真的有些委屈了她。但是我也發自內心想彌補她,把我這一生的奮鬥都捧在她面前,讓她幸福快樂,做全世界上最開心的女人。可是無論我怎麼做,都無法討她開心,她家裡家外從來都不給我一點面子。

由於工作調動,我和妻子都是在同一個企業上班,雖然我是一個小小的領導,妻子只是一名普通的職工。但是我在她面前從來都是討好型的,我也希望她能在公司里給我一點尊嚴,可是有時候只要她不高興了,就會當著所有員工的面劈頭蓋臉的罵我一頓,導致我有時候給下屬布置工作都有些畏首畏尾的,公司的很多人都說我是妻管嚴。

遇到我和女同事在一起探討工作的時候,她甚至還會罵我的女同事,說我的女同事勾引我,靠近我,故意接近我。這一切都讓我非常難做,而且企業里的女同事沒有一個人敢靠近我,因為她們害怕我老婆,害怕誤會。所以即使有什麼事兒,都是通過我老婆的口來向我傳達,所以我覺得我和她在一起工作特別累,心累。每天小心翼翼,不敢有一點點她不喜歡的行為出現。

大叔把癱瘓老婆送進養老院,老婆哭求他,大叔卻說:這是你應得的

04

然而關於工作中的一些干涉和無理,只是一些小的作為而已。我的老婆是個愛美愛講究的女人,所以在家中她從來都不做家務,但又要求家中必須一塵不染,她每天更換下的衣服我必須要幫她清洗乾淨,如果清洗不當,她也會對我大聲謾罵。

最讓我無法容忍的就是:她只負責生娃,負責帶娃。所以我家孩子出生以後是由我一手帶大的,她就像育娃導師一樣整天,以命令的口吻讓我如何保證孩子的營養豐富,保證孩子的衛生乾淨,提高孩子的睡眠質量。所以即使到晚上,她嫌孩子吵,從來都不會陪孩子一起睡。而我一直是陪伴孩子身邊的那個爸爸。有時候孩子哭著要和她睡一個晚上,她都認為會影響她的睡眠質量,影響的她的皮膚保養。我覺得一個女人能對孩子都這樣,可見她的心有多恨,有多自私。

幹家務,做飯,洗衣,照顧孩子,都是由我做的。可是一旦飯菜不合口,她也會對我一頓訓斥,無論我在家中有多忙,工作有多忙,她從來都不會幫我搭把手,認為這一切都是我理所應當做的。甚至在一次吵架的過程中,她竟然說:「既然要娶漂亮的女人,想高攀我,就拿出你的態度。」

可這一切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也為了我的兩個孩子能夠有良好的家庭環境和氛圍,我不想讓這個家整天烏煙瘴氣的,我更不想讓孩子們生活在膽戰心驚的家庭氛圍。我接受她給我的一切安排,可即使這樣,她還是意見非常多,對我的埋怨和謾罵也是很多。

大叔把癱瘓老婆送進養老院,老婆哭求他,大叔卻說:這是你應得的

05

我的兒女們長大以後,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家庭,也都在其他城市生活。所以只剩我和老婆兩個人,從此,這個家有更多的矛盾。有時候想著自己惹了這麼多年,就順從她吧。可是她的一些作為確實讓我不敢苟同,對於年邁的父母,她並沒有承擔一點孝順責任和義務。

可是即使我把我的父母帶到我的家,我自己親自給他們養老。我老婆對我父母說話從來都沒有禮貌二字,有時候遇到父母年齡太大不能自理的時候,難免大小便會失禁。只要老婆聞到家中有異味,她不僅是對我的一頓謾罵,對我的父母更是說一些難聽的話語。雖然我的父母老了,可是每當遇到這些情況,他們非常傷心,有時候也會流淚。最終,我的父母還是堅持要去養老院,一是他們不想讓我太辛苦,而是他們在我這個家中呆的非常不開心,整天小心翼翼,卻也得不到老婆給他們一個笑臉。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