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4年的妻子帶孕回家,丈夫「不要了」,婚姻中女人太自信不好

失蹤4年的妻子帶孕回家,丈夫「不要了」,婚姻中女人太自信不好

一個女人在婚姻中究竟想要什麼,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就算史蒂芬·霍金也沒搞明白,曾直言:「女人!女人才是真正的未解之謎。」

鄧菲和許永結婚不到半年,鄧菲就以送貨為由離開了家,獨自前往千里之外的城市,可是她這一走就是四年,毫無音訊。

許永也曾和姐姐去岳母家找過,始終是沒有妻子的消息。

其實,鄧菲曾經主動打電話找許永借了8000塊錢做路費,而這就成了夫妻之間,4年期間唯一一次的聯繫。

自己的新媳婦無緣無故走掉了,這對家住在農村的許永來說是備受煎熬的,周圍的鄰居和親戚朋友都在背後議論他的事情。

他為此借酒消愁,手臂上滿是自己用菸頭燙傷的疤痕,4年多他一直獨守空房,守著家希望妻子能回心轉意。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四年後的情人節,等到了妻子的消息,可是萬萬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妻子問他願不願意接受肚子裡四個月大的孩子。

許永感覺到上天似乎跟自己開了一個玩笑,心心念念的妻子回來居然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驚喜」。

他想著妻子能回來就好,孩子的事情再好好的商量,可是等到見到妻子,看著妻子趾高氣揚的樣子,他內心是憋氣的。

在姐姐和父親的挑撥下,他再也說不出讓妻子回家,他帶孩子的話,倘若他答應了妻子,自己將永遠在親朋好友面前抬不起頭。

鄧菲見到許永時,沒有傷心悔過之意,對孩子的來歷輕描淡寫,就像很正常的樣子。

「當時自己跑去外省,想讓丈夫去接她,丈夫不願意去,所以對他很失望,再到後來就留在那裡。有一次因心情不好,就喝了點酒出了些事情,懷了別人的寶寶。」

鄧菲講述時,邊吃甘蔗邊訴說,就像說一件其他人的八卦一般,絲毫沒有羞愧的意思,也沒有覺得這件事有多難講出口。

「我是求他原諒的,我希望他能接受我,同時接受這個孩子」鄧菲從未顧及過丈夫的心情,就是一味想讓丈夫接受這個來歷不明的孩子。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周圍很多人都有孩子了,像我堂姐的孩子,都已經兩歲多了,堂姐是跟我同一年結婚的。周圍也有很多人問我孩子有多大了,我當時很心酸。自己有孩子了,即使是一個錯誤我也要把他承擔下去。」

鄧菲哭著講述了自己想要孩子的目的,她想做母親,她卻沒有顧及到夫家人願不願意接受這個孩子。

當她準備產檢時,想讓許永替他墊付產檢費時,許永考慮了半天,最終拒絕了。

許父說出自己的想法,「不要再糾纏不清,離婚,賠償自己家20萬」

許永也願意聽從父親的安排。

鄧菲寒心了,哭著說要離婚,哪怕是離婚也要留住這個孩子,哪怕是自己養著他。

「他的意志不堅定,只要有人在他身邊,他就變卦,以前他說要好好對我的……」

女人流下了淚水,不知道是悔恨還是心寒和不甘。

許永想如果是妻子自己一人回來,他還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是讓他當孩子的父親,他猶豫了,他內心是十分不情願的。

即使他自己能接受這個孩子,家裡人肯定接受不了。

「我也曾跪在床上求你原諒,跟你道歉,你就不能接受我嗎?」鄧菲還是希望丈夫能夠原諒自己,但她又擔心,丈夫以後對孩子不好,內心很糾結。

兩家人的爭吵打斷了兩個人的談話,兩個人的婚姻因家人的爭吵結束了。最終,許永沒有要得20萬元,因為鄧菲根本就支付不起那多的錢,只是把她們結婚時欠的債,都歸給了鄧菲。

兩個人從此一刀兩斷,互不來往。

婚姻中的男女,千萬別認為對方可以無限地容忍你,尤其是男人,他們強大的占有欲,不會允許自己的女人「紅杏出牆」。

女人可以在他面前肆無忌憚的撒嬌打諢,可以在他面前無理取鬧,但是絕對不可以做出有辱尊嚴的事情。

女人可以包容男人犯錯誤,別指望男人能容忍女人的犯錯誤。

既然知道自己錯了,就要及時止損,千萬別把錯誤強加給一個男人的頭上,讓他一輩子抬不起頭。

鄧菲從來都不顧及夫家人的面子,認為丈夫四年沒有再找妻子,一定是再娶不起妻子,很自信地認為,丈夫能為自己養孩子。

這想法很愚蠢,在娶不起親的男人,也不會容忍自己的妻子給自己戴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女人在婚姻中真的不要太自信,不要認為自己會打好婚姻的算盤,一旦失算,你將一無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