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如果可以,誰都希望自己的感情之路沒有波折,早一點遇見註定餘生的伴侶,然後細數回憶,白首不離。然而有些人總要幾經坎坷,自以為是對方的白月光,其實只是他騎驢找馬的權衡,篤定對方是良緣,卻成為他攀龍附鳳的經驗值。

所以在愛情這場角逐中,當我們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就要理智果斷地作出選擇,對於聰明的姑娘來說,既懂得及時行樂,又能夠及時止損。

畢竟,坐享其成和別有用心的愛情不長久,就像網友「湯圓」就被鳳凰男算計了一把,好在及時發現,用她的話說:就當是渡劫了,來看看他們的故事。

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我是90後的小尾巴,生在一個十八線城市的普通家庭,父母有各自的營生,年收入合起來差不多五六十萬,自保和養家不成問題,在當地有一定人脈和資源。

正因為如此,在結束摸魚的大學生涯後,就回了老家,接受家人安排的工作,早八晚五有雙休,按時打卡沒加班,雖然清閒,但掙得也不多。

男朋友家是外地的,在我們這讀的研究生,之後又從事相關工作,收入馬馬虎虎,但據說前途一片光明。我們是在舅舅朋友的介紹下,相親認識的。

他比我大三歲,父母長年在鄉下務農,有個和我同歲的妹妹,雖然成家了,但整天好吃懶做,不上班,玩心還很重,夫妻倆總是因為錢鬧得不安生,而男友把這一切歸功為:妹夫不給力,沒擔起養家的責任,妹妹跟了他算是廢了。

出於對愛情的謹慎和負責,剛認識他的時候,沒投入太多感情,覺得可以先從朋友做起,所以並沒有經常見面,更多是在手機上交流。

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大概聊了半個月,期間吃了兩頓飯,算是小有進展,於是我把自己的經歷和習慣都說在了明面上,能接受,就好好相處,若不能,就當交個朋友,省得以後為一些有的沒有的吵個不停,之所以這樣,也是方便對方了解我整個人。當然,我們接受了彼此,不然不會有後面的故事。

在後續的交往中,男友很疼我,每天陪我聊到睜不開眼。家人覺得有熟人這層關係應該有譜,於是在端午的時候,約他來家裡吃飯,出於禮貌和尊重,我問他,「叔叔阿姨知道你來我家嗎?要不要請他們一起過來吃頓便飯?」

他擺擺手,「用不著,他們趕過來得十多個小時,為了吃頓飯不值當,再說了,我的事我能做主。」

在我的認知里,鳳凰男這三個字可謂是婚戀中的禁忌,用作貶義的時候居多,他卻經常以鳳凰男標榜自己,尤其是在酒後。

那天他就喝多了,父母就留他在客房休息,我把他安頓好後,他一把拽住我,「為了你,我這條鳳凰可是拼了半條命,這次的事不行說出去,不然太沒面子了。

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隨後母親進來看他的情況,他又一把拉著母親,「你閨女真的不錯,聰明又賢惠,你們平時對她好一點,將來我替她回報。」

我在一旁被他的醉話感動得一塌糊塗,覺得他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

父母起初怕我看不上他,因為他個頭不高,而且厚厚的鏡片瞅著整個人都不靈光,所以一直勸我別太在意相貌,對我好,有責任心就行。

正是家人的助力,以至於男友饞酒了就會來我家蹭飯,那段時間我們打得火熱,加上父母一向喜歡有文化,知道上進的年輕人,鑒於男友的家庭情況,母親主動提出:如果打算結婚,男方出多少彩禮,我們嫁妝翻倍,到時候再湊點錢,給我們全款買一套婚房。

對於人情世故,男友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總是自視清高,優越感特強,既認為自己能行,又一個勁地說自己的家境如何不好。

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沒有不在乎房子的姑娘,我也一樣,所以可花可不花的錢我都存了起來,打算在市中心買房。男友知道我的心思,表示願意把他的積蓄交給我,聽著感動,但我從沒見過他的錢,而且每次在外面的開銷幾乎都是我承擔,就連在外面過夜也不例外。

只有在七夕的時候,收到過他一個紅包,五塊二,還附上了自認為的帥照做紅包封面。

還有一次,家裡來了親戚,有一道炸茄盒是男友愛吃的,因為食材準備得充足,於是我請母親多做一些,等家裡散局了,我又讓父親開車帶我給他送去。

在樓下,他接過了打包好的菜,沒說幾句話就轉身回去了,父親有所指地問了一句,「他沒請你上樓坐坐?」因為那陣子男友的母親來看他,就住在他的出租房,我頓時領會了父親的意思。

男友的小聰明還不止這些,他總說要帶我回老家見家長,卻一直拖拖拉拉,有段時間,他以競選項目負責人,太忙為由,不愛回消息,又很少露面,偶爾聊幾句還是飄得不行。

我隱約覺得不對勁,故意詐他,「吃著碗裡瞅著鍋里,有意思嗎?你把我當什麼了?」

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錯愕之下,他說了實話,原來是他母親從中作梗,大概有這三方面原因:首先,不滿意我的收入,將來會拖他的後腿,萬一父母和妹妹有了困難,壓力都在他一個人身上;其二,不滿意我的家庭條件,認為以他兒子的水平,找個比我好的還能少奮鬥幾年;其三,據他說,有人給他介紹更好的姑娘,這家的千金,那家的閨秀,所以拉高了母親對他的擇偶標準。

我故作崇拜地問這位自封的鳳凰男,「那人家看上你了嗎?」

他悻悻地脫口而出,「沒看上。」

隨後,他意識到自己失言,就想把話拉回來,「我媽還是很通情達理的,不是要我找一個多好的家庭,但起碼要配得上我,知道心疼人的姑娘。」

聽完後我釋懷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但我討厭的是他的不真誠,和那種讓我不停猜忌的煎熬,又一次次否定我的痛苦。

話說到這份上,已然沒了交往下去的可能,我提分手,他說騎驢找馬不過是權宜之計,讓我別和他計較,我不認可,他翻臉,「騎驢找馬怎麼了,你啥樣心裡還沒數嗎?除了我,不會有人這麼寵你。」

我不伺候了,既然我不是他的馬,他又觸碰我的底線,互相遺忘才是兩個人該有的結局。

女子掏心掏肺,鳳凰男卻倒打一耙:我媽說了,有三點不滿意

孔雀心語:

在不算髮達的家鄉,收入微薄的原生家庭中過著貧寒的生活,經過自己的奮鬥,一招翻盤,在大城市站穩腳跟,從之前的貧困生轉變為優等生,這才是鳳凰男。

作為被值得「警惕」的結婚對象,鳳凰男更鐘情城裡的姑娘,對於和自己境遇差不多的是不喜歡的,特別是有家庭條件好的。因為他們屬於先苦後甜,勤奮之餘又兼顧孝順,所以溫順聽話的姑娘,更對鳳凰男的胃口。

他們希望找到「配得上」自己的姑娘,但受性格的影響,過於看重自家父母和兄弟姐妹,甚至七大姑八大姨,既要里子又要面子,反而不在乎伴侶的感受,更不懂遷就,這樣的鳳凰男還是要敬而遠之。

相反,能從自身上找到缺點,並加以改正,顧家又尊重伴侶,孝順又不偏不倚,這才是鳳凰男的楷模,值得考慮託付,你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