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婆家人痛打,懷恨在心20多年,丈夫憋屈欲「凈身出戶」

妻子被婆家人痛打,懷恨在心20多年,丈夫憋屈欲「凈身出戶」

娶妻娶賢,男子娶一位賢惠善良的妻子,婚姻會很幸福。

因為賢惠的妻子不僅把小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條,對待大家庭關係處理也會恰當得體,給丈夫和整個家庭帶來了福氣。

如果男人娶一個小心眼的媳婦,為了一些事情錙銖必較,久久不能釋懷的女人,那麼,他在婚姻里是最受委屈的,而這委屈也是自己帶來的,怨不得別人。

妻子被婆家人痛打,懷恨在心20多年,丈夫憋屈欲「凈身出戶」

妻子被大伯哥打了一頓,結下樑子

結婚20多年的薛先生,突然向妻子提出了離婚,他寧願把自己大部分財產都留給兒女和妻子,也要堅定地離婚。

原因很簡單,他受夠了妻子的語言暴力「你不回來,我把飯倒給狗吃了」。

受夠了妻子不理解他與哥哥之間的親情。

對於哥哥的愧疚和20多年對大家庭的虧欠,讓他下定決心,不再與妻子攜手共進。

20多年前,他在哥哥的操持下與妻子劉女士結婚,當時的彩禮還是哥哥四處籌借的。

那時,因為母親去世較早,隨後大姐也去世,二姐病重,父親根本不管不問,大哥為了幫助二姐看病四處借錢,那時才是八幾年借了幾千塊錢,最後也是大哥一人還完。

對於自己大哥更是傾盡所有為自己置辦結婚的房子和彩禮。

因此,薛先生十分在意大哥,跟大哥的感情比較親厚。

可就在媳婦進門之後,一切就發生了改變,讓他不得已離家20多年,一直未歸,直到父親去世才回家一次。

婚後,嫂子和媳婦相處得並不愉快,因為給收割機加油的問題,兩家人心生嫌隙,大嫂子辱罵妻子,甚至罵了剛出生不久的女兒,罵的話很難聽。

因此,妻子劉女士氣不過上去給大嫂子一巴掌(嫂子又矮又瘦,我個子高),大哥看到自己的媳婦挨打,心疼不已,立馬加入爭吵中,打了妻子。

當時薛先生就在當場,他並沒有上前去勸架,也沒有偏袒一方,幫任何人說話,而是當了一個旁觀者。

這件事在劉女士的心裡種下了心結,跟原本親厚的大哥生了嫌隙。

妻子被婆家人痛打,懷恨在心20多年,丈夫憋屈欲「凈身出戶」

妻子再次被打,決定背井離鄉

原本以為這件事就過去了。

後來因為父親交公糧的事情,劉女士內心不平衡,認為這公糧不應該自己交,應該找老大。

於是,她跑到大哥家裡砸了他們家的鍋,雙方又開始爭吵起來,說了很多惡語,劉女士當場被大哥一家四口打得鼻青臉腫,渾身痛。

這一次,薛先生的處理方式還是選擇了逃避,沒有積極的去溝通解決這件事,而是帶著妻兒逃離了家鄉。

跟自己的大哥「斷聯」這是他認為解決矛盾的最好方式,俗話稱:「眼不見心不煩」。

帶著妻兒一走就是20多年,這期間再也沒有回過老家,再也沒有看過父親一眼。

不是他不想回,而是怕回去,因為妻子認為丈夫回去不是看他父親而是他哥哥。

因此,妻子阻止不讓他回老家,理由是回去看父親,還要跟大哥見面,她一想到這就頭痛,心中的恨意再次衝上心頭。

劉女士內心怨恨大哥,一直恨,一直恨,一直釋懷不了大哥打自己的樣子,半夜都會做噩夢,所以她不願意讓老公回去。

這麼多年,薛先生的父親一直由大哥悉心照顧。

妻子被婆家人痛打,懷恨在心20多年,丈夫憋屈欲「凈身出戶」

3000元的看病錢被妻子認定為「敲詐」

有一次父親生病,薛先生偷偷的給大哥轉過3000塊錢,想儘儘孝道,卻被自己的妻子說成大哥是在敲詐她。

用公公生病的藉口敲詐她3000塊錢,因為她在別處打聽到,公公生病只是在小診所打了兩天的吊針,根本沒有住院。

沒有住院打3000元就是敲詐自己,倘若住院她願意給公公花3萬塊錢,然而,只是在小診所看了兩天病,就想要3000元,不是敲詐是什麼。

薛先生內心在委屈,淚水在眼睛裡打轉,那是自己的父親,平時回不了家,過年時自己沒錢也給父親買不了營養品,想盡孝道真的很難。

於是就想著打錢彌補一下內心的愧疚,卻被妻子說得那麼不堪,他心慢慢地涼了,更何況大哥一直照顧年邁的父親,多給點錢又怎麼了。

劉女士總是對大伯哥耿耿於懷,連帶老人的贍養義務都免了,未免格局有點小了。

贍養老人是子女的義務,無論何時都要記住自己的贍養義務,贍養不一定只是金錢上的給予,還有精神上的問候。

經常回家陪陪老人,跟老人說說話,也是盡孝道。

薛先生對於劉女士的行為還是忍了,為了孩子,為了家庭,他內心憋屈極力,根本就沒有方式發泄。

而妻子的得寸進尺,讓他最終下定決心,跟妻子一刀兩斷,無論如何都要離婚。

妻子被婆家人痛打,懷恨在心20多年,丈夫憋屈欲「凈身出戶」

20年的恨意不減,寧願離婚

大哥生病了,大嫂也常年吃藥,看著辛苦操勞的大哥他內心是過意不去的,總想著幫助一下大哥。

正好大哥向自己開口借錢,這也是十幾年後的第一次開口借錢,薛先生內心是高興的。認為終於可以幫助大哥了。

可是在徵得妻子同意時,妻子毫無意外地再次拒絕了,薛先生這次沒有放棄,看著靠莊稼地過活的大哥,他偷偷的借給了大哥8000元。

然而,事情總有敗露的是時候,這借錢的事情被妻子知道了,結果妻子逼著他要拿回這筆錢。

他實在沒有法子了,怕老婆爭吵不休,最後拿回了這8000塊錢,大哥明顯的拒絕他的好意,以後再也不會向弟弟伸手借錢。

就這樣,薛先生內心很憋屈,他認為自己的妻子太自私霸道,自己只是渴望那一份親情。

想當初岳母生病他偷偷給岳母拿出3萬元,也沒有見妻子事後找自己的麻煩。

妻子以「那是爭面子」含糊過去,認為那是女婿應該做的,但對於婆家她絲毫問心無愧。

薛先生是渴望親情的,然而,每當快要接近時,總是被「小心眼」的妻子給打斷。

劉女士不服氣稱「他有兒有女的大兒子是研究生,二兒子一個月七八千,為什麼找你借錢?」

「對於你家人,並不覺得虧欠,你父親去世時,喪事費用大部分都是我出的。」劉女士認為,只要在最後盡一下孝道,那就是盡孝了。

可惜,她不是他的丈夫,公公也不是她的父親,對丈夫家人冷漠的人,怎麼會指望她有愛心呢?

薛先生一句句地說著對哥哥的愧疚,虧欠哥哥的太多了,父親直到去世自己幾乎沒有盡到孝心,現在哥哥嫂嫂疾病纏身,他只想拋棄妻子兒子,彌補對哥嫂的虧欠。

劉女士聽到這憤憤地說「一提到他哥我就傷透了心,我可沒感覺到他(大哥)對我一絲好,如果有一絲好,我也不會這麼絕情,我理解個屁,我沒見過一絲好……」

她只願和大伯哥老死不往來。

妻子被婆家人痛打,懷恨在心20多年,丈夫憋屈欲「凈身出戶」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