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一手養大弟弟,生病救急向弟弟借3萬,弟弟卻讓寫欠條,回家打開欠條後哭了:錯怪你了

我們都有一顆炙熱的心,溫暖著這片大地,敲打著鍵盤,用每一個符號表達著我的情感。

姐姐一手養大弟弟,生病救急向弟弟借3萬,弟弟卻讓寫欠條,回家打開欠條後哭了:錯怪你了

01

博雅和博文姐弟倆出生在大山裡貧窮的農村家庭。母親劉蘭在生下博雅的時候由於坐月子受涼,身體一直不太好。劉蘭生下博雅不久就下地幹活了,丈夫一個人也忙不過來。可是在農村婆婆這邊還是希望媳婦劉蘭能夠給家裡再生一個男孩。然後就一直在給劉蘭治療,熬藥調理身體。在博雅10歲的時候,又懷上了博文。

姐姐一手養大弟弟,生病救急向弟弟借3萬,弟弟卻讓寫欠條,回家打開欠條後哭了:錯怪你了

這時候只能爺爺奶奶幫著帶孩子了,兩個人也都老了。在農村勞累過度,身體常年疾病,不幾年也去世了。剩下了父親陳凱一個人辛苦的帶兩個孩子,兩個孩子都要上學,都得花錢。博雅還考上了市重點高中,學費很貴。博雅多次和父親說不去上學了,想出去打工為家裡掙點錢。可是父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上學將來成為有知識的人,出人頭地。

姐弟倆的學費是最總要的,父親省吃儉用的,身體素質越來越差。每天干好幾份工作,沒日沒夜的勞作。一天眼看著要下雨,還是出去上山幹活,暴雨越下越大,發生了山洪,陳凱就這樣一去就永遠的沒回來。這個家就剩下了兩個孤苦伶仃的孩子了。

姐姐一手養大弟弟,生病救急向弟弟借3萬,弟弟卻讓寫欠條,回家打開欠條後哭了:錯怪你了

02

這麼幾年博雅和博文失去了所有的親人,只剩下姐弟倆相依為命。姐姐抱著弟弟痛哭,階級很懂事的,不能倒下了,還有一個弟弟需要照顧呢。博雅和博文都輟學了,姐姐帶著弟弟走上了流浪的生活。姐姐找到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老闆也很同情這姐弟兩個。給他們分了一個小的房間,還不收費用。博雅一步步的把弟弟供出書來,博文上大學的時候姐姐都30多歲了。弟弟知道姐姐不容易,想著畢業工作了,一定好好照顧姐姐。博文畢業開始工作找物件,到了弟弟婚後,博雅總算是鬆口氣了。

博雅是好孩子,同村的阿媽幫忙介紹認識了物件,後兩個人在一起了。兩個人的日子過還挺好的。可是老公幹活意外傷到了小腿不能走路,大夫說需要動手術。但是這手術費得10多萬。雖然日子平平淡淡,可是去哪裡湊10多萬的醫療費。博雅東奔西借,湊了7萬多,實在借不到了。本來不想打擾弟弟,後來想想還是向弟弟借點去吧。

姐姐一手養大弟弟,生病救急向弟弟借3萬,弟弟卻讓寫欠條,回家打開欠條後哭了:錯怪你了

03

博雅一直把弟弟當成自己孩子一樣的照顧,現在弟弟成家了,一般沒啥事就不過來了。可是來了肯定就有事的呀,弟媳婦看著姐姐一臉的不高的表情。弟弟知道姐姐有事,就說:「姐啥事呢」。姐姐把姐夫意外的事情經過都告訴了弟弟,弟弟看著姐姐心裡也是心疼。博文立刻同意了,可是這弟媳旁邊斜楞這弟弟說:「兩萬多不是小數,雖然姐你辛苦大半輩子照顧博文,我們也不能忘恩負義,這次得打欠條」。博文聽了不開心了。畢竟媳婦懷孕,也就隨著媳婦說「姐要不你就簡單寫一個吧,反正也沒啥用」。博雅看看弟媳看看弟弟,心裡有憋屈,可是現在需要錢的,寫完欠條弟弟給姐姐把錢包起來,姐姐沒說一句話,拿著錢走了。

回到家打開一看,數數了一下,弟弟給拿了3萬多。裡邊還夾著一張紙條,打開一看傻眼了。

「姐,對不起,今天我也沒想讓你寫什麼欠條,可是最近和小美去做孕檢大夫說,不能讓她生氣,對現在的胎兒不好,所以我就依著她走個形式了。這兩萬多拿去先治病,剩下的1萬你自己照顧好家裡的生活。這些錢不用還我,不夠了我再給你送過去。是你一直照顧我才能有今天的,還耽誤了你的終身大事,現在姐姐遇到困難,我一定不能丟下姐姐不管的」。

博雅看著弟弟寫的紙條捂著嘴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