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偏心疼小兒子,又找大兒子要錢並指責兒媳?不借我媳婦最大

萬家燈火,總有一盞燈為你而亮,有家總有歸處。

蘇正剛吃完晚飯就陪著5歲的女兒玩遊戲,媳婦馬小小收拾好碗筷也坐了下來。電話就在這時響起。

「正剛,我馬上就到你家了,你準備10萬塊錢!」

「媽——」蘇正剛要說什麼,電話已經掛了。

「怎麼了?」

「媽的電話說是馬上就到了,你先讓小妮去房間吧,好像是有什麼事情!」

馬小小聽蘇正剛這麼一說就有些不好的預感,因為每一次婆婆來總是會生氣,所以馬小小則是讓小妮去房間看動畫片了。

這時婆婆沈青帶著蘇正軍則是來了,進屋直接坐下,臉色似乎不太好看,連兒媳都不看一眼。

「正剛,剛才和你說的,讓你準備的10萬好了嗎,我們拿上就走?」

「什麼?上次借的5萬和大上次的10萬還沒還?」

馬小小直接將話接了過來,她有些生氣。而且她看著蘇正剛,她什麼都不知道,但是這錢她不想借。

「正剛是我大兒子,正軍是我小兒子,哥哥幫弟弟不是很正常嘛?再說了,我在和我兒子說話,哪裡有你說話的份?我兒子的錢還輪不到你做主!」

「你兒子的錢,就是我的錢!」

「笑話了,正剛你也不好好管教一下,有這樣當兒媳的嗎?動不動的就頂撞婆婆。你弟弟要換房子,你先拿10萬吧!」

沈青說著就對自己的兒子說話,對著兒媳則是一個大白眼。

「不借,要想借,把之前的錢先還回來!」

馬小小很生氣,她這一次不打算給婆婆和小叔子面子了,可是蘇正剛卻有些猶豫「小小,那是媽,你怎麼這麼說話呢?」

「蘇正剛,你要是想要借這個錢嗎」

蘇正剛還沒說話,婆婆沈青則是大吼一聲。

「我兒子的錢,我兒子說的算,怎麼你不願意啊,不願意你可以不聽!」沈青說完還露出了一絲瞧不起兒媳的笑容。

馬小小看著蘇正剛以及婆婆和小叔的樣子更生氣了,進屋抱起女兒就走。

「那就離婚吧,你們一家人好好過!」

婆婆偏心疼小兒子,又找大兒子要錢並指責兒媳?不借我媳婦最大

蘇正剛看著媳婦和孩子走了,嘆了口氣坐在了沙發上,而此時的沈青則是拉著蘇正軍也坐了下來。

「媽,剛才小小和孩子都在,我也不好意思說,現在我們好好說說吧!」

蘇正剛很心平氣和,看著自己的母親和弟弟,清清楚楚將這兩年的事情捋了一遍。

蘇正剛和馬小小結婚已經6年了,孩子都5歲了,他們結婚的時候沈青將這一套60平的房子給了他們做婚房,而留下了120平的給了蘇正軍。

馬小小也沒有說什麼,三年前,蘇正軍要結婚,房子要裝修,沈青則是讓蘇正剛拿了15萬,說是借,但是並沒有還。

兩年前,蘇正軍要換車,沈青又來找大兒子,說是借8萬,到時候一起還。

蘇正剛當時也不想借,他們也沒有多少錢,可是架不住沈青的各種炮轟。

後來蘇正剛也和沈青說過,希望把錢還回來,但是每一次都是沈青的各種謾罵。而馬小小也對蘇正剛說過,一分錢都不能再借給他們了,如果再借他們就離婚。

其實蘇正剛和馬小小的工資也就一般,當時兩個人想要存錢換一個大一點的房子,但是這個錢總是被沈青以各種理由借走,給自己的小兒子蘇正軍用。

而這一次,要借10萬則是用來給蘇正軍換房子。

「正剛,這都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再說了你們親兄弟算那麼清幹嘛啊,正軍有錢就給你了,再說媽在正軍家,你就當給了媽養老的錢了!」

「親兄弟也要明算帳不是嗎?」

蘇正剛的聲音大了一些,這倒是讓沈青有一絲的差異,他這個大兒子平時最聽話的。

婆婆偏心疼小兒子,又找大兒子要錢並指責兒媳?不借我媳婦最大

「天啊,馬小小這是對我兒子做了什麼,我兒子是最善良的,而且從不頂撞我的!」沈青一邊說一邊哭,覺得自己的兒子被帶壞了。

「媽,你別哭了,這錢我不會借的,就像小小說的,除非你們把之前的錢還回來。我們是善良,那也是因為你是我媽,正軍是我弟,但是親兄弟明算帳,有借有還。可是你們那哪裡借,就當成了自己的,從不還!我就是再有錢,也抵擋不住你們這麼借啊!」

「正剛,馬小小和你說什麼了,我就知道她不是個好東西,在挑唆我們之間感情,我是你媽你弟,你怎麼就被她帶壞了!」

沈青又開始哭,甚至還想找個東西來自殘。

「好了,別演了,小小什麼都沒說,但是我們家的錢,都是小小說的算,她說不借,就不借,這個家她最有權說話,所以你們把以前的錢還給我,三天後我就去拿,現在請你們走出我的家!」

「你——」

沈青還要說什麼,但是蘇正剛已經起身將自己的母親推了出去,當然了不忘記給自己的弟弟說了一句。

「正軍,你也老大不小了,你也是男人,自己掙比什麼都實在,我們是兄弟,但是我沒義務總給你錢!」

蘇正剛說完也不管自己媽沈青的哭鬧,而是趕緊去追自己的老婆馬小小和孩子,好在她們還沒走得太遠。

「小小,等等我,我沒有借,不信你聽!」

蘇正剛說著就將剛的錄音給了馬小小聽,馬小小漸漸地有了笑容,「你說的,三天後你要去拿錢的,還有咱們家誰說的算?」

「當然是你了,以前是,以後也是!」一家人開心地回家了。

婆婆偏心疼小兒子,又找大兒子要錢並指責兒媳?不借我媳婦最大

其實,親兄弟明算帳是對的,而父母的存在就是要家庭和睦,甚至可以起到子女們關係融洽的橋,可是沈青卻不能一碗水端平,總是讓大兒子付出,護著小兒子。當然了,親情面前能幫定然要幫一把,可是有借有還、禮尚往來才是正理。

如果不能做到,親兒子也好,親兄弟也罷,誰都不能忍,而蘇正剛做得對,借可以但是一直不還,就不再借,而且他們的家是他和媳婦的家,媳婦說的自然算話,尊重與疼愛自己的老婆很贊。

希望所有的父母都能明事理,而不是去指責、偏袒任何孩子,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思想和主張,他們分得清好與壞,而不是去指責兒媳的挑唆,明明是她在挑唆,甚至看不上兒媳,所以老人請善良,對的起自己的備份,對的起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