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和小叔子霸占婚房主臥,新娘不吵不鬧,新郎:孫子你倆生吧

從古至今,婚姻就不是單純的只關於夫妻兩人的事兒,婆家人也好,娘家人也好,他們的言行舉止,都很容易給婚姻帶來影響。然而很多時候,並不是所有的家人都會為自己的親人著想的。

而有很多的婚姻破碎,也正是因為親人的插手,這裡面很多的,就是因為婆婆的不講理。我們也知道,世界上偏心的父母有很多,然而偏心到不顧孩子的婚姻,只想著自身的利益,這種家長就不多見了。然而少並不代表沒有,而這種父母也是真的會把孩子害慘。

所以不管是作為父母也好,還是作為夫妻本人也好,都一定要明白自己代表的角色,要負的責任。當父母成為婚姻里的一道坎兒時,就應該作為妻子或丈夫的自己去解決,去維護自己的婚姻。

網友徐商的母親就十分的偏心,平時總讓徐商幫襯弟弟就算了,在徐商結婚的重要關頭,她竟然也不忘為小兒子謀求利益,本以為徐商逆來順受,只要拿捏住兒媳就好,卻沒想到徐商直接打了她的臉。讓我們來看看他的故事。

婆婆和小叔子霸占婚房主臥,新娘不吵不鬧,新郎:孫子你倆生吧

婚前婆婆的要求

徐商和趙文是在大學認識的,當初也是徐商追求的趙文,在長時間的相處後,趙文覺得徐商性格很好,對自己也好,所以也就答應和徐商在一起。

徐商很珍惜這段感情,對趙文確實很好,在一起後也是儘可能地順著趙文,好在趙文也不是一個刁蠻任性的女孩兒,所以兩個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一直到大學畢業,兩個人也沒有考慮別的事情,直接打算結婚。

趙文的家境很不錯,但趙文的父母卻不是一個在乎門第的人,見了徐商幾次後,覺得徐商是個有擔當,可以好好照顧自己女兒的人,所以他們也就乾脆的同意了這門婚事。知道徐商家家境普通,而且還有一個弟弟,所以趙文的父母也直接表明不需要徐商家買婚房,而是打算把他們名下的一套房子過戶給趙文。

徐商也很感激,當著趙文父母的面兒保證會對趙文一輩子好,趙文一家也表示相信他。只是到了徐商父母這邊,兩人的婚事卻遭遇了一點兒困難,因為趙文的未來婆婆有些貪心。

婆婆和小叔子霸占婚房主臥,新娘不吵不鬧,新郎:孫子你倆生吧

剛開始知道趙文的家境時,徐商的母親表示自己不同意,而且她也說得很直白,就是他們家買不起婚房,也給不了多少彩禮,很可能配不上趙文。而在趙文說明了不要婚房還要陪嫁一套房時,徐商母親馬上就變了臉,對趙文熱情了不少。

這讓趙文很奇怪,只是當面兒也不能問,但徐商母親很明顯絲毫不打算客氣,在得知自家不用買婚房時,直接就提出不給彩禮。還毫不客氣地說,趙文家肯定不差這點兒錢,然後還沒等趙文同意,就又說了打算在兩人婚後住進陪嫁房的事情。

徐商聽了直接就皺起了眉頭,趙文不想讓他因為自己和婆婆吵架,就攔住了徐商,只是退了一步說他們要商量商量。

不請自來的婆婆和小叔子

趙文的父母退了一大步,徐商自然不想讓趙文在因為自己受更多的委屈,所以母親提的兩個要求徐商一個也不打算答應。

婆婆和小叔子霸占婚房主臥,新娘不吵不鬧,新郎:孫子你倆生吧

但趙文卻有一些顧慮,在回去的路上,趙文也把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別人家的父母都恨不得兒子可以娶個條件好的媳婦兒,怎麼你媽這麼奇怪呢?再說了,我看你家條件也沒有差到連彩禮都拿不出來的地步。」

趙文問了起來,徐商也不打算瞞著她,「我們家不是沒有,只是不打算給我而已,我媽攢的錢以後都是要給我弟弟的,這次想搬到你的陪嫁房裡,肯定也是為了我弟弟,不過你放心,我不會答應的,你也別出頭,不然以你的性格,肯定說不過我媽。」

趙文點了點頭,也因為徐商的態度安心了不少,兩人也知道想要說服徐商的母親有點兒難,所以徐商乾脆就繞開了自己母親,而是和同學借了些錢給了彩禮。卻沒想到這一次徐商的母親十分堅定,還沒等辦婚禮,她就直接大包小包的來投奔徐商和趙文了。

趙文十分無奈,徐商卻是有些生氣了,他沒有順了母親的意讓她直接住進陪嫁房裡,反而是先把母親安頓在了兩人婚前的出租屋裡。而徐商母親雖然有些不高興,卻也不好意思提,就只能先這樣了。

婆婆和小叔子霸占婚房主臥,新娘不吵不鬧,新郎:孫子你倆生吧

而婆婆這一次不請自來,也讓趙文意識到婆婆真的不是個好相與的,好在徐商明確站在趙文這一邊,這讓趙文放心了不少。而籌辦婚禮的過程中,徐商也有意識到沒讓母親參與太多,給足了趙文一家安全感。

新婚夜婆婆的過分做法

在婆婆來了沒幾天,趙文就見到了自己那個傳說中的小叔子,看見婆婆對小叔子噓寒問暖的樣子,趙文這才體會到什麼叫父母的偏心。

徐商卻不以為意,因為他從小過的就是這種生活,以前徐商逆來順受,這次他卻不想讓偏心的母親毀了自己的婚姻。很明顯,小叔子過來也是被婆婆叫來的,因為在小叔子來的第二天,婆婆就十分為難地給趙文打個電話。

因為徐商和趙文住的出租屋是一居室,婆婆和小叔子兩個人住明顯小了點兒,婆婆也沒有說得太直接,只是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想讓趙文把他們安排進陪嫁房。

婆婆和小叔子霸占婚房主臥,新娘不吵不鬧,新郎:孫子你倆生吧

好在趙文記得徐商的話,只說讓婆婆去找徐商商量,婆婆打了幾次電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也只能氣急敗壞地放棄了。

而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婆婆和小叔子也沒有在作妖,馬上就到了辦婚禮的那天,趙文心裡的興奮大過於緊張,徐商也忙得不可開交,兩人也就都忽略了婆婆和小叔子。

婚禮還算順利,婆婆和小叔子也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兒,徐商本想讓父親走的時候直接把母親和弟弟帶回去,卻沒想到根本沒有抓到人。而父親又著急上班,徐商只能作罷。

徐商和趙文還是低估了婆婆的無恥,等到兩人招呼完客人回到陪嫁房時,既然看見了拿著行李站在陪嫁房外的婆婆和小叔子,這個做法直接就把徐商惹火了,但趙文不想在自己新婚夜和他們吵架,就攔住了徐商。

婆婆和小叔子霸占婚房主臥,新娘不吵不鬧,新郎:孫子你倆生吧

本想讓他們在這兒住一晚,第二天再商量解決的辦法,卻沒想到婆婆一進門就直奔主臥。還把小叔子的行李也放了進去,還邊收拾邊說,「今天媽就和你在這兒湊合一晚,以後你可要聽你哥和你嫂子的話,讓他們給你找個工作,你也娶個城裡媳婦兒。」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