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幫小姑子帶了10年孩子,如今癱瘓讓兒媳養老?兒媳不養離婚?

夕陽西下,炊煙裊裊。

平時李娟這個時間也在忙碌著做飯,今天她卻流著淚坐在房間裡,一動不動。李娟的丈夫楊晨剛走到院子裡。

「怎麼還沒做飯!還在那裡哭哭哭的,有什麼可哭的,那是我媽,養她是應該的!」

「你要孝順她,你給她租房子或者給她送到養老院,我都不介意,但是你要把她接到家裡來,我不同意!而且你媽給你妹帶了10年的孩子,癱瘓了你妹就不管了?我也不管!」

「我媽,我孝敬她是天經地義的,你沒有說話的份,不願意你滾!」

李娟本來就很氣,被楊晨這麼一說,她哭著就跑出去了。

婆婆幫小姑子帶了10年孩子,如今癱瘓讓兒媳養老?兒媳不養離婚?

其實李娟也是善良的人,而且通情達理,周圍的鄰居甚至是買菜的大爺都誇讚李娟這個人,待人寬容,更懂得體諒。可是李娟唯獨對丈夫楊晨接婆婆到家裡養老耿耿於懷。

楊晨的母親鄒梨花也就是李娟的婆婆,年輕的時候也不容易,丈夫早早地去世了,就她一個人拉扯著楊晨和他的妹妹楊雪長大成人。

但是等到兒子和女兒都成家之後,鄒梨花選擇了去女兒家住,給女兒做家務,做飯,幫著女兒帶孩子,卻一天都沒有照顧李娟,甚至李娟做月的時候也未曾回來過。

而鄒梨花對於這一切的解釋就是,她虧欠了她的女兒,她要補償她的女兒。雖然如此李娟過年過節也會去看望這個婆婆,畢竟是楊晨的母親,而楊晨也經常給她母親以及妹妹家裡拿錢,對於這些李娟看在眼裡,卻從來不說是嗎,覺得他對父母和妹妹好一些也應該的都是一家人。

而如今,已經是鄒梨花在女兒楊雪家的第十年,她在做家務的時候不小心摔到了腿,再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

楊雪就來找他的哥哥楊晨商量。

「哥,媽行動不便了,我們的情況你也知道,要不你把媽接到你家吧!」

楊晨覺得自己的媽媽就應該養老,而且是他的妹妹和媽媽給予了他更多的機會,他才能上大學,才能有今天,而且他是家裡的長子,他應該為家裡做更多的事情,就同意了。

但是楊晨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婆李娟居然不同意。

楊晨看著李娟跑出去了,趕緊追出去拉了回來。

「跑什麼跑啊,我媽難道不是你媽嗎?再說了,我養她難道不是天經地義嗎,你真的是一點孝心都沒有!」

「你妹不是你媽的孩子啊,而且你媽幫著你妹妹帶了10年的孩子,如今你媽癱瘓了,要送到我們家來,誰照顧?你照顧?難道你不是想著接到家裡,要我照顧她嗎?我和她沒有血緣關係,我也沒有照顧她的義務,你把她送到養老院,或者是租個房子我都沒意見,就是不能接到家裡來!」

「那是我媽,不用你同意,我只是告訴你一聲!」

「行啊,那你追我幹嘛,我們離婚好了!」

婆婆幫小姑子帶了10年孩子,如今癱瘓讓兒媳養老?兒媳不養離婚?

李娟說完就走了,楊晨則是站在那裡看了很久,他想不明白為何李娟這次這麼生氣,他覺得離婚就離婚吧,沒有他媽重要。所以連夜楊晨就去妹妹家接自己的親媽。

「媽,到我家去吧,未來我照顧你!」

「媽,你看你沒白疼我哥,還是你兒子給你養老!」

楊雪說著就有些開心,甚至特別希望自己的媽媽馬上離開這個家。

「楊晨,你媳婦咋沒來,是不是不願意讓我去你家啊?」鄒梨花沒看到兒媳婦來,心裡已經猜到了一些。

「沒事,她啊做不了主,再說了,你是我的親媽,不用他管!收拾下東西,我接你回去!」

楊晨說著就和楊雪一起收拾東西,鄒梨花也很想去兒子家,但是她也清楚自己兒子的倔脾氣,一根筋。

「楊晨,你是不是和李娟吵架了!」

「媽,我嫂子生氣又怎樣,你是她婆婆,我哥的親媽,她要是生氣就是不孝順!」

楊雪還要繼續說被她的老公一把拉了過去。

「哥,我這有點好茶,過來喝點茶,接媽去你那裡也不著急這麼一時半會!」

楊雪的老公陳慶說著就拉著大舅哥去客廳喝茶了,說是喝茶其實陳慶是有話對楊晨說。

「哥,我知道楊雪讓你把媽接回去,但是這件事情我是這麼想的。媽在我們家待了10年,一直在幫著我們家,讓你接走楊雪也沒和我說。嫂子沒來,一定是你們吵架了,你們風風雨雨也走了這麼多年,不能因為媽就吵架。

所以我想媽還是在我家吧,我們出錢找保姆照顧著,或者是旁邊還有個高級一點的養老院,我們出錢送她過去,這樣對他對你們,對我們都好。」

陳慶其實說的也有道理,還說了一些,讓楊晨忽然覺得自己確實衝動了一些,最後他和陳慶以及自己的親媽鄒梨花商量了一下,鄒梨花選擇去養老院,費用是陳慶和楊晨一起出的。

這一切辦理妥當了之後,楊雪陳慶一家和楊晨一起去將李娟接了回來。一家人也算是其樂融融,李娟也接受了楊雪和楊晨的道歉。

婆婆幫小姑子帶了10年孩子,如今癱瘓讓兒媳養老?兒媳不養離婚?

其實,父母幫扶著自己的孩子,也是一片好心,但是最後絕對不能昧著良心的偏袒一方,或者是昧著良心的指責任何一個人。鄒梨花最後的選擇其實也很理智,這樣對女兒一家對兒子一家都是很好的保護。

養老方式很多種,養兒防老已經是過去式了,而楊晨最初的要給母親養老也是出於一個兒子對母親的孝心,只是沒有考慮周全,而陳慶他也知道岳母為自己的家付出了多少,所以這件事情一家人商量著來,選擇最優方案,不破壞彼此的感情,家和萬事興,做的很對。

所以在老人養老面前,有時候兄弟姐妹之間可以忽略一些計較得失,最重要的是合理解決問題,讓父母的晚年安詳,一家人也和和睦睦才是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