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把存款和房子給了兒媳,大姑子氣的三年不回家,憑什麼分你?

海浪聲聲,一波接著一波,連綿的海岸線,到處是遊玩的人。

60歲的方梅看著在玩沙子的孫子,唉聲嘆氣起來,正好此時方梅的兒媳婦馬娟走了過來。

馬娟正要拉兒子起來,旁邊一對母女的對話則是落入了她的耳朵,她忽然間明白了,婆婆方梅為什麼忽然唉聲嘆氣了。

「媽,你是不是想你閨女了,三四年都沒回來了吧,一個電話也不打,這樣的閨女我還是頭一次見!要不你給她打個電話?」

馬娟說著就假裝的要往出拿電話,而眼睛則是一直盯著婆婆的一舉一動。

「不打了?」

「不打也對的,哪有大姑子和兄弟搶財產的,不回來就對了,這樣的不孝的女兒不要也罷!」

馬娟說完就抱著孩子走了,走了幾步還轉過頭來不忘囑咐婆婆,明天早一點來她家送孩子上學。

方梅看著兒媳婦和孫子都走了,忽然有些失落,但是想想兒媳婦說得也對,哪有大姑子要和兒子爭家產的,但是越想也越來氣,氣的是女兒也太不孝了。

所以等兒媳婦和孫子走遠了,方梅自己拿出電話打給女兒,想要罵一頓。

「孫靜,你還沒換號碼啊,你還活著啊,你還真行,你媽我還活著那,你連一個電話都不打啊,家也不回,還真的是孝順的啊!」

「家?那是你和你兒子的家,可不是我的家。你就當沒我這個女兒吧!」

「真的是白養你一場!狼心狗肺,不給你錢就對了!」

方梅越說越氣,還想繼續說,卻沒有想到女兒孫靜已經將電話掛了。氣得她猛地起身,卻不想直接栽倒在了沙灘上,在醒來,她在醫院裡了。

婆婆把存款和房子給了兒媳,大姑子氣的三年不回家,憑什麼分你?

「媽,還好我沒走遠,你這是怎麼了,我聽旁邊的人說,你給你女兒打電話了!氣的?不過啊,你這住院了,我讓孫偉給孫靜打電話,估計一會就到了!」

馬娟看著醒來的婆婆故意說的,畢竟婆婆這住院又花錢了,她女兒怎麼也得來,不來也得出點錢了,有兒有女怎麼能讓兒子兒媳伺候呢。

話剛說完,病房的門就開了,孫靜和她老公面無表情地走了進來,馬娟話也沒說就準備走了,被孫靜一把拉住了。

「別走,我剛問了醫生,醫生說沒事,既然沒事我看一眼就走!」

方梅看著孫靜,忽然激動了起來,來了就走,還真的不把自己當回事。

「那你們回來做什麼,還不趕緊滾!」

孫靜看了看自己的母親覺得忽然好想笑。

「如果不是你兒子兒媳婦說你病得厲害,讓我來照顧,我才不會來,但是問了醫生你沒事,沒事就好,不過即使有事,我也不會照顧你的!」

「你——你——」

方梅氣的說不上話來,而馬娟在一邊卻有些看不過去了,雖然說她也不太喜歡婆婆,但是她這個婆婆對她和她兒子都不錯,所以她要幫著婆婆。

「孫靜,你這怎麼和媽說話那,你這麼多年不回來,回來就這樣,也太不孝吧,難道給她養老就我和孫偉的事情,你作為女兒也有責任的!」

「我不是她女兒,病了,想著養老了來找我了,把什麼都給兒子的時候怎麼不說,她是你的好婆婆,你好好照顧著吧。以後有什麼事情都找我了——」

孫靜說完拉著老公就走了,而方梅則是哭著罵著女兒不孝更多的人也指責孫靜行為。

其實這麼多年孫靜也是一肚子氣,方梅雖然生養了她,但是從小就是偏愛兒子孫偉的,所以家裡的累活髒活都是孫靜的事情,而好吃的,好衣服好事情都是孫偉的。就連孫靜結婚的時候,方梅都要了很多彩禮,卻一點都沒有給孫靜嫁妝,因為她要留給兒子結婚用。

婆婆把存款和房子給了兒媳,大姑子氣的三年不回家,憑什麼分你?

後來孫偉要結婚了,老房子太破舊了,方梅還以死相逼,讓孫靜拿10萬,說是借的,但是從未還過。後來房子拆遷了,有70萬的賠償款和120平的房子,方梅都給了兒子,卻一分都沒有給孫靜。

孫靜知道後還去要過,但是方梅和馬娟就是不給,方梅覺得就是給兒子的,馬娟則是認為作為大姑子哪裡有臉回來分家產。

甚至孫靜還記得方梅說的話: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哪裡有臉回來和你弟弟搶家產。從那以後,方靜再也沒有回來過,甚至也沒有給方梅打過電話,如果不是這一次馬娟欺人太甚,居然打電話讓孫靜來照顧她媽,她才不會回來。

而此時面對更多人的指責,孫靜還是將事情都說了出來,當然了最後還是不忘記對方梅說了一句。

「你就當你沒了我這個孩子,你疼你兒子,讓你兒子兒媳給你養老吧!」就走了。

其實,這件事情本身就是方梅做的不對。兒子女兒都是孩子,一碗水要端平,可是她卻一直想著養兒防老,養兒防老,什麼都給了兒子。

甚至不惜讓女兒拿10萬塊錢裝修房子,可是這個錢一直不還,甚至等到房子拆遷了,有了賠償款和房子都不給女兒,全給了兒子。這是不公平的,所以孫靜回來想拿回自己的那一份也是應該的。

可是偏偏他們都沒有分給她,原因就是她是嫁出去的女兒,是大姑子。

可是等到方梅生病了,他的兒媳婦馬娟卻不想照顧婆婆,才想起了大姑子,才想起來婆婆是有兩個孩子的。

但是孫靜也是成年人,他也能分得清楚人心,誰好誰壞她心裡清楚。

或許方梅內心卻一直無法明白,只是覺得孫靜不孝順吧,但是她的做法就對嗎,所以在指責孩子的同時,也想想自己做了什麼,自己做的不對又有什麼理由滿口仁義道德的去罵孩子。

所以,作為父母,不要偏向,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作為女兒兒媳都是父母的孩子,也都是有父母的,也都會有孩子成為父母,所以老人做錯了自己就不要再做錯,而要有正確的意識和正確的解決方式。如果馬娟能夠明里一些,或許這件事情還有轉機,可惜婆婆和兒媳都太糊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