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拿走兒媳10萬嫁妝後還和兒媳借錢,兒媳不借居然被打?離婚

紅彤彤的喜字,還帖子在窗戶上、門上。

錢文和蘇娟結婚還不滿一年,但是此時房間裡卻傳來陣陣的爭吵。

「你媽借錢我就借啊,憑什麼啊,再說了之前那我的10萬塊錢還沒給我。我就不借!」

「那是我媽,你借點怎麼了,不是說一起還你嗎?」

「要借你借,我們家沒錢借!」

蘇娟說著就推開門走了出來,正要迎面碰上了婆婆馬春英,但是相差有一米吧,馬春英卻直接坐在了地上。

「哎呀,可痛死我了!蘇娟,你嫁給我兒子,我可是沒有虧待你吧,你怎麼能推我,我這老把老骨頭被你推散架了,哎吆!」

說著就哭起來了。

「錢文啊,我被你媳婦撞死了呀,快送我去醫院啊,你媳婦不借錢就推我,真的是沒人性啊!」

錢文看到自己的媽半躺在地上直接去扶,而蘇娟的解釋他根本不聽。

「蘇娟,那是我媽,錢不借就算了,你推她算什麼啊!」

「我沒有推啊,她自己坐下去的!」

「錢文啊,媽不傻,她就是當面一套背地一套,你扶我起來吧,我忍忍就好了!」

馬春英不僅哭還裝出一幅可憐的模樣。

蘇娟忍無可忍。

「這就是你們的把戲,我就說白了,錢我不會借,還有你把我媽給我的錢也給我!」

錢文夫扶起馬春英,也沒說話直接給了蘇娟一個耳光。

「我媽被你推到了,你都不扶,還在那裡要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啊!」

蘇娟沒有想到錢文會打自己,她也打不過錢文,她剛要走。卻被馬春英攔住了。

「蘇娟,嫁到我們家就要孝敬公婆,聽老公的話,你這不孝不說還頂撞老公,你還有臉往出跑啊,這要是傳出去,我們老蘇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還有啊,我兒子要是不要你,以後誰還會要你啊!」

「那就不勞您費心了,您不是借錢嗎,我這就去給你取錢!」

馬春英一聽兒媳婦蘇娟要去取錢也就不攔著了。

婆婆拿走兒媳10萬嫁妝後還和兒媳借錢,兒媳不借居然被打?離婚

而蘇娟則是捂著臉趕緊跑了出去,找個安全的地方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其實她撒謊了,要不然馬春英是不會放她出來的,而錢文卻還在護者自己的馬春英,給他端茶倒水。

蘇娟其實在和錢文結婚的時候,就覺得找個婆婆不是很好相處,當初蘇娟的媽媽給她的陪嫁很多,還給了10萬塊錢的現金,就是怕她被欺負。但是新婚的第二天,蘇娟卻找不到那10萬塊錢了。

「錢文,錢文,你醒醒,你看到我媽給我的那10萬塊錢了嗎?」

「在那個大紅箱子裡!」

「我找了沒有啊!」

錢文一聽也清醒了,10萬塊錢也不是少數,再說了還是丈母娘給老婆的。錢文也起床和蘇娟一起找。

這時候蘇娟的婆婆馬春英則是打開門進來了。

「你們在找什麼?」

「我媽給我的現金嫁妝不見了!」蘇娟說著就還在找,雖然她有點詫異婆婆怎麼直接進來了。

「哦,那個錢啊,我收起來了,你們年輕人花錢大手大腳的,所以我就給你收起來了,我先給你們保存著,等著你們需要了我在給你們!」

「媽,那是我媽給我嫁妝,你拿走怎麼不和我說一聲啊!」

「哎吆,你都嫁給我兒子了,還分你我啊,我不也是你媽嗎?」

「對對,小娟,媽說得對了,媽拿著就拿著吧,沒丟就好!」

錢文也忙解釋著,蘇娟本想發火,但一想昨天剛結婚也鬧起來也不太好,所以也就沒說什麼了,但是心裡一直有了一個疙瘩。

所以蘇娟半年後就打算找婆婆要這個錢,但是婆婆總是推脫,說是錢存了定期,到時間再取出來,實際上是馬春英不想給兒媳婦這個錢,再後來馬春英不但不給兒媳婦這個錢,還要讓兒媳婦去娘家借錢,借錢要自己在買一處房子,不止一次了,而且很多次。

所以才有了最初的那一幕。

婆婆拿走兒媳10萬嫁妝後還和兒媳借錢,兒媳不借居然被打?離婚

蘇娟捂著臉等著父母以及其他的家人來了,直接就沖了進去。

而此時的馬春英和錢文卻有些愣住了,但是很快就笑了。

「哎呀親家母,你們也太重視了吧,蘇娟就是借點錢,她自己拿回來就好了,你們怎麼都來了!」

「我們不來你們就把我女兒給欺負了吧!」

蘇娟的父親說著就直接給了錢文兩個耳光。

「一個是替我女兒打的,一個是你替你媽挨的!」

「怎麼,你們老鬧事的啊,還打我兒子,你女兒嫁給我兒子,我給他買房,供她生活,再鬧就休了你女兒!」馬春英說著還想著去打蘇娟,而此時的錢文則是攔住了,他明白過來了,但是已經晚了。

「我女兒還不想和你們過了那,我女兒有工作,這房子首付是我女兒和你兒子一起付的錢,房貸也是一起還的,倒是你,一分彩禮不出,還拿了我女兒的陪嫁錢,還打了我女兒還要我們借錢給你,想都別想,離婚!還有這個房子裡的東西也都是我們陪嫁給我女兒的,這個家也沒有你呆得分,你滾!

蘇娟的父母以及娘家人都已經發怒了,是蘇娟是家裡的寶貝,卻在這裡受欺負,誰都受不了,但是馬春英再怎麼掙扎也無奈了。

所以最後錢文和蘇娟離婚了,馬春英還是不還兒媳的10萬塊嫁妝錢,而房子本應是他們夫妻兩個的,所以最終都歸了蘇娟,那10萬塊錢就當是給錢文最初的買房首付錢了。

婆婆拿走兒媳10萬嫁妝後還和兒媳借錢,兒媳不借居然被打?離婚

而蘇娟離婚後,也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去培訓去學習,最後又找到了一個疼愛自己的人,倒是錢文因為母親馬春英,卻一直找不到老婆,以為大家都很忌諱有這樣的婆婆這樣的親家。

所以說,有時候老人啊,不要管太多,也不要貪心太多,孩子成家立業也是好事,但是並不是你作為婆婆壓榨與剝削兒媳婦的途徑。但是壞心腸的人終究還是會受到懲罰,所以錢文的一切都是自己目前害的。,

當然了作為兒媳婦也不要忍氣,長輩做得錯了就要及時地糾正,而不是給忍了,忍了反而讓她覺得你好欺負。所以要硬氣一些,長輩也罷前期也罷,對就是對,錯就是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