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用大兒子的錢給小兒子買房買車,大兒子要買房卻沒錢,還錢?

初夏的微風伴著絲絲的炎熱。

馬慶卻很開心地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正要給遠在老家的媽媽打電話。今天他帶著女朋友去看房子,打算買婚房,年底就結婚。

「媽,你把我的錢都給打過來吧,我和小春已經看好了房子,年底就準備結婚了,您啊就等著抱孫子吧!」

「什麼錢啊?」

「就是您讓我把錢給你你給我存著的,就是要結婚用的,這麼多年應該也有80多萬了吧?」

「那個錢啊,我給你弟弟買房子了,沒有了!」

「媽——媽——」

馬慶還要說什麼,他的媽媽在那邊已經掛了電話,馬慶的內心忽然像是堵了一塊大石頭,他又接著打了幾個電話,但是都沒有打通。

他的內心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無比的煎熬,他已經定了房子,就準備付首付了,可是現在自己的媽媽卻不將他的錢給自己,他無奈了。

只好和小春說回趟老家,小春看到馬慶的臉色不是很好,何況他們明天還要去交首付,在小春的追問下馬慶不得不說明情況,後來小春陪著馬慶一起回老家了。

馬慶剛到家院子,還沒進門,就發現母親已經站在了門口。

「錢都給你弟買房子嗎,沒有錢!你還回來幹嘛?是來找你媽我算帳的嗎?」

婆婆用大兒子的錢給小兒子買房買車,大兒子要買房卻沒錢,還錢?

馬慶的母親李月梅惡狠狠地說著,似乎根本不在意這個大兒子,還有他身邊的兒媳婦。

「媽,我的問清楚是怎麼回事啊,我帶著小春一起回來的,有什麼事情還是先進屋說吧!」

馬慶覺得可能自己的母親有些誤會自己的,還有鄰居都看著呢,所以他想著趕緊進屋。

李月梅看了一眼小春,給了小春一個白眼,但是還讓他們進屋了。

「媽,您別誤會,我沒有被騙,而且你看小春,您之前也見過了,我們啊在城裡已經看好了房子,年底就準備結婚了,所以啊我們回來了,不是騙子!」

馬慶覺得自己母親可能是防護意識太強了,畢竟這年頭騙子很多,所以他還經常和母親打電話說道。

「我知道,但是錢真的都給你弟弟買房子了,沒有錢了!」

「什麼?」

馬慶有些詫異了,她從來都是相信自己的媽媽的。

「媽,那是我這麼多年工作的積蓄啊,你怎麼沒有諮詢過我的意見啊,還有我說過那是我要結婚用的!」

「兒子的錢不就是我的錢嗎,我用了你還能咋滴我,再說錢是你給我的,我還不能花了?你弟弟也要結婚了,他小就要照顧他,你這個當哥哥的難道不懂嗎?再說了,你這個媳婦我不是說過了,我不喜歡!」

「媽——你這有點過分了!」

「我怎麼就過分了,是你過分吧,你是回來興師問罪的?你的婚事我不同意,你也不用結婚不用買房子了!」

「你——」

馬慶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但是身邊的小春卻還算是冷靜,只是在一邊安慰馬慶。

馬慶已經快三十歲了,他這麼多年一直在外工作,每個月的工資從幾千元到幾萬元,但是他從不亂花錢,因為他的母親李月梅對他說。

「馬慶啊,爸媽老了,以後啊可能沒有那麼多的力氣給你結婚了,所以你的工資要存起來,等到你結婚的時候用,你自己要是存不住,你就給我們,我們給你保管,到時你結婚了,我就把錢給你!」

「那好啊!」

馬慶覺得爸媽的做法也很對,所以她每個月只留一些錢作為生活費,剩下的會分成兩部分,一部分給爸媽做生活費,一部分算是自己的小金庫讓爸媽存起來。

就這樣這些年馬慶也算是存了差不多80萬了,拋去給父母的生活費,至少也有60萬,但是現在這錢一分他都得不到了。

馬慶有些生氣,畢竟小春還在身邊。

「媽,我的錢是你說給我存著的,再說了都是你兒子,你為什麼這麼做,那還是我自己賺的錢?」

「你賺錢怎麼了,這麼多年我養你沒花錢啊!」

「可是我也給你生活費了,你說過其他的給我存著的,我相信你才給你存起來的!」

「說那些都沒用,錢花了,你是我兒子,我是你媽,你還能對我怎麼樣?沒事你們就走吧。我也不同意你的婚事!」

李月梅說著就要趕走馬慶。

婆婆用大兒子的錢給小兒子買房買車,大兒子要買房卻沒錢,還錢?

小春有些忍不住了,她雖然還沒有和馬慶領證,但是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她不准許馬慶這樣做。

「阿姨,您這麼做就不對了,馬慶是您的兒子,您養了她沒錯,但是他有自己選擇的權利,還有他的錢每一次都有匯款記錄的,您不給您這也算是犯法的,即使您是她的母親。」

「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你是哪根蔥!」

「她是我老婆,是您太過分了,還有您要是真不給我錢,那就把您給弟弟買的房子給我,那是用我的錢買的,要不你就還我錢!」

「不給?我也沒有你這個兒子!」

李月梅說著要關門,馬慶要去砸東西,被小春攔住了,告訴馬慶那是他自己的父母,錢可以用正確的方式要回來。

「別再進這個家門,我沒有你這個兒子,想要我還錢沒門?」

李月梅大聲地喊著看著遠去的大兒子嘴角還帶著笑容,但是沒過幾天她就收到傳單,她要為自己的過錯買單,就算是自己的兒子也要還錢。還好小兒子將房子給了大哥。這件事情也算是解決了。

但是李月梅也從此失去了大兒子,而小兒子對她的做法更是不理解,所以她老年生活有些淒涼。

婆婆用大兒子的錢給小兒子買房買車,大兒子要買房卻沒錢,還錢?

其實馬慶做得沒有錯,那是他自己的錢,他又拿回來的權力。要說錯也是他太過於相信自己的母親,以為自己的母親終究不會騙自己吧。

可事情就偏偏發生了,母親用他的錢給了小兒子買房買車,卻不想讓大兒子結婚,甚至還在大兒子女友面前說自己不喜歡不同意。

這是多麼糊塗的做法,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權力,甚至自己的想法,作為老人只是給意見給建議,而不是做決定。

更可笑的是,居然拿著大兒子的錢給了小兒子,大兒子也給了他生活費,做得已經很好了,可是偏偏老人卻做是糊塗,不夠理智。

晚年悽苦也算是自作自受了,但是馬慶和小春也結婚生子,幸福的生活了,那一小段算是一個插曲,也讓他們明白有時候父母也並不能夠全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