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白天裝病晚上跳廣場舞,讓兒媳辭職在家當保姆,專門伺候自己

婆婆白天裝病晚上跳廣場舞,讓兒媳辭職在家當保姆,專門伺候自己

年輕的女孩瑤瑤跟丈夫結婚後,兩人的關係一直十分融洽,可這一切的美好,都因為婆婆的到來戛然而止,瑤瑤是怎麼也不會想到,就因為這個女人,自己將會受到人生中最大的屈辱。

婆婆白天裝病晚上跳廣場舞,讓兒媳辭職在家當保姆,專門伺候自己

早在半年前,婆婆因為想要出國旅遊,被公公以花費過高為由攔了下來。沒曾想,婆婆一氣之下,竟然直接搬到了兒子家裡。起初瑤瑤並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當婆婆只是住幾天就走,可時間一長她才意識到,婆婆壓根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最讓瑤瑤無法接受的是,婆婆住在家裡的這段時間,完全沒有幫兩人分擔家務的意思,平心而論,兩個年輕人都去上班,自己在家的婆婆,偶爾做個飯,打掃衛生,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更何況瑤瑤本人從來都沒要求她做過什麼。可這個女人,完完全全就沒有一點要幫忙的意思,就連一頓簡單的晚飯,也要等到瑤瑤回家後親自做給她,並且吃完飯後,還要監督她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

起初,瑤瑤對於婆婆還是畢恭畢敬,她是一名護士,每天的工作都十分勞累,可即便如此她也沒有絲毫抱怨。誰知,自己一味地忍讓,卻助長了婆婆囂張的氣焰,她時常會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對瑤瑤惡語相向。就這麼熬了半年,她實在是沒辦法忍受婆婆的壓迫,只能懇求丈夫想辦法讓婆婆回家。

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她才剛一說完,丈夫後腳就把她的話轉告給了婆婆。婆婆一聽這話,當場氣得暴跳如雷,接著就說自己頭暈,倒在沙發上說什麼也不肯起來。起初瑤瑤還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趕忙把她送到了醫院,結果醫院的上司卻告訴他,你婆婆一點病都沒有,身體比牛還強壯。

回到家後,婆婆依舊賴在床上不肯起來,她甚至要瑤瑤辭去工作,留在家裡供她24小時使喚,如果不答應,就把她父母叫過來照顧自己,反正自己這病也是被她給氣得。而她雖然嘴上說著自己有病,可一到小區跳廣場舞的時間,她比誰都積極。這一次,瑤瑤選擇不再忍讓,兩人隨即爆發了劇烈的衝突。

可讓瑤瑤沒想到的是,丈夫在面對這一情況,竟然直接衝上來,狠狠給了她一個耳光。不僅如此,甚至還把瑤瑤的父母叫來,給自己的母親賠禮道歉。另外,他還給瑤瑤開出兩個條件,要麼按照自己母親的意思去做,自己辭職或者讓她母親來照顧自己母親,否則就離婚。丈夫的這番話,直接讓瑤瑤死了心,這段婚姻顯然無法繼續下去了。

在了解過事情的經過後,調解員本想從瑤瑤丈夫那了解些情況,可話還沒說兩句他就發現,瑤瑤所說的話,基本都是實情。即便是面對調解員,瑤瑤的婆婆態度依舊囂張,他認為自己兒子要長相有長相,要本事有本事,瑤瑤能嫁給他算是福分,更何況當時自己家還給了八萬塊的彩禮,她應該先認清楚自己的斤兩,再和自己談條件。

一發話,聽得調解員都有些牙根痒痒,等到了正式調解的時候,雙方一見面便爆發了激烈的爭吵。而瑤瑤的丈夫,只是在一旁看著母親與妻子爭吵,完全沒有摻和進裡面的意思。看到如此懦弱無能的丈夫,瑤瑤不禁有些惱火。

對於瑤瑤的態度,丈夫也給出了答覆,他現在只想看看母親的態度,如果她說離婚就離婚。話說到這份上,調解員也有些惱了,一個三十歲的男人,如果還沒有承擔起家庭責任的決心,那他還有什麼資格自稱男人。

最終,在調解員的介入下,瑤瑤的婆婆暫時退出了交談。沒了母親的影響,瑤瑤的丈夫態度似乎緩和了不少,調解員的話,似乎將他給打醒了,他向在場所有人承諾,倘若瑤瑤願意原諒自己,那他以後一定會承擔起一個丈夫,應該盡到的責任和義務。

在調解員的不斷誘導下,兩個人也逐漸敞開心扉,彼此之間也有了更深入的交流。直到這一刻,丈夫才明白瑤瑤心中積攢的不滿情緒,作為朝夕相伴的夫妻,他也愈發意識到自己此前的種種過分的舉動,兩人最終重歸於好。

而在這之後,瑤瑤的婆婆迫於壓力,也不得不答應離開兩人家裡,給他們留出更多單獨相處的時間。婚姻意味著思想的獨立,只有父母站在客觀的立場,尊重夫妻間的獨立,才能讓家庭和諧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