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趕走大兒媳,霸占房子給小兒子做婚房,兒媳家人打上門

春雨陣陣,潤物無聲!

午飯後,王偉和陳娟送走了小叔子王城和他的女友。公婆沒有走,而是留下來說說話。陳娟和婆婆宋清似乎都很開心,一直還誇獎未來這個兄弟媳婦好。

「媽,他們結婚的日子定了嗎?」陳娟說著就看了婆婆一眼。

她想知道婆婆要給這個兒媳婦多少彩禮,她結婚的時候可是一分彩禮錢都沒有的。

宋清就等著兒媳婦問這句話呢,話一出她就往前湊了湊。

「陳娟啊,我啊正要很說這個事情那,想和你商量個事情,就是你們能不能從這個房子搬出去,這裡留給王城做婚房!」

陳娟愣了一下,她沒想到婆婆居然在這裡等著,而婆婆似乎根本不等陳娟表態就繼續說道。

「這房子有140多平,又大又寬敞,王城的媳婦很喜歡,他要求要婚房的,我就答應了這裡給他們做婚房,所以你們準備一下吧,最好這幾天就搬出去!」

陳娟的火氣一下就上來了,這哪裡是商量就是趕走她啊,可是這房子可是她父母給她買的,現在婆婆居然不把自己當外人,還要把她趕出去?

「我不同意的,這房子是我的,憑什麼給小叔子做婚房,你再給他買一套吧!」

「你這什麼話,這是我大兒子的家,我要給我小兒子住一下房子,和你商量只是客氣,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他們就等著房子結婚那,要是你不給房子,他們接不了婚,你們也離婚吧!」

「我的房子,我就不給,結不結婚和我沒關係!」

「哼,怎麼沒關係,告訴你你嫁給我兒子了,什麼都得聽我的,我剛才是好好說的,聽不進去就別怪我無情了,趕緊搬,這房子我兒子的,我說的算!」

「這是我的家請你們出去!」

陳娟很生氣地指著公婆,但是宋清站起來用力拉著陳娟就推到了門外,啪的一聲就關上了門。

「我的家,我說的算,你不同意離婚啊,告訴你不搬你就別進這個家門了!」

陳娟氣得哭了,宋清卻很開心了,她早就看不上這個兒媳婦,現在正好有了由頭把她趕出去,房子就可以他們住了,而且小兒子結婚也有了婚房。

陳娟氣也沒用,甚至王偉都沒有阻攔一下,陳娟直接回了娘家,陳娟的父母一聽,氣得直哆嗦,她和王偉結婚的時候,婆婆宋清就各種的不滿意,甚至一分錢彩禮都沒有,陳娟的父母怕陳娟受氣,但是看在王偉對陳娟是真心的份上,就全款給陳娟買了套房子,讓他們夫妻住進去了。

現在宋清居然分不清,還把陳娟趕了出來,陳娟父母二話不說,叫上親戚拉上陳娟就回去了。

而宋清看陳娟帶著一家人來了,臉色鐵青,站在門口說道。

「我說什麼來著,這樣的兒媳婦不要也罷,就是讓她搬個家,就把娘家人找來,找來更好,正好把你帶回去,掃把星一樣,結婚兩三年了一個孩子都沒生出來,還占個房子!」

陳娟的母親二話不說上去就給了宋清一個巴掌。

「還有臉說,我女兒懷孕要不是你還流不了產,現在你居然想搶房子,還趕我女兒回去,給我把她來出來!」

說完陳娟的娘家人連打帶踹的將宋清以及王偉都拉了出來,宋清捂著臉大喊。

「打人了,打人了,快報警啊,不要臉的兒媳婦,居然帶著娘家人來搶房子,這兒媳不要也罷,趕緊離婚吧!」

陳娟的父母怎麼忍的了,在看著王偉也一身不吭。

婆婆趕走大兒媳,霸占房子給小兒子做婚房,兒媳家人打上門

「離婚就離婚!」陳娟大喊了一聲,是的她對王偉失望了,以前還護著他,現在居然一聲不吭看著他父母把她趕走,現在自己的娘家人來了,他還護著自己的父母,甚至都不為她說幾句,這日子還過什麼啊。

「本就不想要你了,離婚你趕緊走了,再不走我就報警了!」婆婆宋清一邊說一邊捂著臉,還有了一絲的笑意。

陳娟的父母也氣笑了。

「你難不成糊塗了吧,離婚要走的也是你們,房子是我們全款買的,所以該走的是你們!」

「憑什麼,這是他們的婚房,離婚了,房子也是我兒子的,或者也有一半,所以你們不走就給我們100萬,這個房子就讓給你們了!」

陳娟的娘家人一聽,更是氣,剛才估計沒打清醒他們,陳娟的母親上前又給了宋清一個耳光。

「還真想的美,你們趕緊滾,一分你們也別想得到,這裡就是我女兒的,房子我們婚前買的,也是寫的我女兒名,趕緊滾!」

宋清還要說什麼,此時警察已經來了,鄰居提前就報了警,最後王偉和陳娟離婚了,而房子還是陳娟的,一無所有的王偉失去了老婆,而宋清卻什麼都沒有撈到,小兒子的女友得知這件事後也和王城分了手,宋清也被很多人指責,她後悔不已,誰還願意將女兒嫁到他家那?

婆婆趕走大兒媳,霸占房子給小兒子做婚房,兒媳家人打上門

而陳娟傷心了幾天,但是她也忽然明白,這樣的選擇是對自己未來的負責,儘早地離開王偉及王偉的家人是更好的。她還可以有新的生活。

而宋清卻想著占兒媳的便宜,甚至還想霸占兒媳的房子,這不僅僅是良心的缺失,更是道德和法律的欠缺。都說成為一家人都是即使修來的緣分,而宋清作為婆婆卻不能以身作則,甚至還想著用婆婆的身份壓迫兒媳,趕走兒媳。

可是陳娟的家人卻不准許他們這麼欺負自己的女兒,打上門要回房子,趕走王家人,這是正義,也解氣,該走的是你們。

當然了,都說家和萬事興,一家人應該相互幫助,可是幫助也是有個度,得寸進尺或者是明搶都是披著親人的名義做著齷齪的事情,絕對不可以,而宋清一家人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