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家人為了爭房產不擇一切手段,他們的行為讓我很害怕

婆家人為了爭房產不擇一切手段,他們的行為讓我很害怕

01

從我跟周淵結婚那天,就知道他家跟他小舅家不和。周淵說,他姥姥重男輕女,一直偏心小舅家。

前兩年,周淵的舅媽得了癌症,他小舅為了給妻子治病,賣了房子。舅媽是肝癌中晚期,治療了一年多,花光了房款,還是撒手人寰了。

自此,小舅便帶著女兒嚴思住在了周淵姥姥家。姥爺十年前就去世了,現在只剩下姥姥一個人。用公婆的話說,小舅是要提前占著老人的房產。

「同父同母的,怎麼他是個男的,家產就都得給他?等老人老了,不用我養老伺候嗎?」婆婆總是這樣憤憤地說。

在我的婚禮上,小舅帶著女兒來參加婚禮,公婆和周淵對他們的態度淡淡的,完全不像親戚。

我作為新過門的兒媳婦,對老輩之間的事不了解,不能多做評判。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重男輕女在我們這老一輩里也算常見。我理解婆婆的憤怨,常勸她寬心,說只要咱家的日子平安順遂,比什麼都強。

我和周淵結婚才半年,小舅就出事了。他是長途貨運的司機,或許是疲勞駕駛,他在高速上開車時撞在了欄杆上,速度太快卡車側翻,小舅傷勢過重,還沒送到醫院,人就沒了。

葬禮上,婆婆哭得傷心,一直需要我攙扶。我想著,到底是親姐弟,因為房產的那段隔閡,早就在生死之際消失殆盡。

我一邊用心照料婆婆,一邊盡心在葬禮上幫忙。我很同情嚴思,幾年之內,她爸媽相繼去世。她才22歲,就要接連遭受這樣的打擊,真的太殘忍了。

嚴思很堅強,葬禮上,她一直低頭默默哭泣。我安慰她時,她說這幾年她爸太累了、太苦了,終於能休息了,他在天上會和媽媽重逢的。

公婆對嚴思噓寒問暖,諸多照顧,我心裡感慨良多。一家人,哪會因為財產真的生嫌隙呢,婆婆說到底是嚴思的親姑姑。

可我沒想到,葬禮後,婆婆就在家喜滋滋的,說小舅走了,姥姥就她這麼一個閨女,她是第一繼承人,家裡的房子不可能給孫女。

我聽得心驚肉跳,難道公婆對嚴思的好都是裝出來的?

婆家人為了爭房產不擇一切手段,他們的行為讓我很害怕

02

公婆沒高興多久,姥姥就宣布了一件重要的事。姥姥說嚴思這麼小沒了爸媽可憐,她已經寫好了遺囑,等她將來去了,這套房子就留給嚴思。

公婆聽了之後氣壞了,婆婆警告姥姥,說她這個歲數了,要是不改遺囑,將來有個病啊災的,自己不會管她。

姥姥下定決心,說生死有命,她白髮人送黑髮人,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小舅照顧好女兒。

自那天起,公婆再沒去過姥姥家。周淵每每跟我提起此事,也是怨氣連連,說嚴思是個女的,將來要嫁人,這些財產就都便宜給了別人。他是個兒子,姥姥竟然不把房子留給他。

我能理解公婆和周淵分不到一點財產的憤怒,但房產到底是老人的,她有決定的權利。公婆有自己的房子,我和周淵也有婚房,我們的生活還算不錯。

可嚴思不一樣,她在讀大四,連收入都沒有,爸媽都沒了,將來還不知道能嫁個什麼樣的人家。作為奶奶,想保障孫女的基本生活,是人之常情。

葬禮時,我和嚴思互相加了微信。公婆和周淵都不喜歡她,所以我很少跟她聯繫,只是在小舅剛去世的那段時間,安慰過她一陣子。

有時,我會看嚴思的朋友圈,她經常會發她和姥姥的日常。祖孫兩人一起種的種子發芽了,或是她帶流浪貓回家二人一起餵養,或是祖孫做了什麼好吃的,很溫馨。

我想,失去了老伴和兒子的姥姥,能有孫女陪在身邊,也是一種安慰吧。

03

嚴思畢業後,留在了實習所在的公司,終於有了收入。可好景不長,幾個月後,姥姥的心臟病更嚴重了,需要做搭橋手術。

姥姥手裡有些積蓄,可她需要人照顧,嚴思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姥姥,根本忙不過來。無奈之下,她給婆婆打了電話,希望婆婆可以幫忙照顧下姥姥。

「房子都留給你了,你讓我照顧她?也行啊,那你讓她把遺囑改了,房子給我,我就去照顧她!」婆婆毫不留情地說。

那天,我和周淵在婆家吃飯,聽了個滿耳。我什麼都沒說,心裡卻很不舒服。婆婆的語氣太過冷漠,好像生病的人不是她親媽,只是一個陌生人。

掛了電話,公公說婆婆做得對,嚴思心眼多,財產不鬆手,卻想別人出力。

我以為婆婆說的是氣話,她肯定不忍心不去看姥姥。可後來,我側面問過嚴思,婆婆一次都沒去看過姥姥。

嚴思告訴我,她為了照顧姥姥,把工作辭了。姥姥這麼大歲數,身邊只有她一個人,她必須好好照顧姥姥,不然她沒法安心。

我於心不忍,讓周淵勸勸婆婆,到底是親母女,哪有隔夜仇。他卻說姥姥把財產給誰,就應該讓誰照顧,憑什麼把房子給了嚴思,讓公婆跟著伺候。

我不贊同他的想法,說了他幾句,我倆爭論了半天,最後不歡而散。但這事到底是婆婆的娘家事,我無權干涉。

婆家人為了爭房產不擇一切手段,他們的行為讓我很害怕

04

做手術加上修養身體,嚴思照顧了姥姥四個月時間。期間,我去看過姥姥兩次,每次去,姥姥都會問我婆婆好不好,是不是還生她的氣。

我只得撒謊,說婆婆也想來,就是比較忙,腰也不舒服,所以讓我過來看看。姥姥每次都笑笑不語,看向我的眼神里流露出無盡的落寞。

我把去看姥姥的事告訴了周淵,他讓我別多管閒事,還囑咐我不許讓公婆知道。我真的不明白,一套房子,比母女親情還重要嗎?姥姥已經80歲了,她還有幾年時間?若是以後姥姥沒了,婆婆不會後悔嗎?

十個月後,姥姥在小區里走路時摔了一跤,人送到醫院後,醫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書。嚴思連忙給婆婆打電話,這次,公婆趕了過去,我和周淵收到消息後,也去了醫院。

經過搶救,姥姥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人卻很虛弱。婆婆一直守在姥姥身邊,我以為她終於醒悟了。沒想到,有天下班,我買著飯菜去醫院,病房裡只有姥姥和婆婆。

我站在門口,聽到婆婆對姥姥說:「媽,這房,您不能都給嚴思,我倆得一人一半。」

姥姥用斷續而輕弱的聲音說:「我這房不大,地點偏,不值什麼錢。要是給你一半,等我一走,你肯定要賣房分錢,到時候思思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

婆婆說她可以等思思嫁了人再賣房子,又說嚴思是個女孩,這房給她,以後也得姓別人的姓。

姥姥搖頭,說她當初條件不好,沒給兒子買婚房,這房就算是補給嚴思的。又說婆婆當初買房缺錢時,她和小舅一人支援了2萬,讓婆婆看在這個份上,不要計較房子了。

婆婆冷笑一聲:「媽,您可真能算計。您和弟加起來才給我4萬,就想讓我放棄這八九十萬的房子,可能嗎?您現在老了、病了,需要人照顧,嚴思要上班,還不得我照顧您。我把話放著,您要是不改遺囑,我就走人,我看誰來管您。」

可我知道,婆婆買房那年是2000年,那時一套房子十幾萬,姥姥和小舅給的錢已經夠多了。

姥姥說了一句她不會改遺囑,之後側過身去,背對著婆婆,身體微微輕顫著。

婆婆氣得轉身就走,出門看到站在門口的我,二話不說,拉著我就走。我說我把飯送進去再走,婆婆卻說,人家一毛錢都不給,你還巴巴趕著給送飯,是不是傻?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