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家嫌棄親家農村人,婚禮安排女方賓客單獨一個包廂,準兒媳悔婚

婆家嫌棄親家農村人,婚禮安排女方賓客單獨一個包廂,準兒媳悔婚

有一句話說:「圈子不同,不必強融」,意思是如果你們兩個人屬於不同的圈子,一時半會也無法變成同一類人。那麼你就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和精力,勉強自己去迎合對方,讓對方接納自己。如果你堅持這麼做,到頭來,往往是打擾了別人,辛苦了自己。這句話其實用在愛情中,就是另一個層面的門當戶對。圖網絡。

感情中還是勢均力敵比較好,愛情消退後,兩個人能長久走下去的關鍵,不是外貌,而是內在的三觀是否一致。當兩個人從小的成長環境不一樣,導致接受的觀念不一樣,勢必造成相處中各種矛盾。有些你認為對方針對你的想法,可能只是對方本能。愛情本來應該是平等的,但這些觀念上的不對等,很傷人。能不碰還是不碰吧。

婆家嫌棄親家農村人,婚禮安排女方賓客單獨一個包廂,準兒媳悔婚

王佳的原生家庭,家境普通,她還有龍鳳胎的弟弟和妹妹。爸媽倒是沒有重男輕女,即使有了兒子,照樣對兩個女兒很好。辛苦工作賺錢,努力拉扯大三個孩子,供孩子上學。說起來,我們身邊大多數人,都是努力了一輩子,但最終也成為不了什麼大富豪,王佳的爸媽就是這樣的人。夫妻倆努力工作,拉扯孩子之餘,真的沒有多少積蓄。

不過三個孩子相繼工作後,家裡生活寬裕了不少,但說到底還是普通家庭,和王佳的男朋友劉凱還是不能比的。劉凱的家庭,算是有錢人家了。從他太爺爺開始就是經商,一直到他爸爸這一代,生意很是紅火。劉凱畢業後,也順理成章進入了家裡的公司,就等著學好本事,接手並且擴大傳到自己手裡的家業。王佳和劉凱,如果不是緣分使然,不太可能會成為彼此的相親對象。

劉凱之前經歷了一段失敗的感情,兩個人門當戶對,雙方父母也很滿意。但同樣驕傲的兩個人,雖然彼此喜歡,最終還是鬧到了分手。這個時候,劉凱一個追求感情至上,別的都可以丟到一邊的親戚,給他介紹相親對象。劉凱本來是不願意去的,但因為是親戚,加上自己也不想去見父母介紹的生意夥伴的女兒,覺得結果會和之前一樣。於是他就抱著走個過場的心態,點頭答應見面,準備當成擋箭牌。

婆家嫌棄親家農村人,婚禮安排女方賓客單獨一個包廂,準兒媳悔婚

而另一頭,王佳其實壓根不知道實情,她是老師,介紹人是她一個學生的媽媽,她實在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的好意,就答應了。等一見面,看到對方的著裝和言行舉止,以及自己進門就開始盤算要是AA制,自己帶的錢是不是夠支付的相親地點。王佳其實也已經做好了走個過場,到時候給學生家長一個交代的準備。但兩個人都沒有想到,兩人居然很投緣。雖然很多事情,王佳沒有經歷過,但她喜歡看書,也愛湊熱鬧,所以都略有了解。

這麼一來,這場相親的氣氛不僅不尷尬,還很融洽。劉凱更是對完全不同類型的王佳,很有新鮮感。一來二去,兩人走到了一起,確定了戀愛關係。王佳不是沒有糾結過,也和爸媽說過這個事情,她爸媽也有點擔心,但終究還是覺得兩個人彼此喜歡比較重要,後來就安心繼續交往。

王佳第一次正式提出分手,是在戀愛半年,劉凱帶她回家見父母的時候。准公婆態度不錯,雖然談不上熱情,但也沒有故意使絆子。但交談過程中,三句話離不開你們農村人怎麼樣之類的話。高高在上的語氣,讓王佳很膈應,她甚至沒法反駁,因為她深知公公婆婆不是針對她,而是看不上全部農村人。再加上真實進入這個家庭,王佳意識到自己男朋友不是什麼家境不錯,他的家庭,算得上大富之家了。

婆家嫌棄親家農村人,婚禮安排女方賓客單獨一個包廂,準兒媳悔婚

王佳覺得自己和劉凱,從家庭條件來說,就很不般配。她不是沒有聽說過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有多難熬,所以她提出了分手。但劉凱不肯,各種保證,各種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王佳最終動容,覺得自己可能會是少數例外中的一員,她也確實不捨得分手,畢竟能找到一個聊得來,脾氣又不錯,關鍵還互相喜歡的人,真的不容易。

但生活大多數時候,不會朝著你想要的結果發展。戀愛一年後,兩人談婚論嫁,本來是走向婚姻的一件事情,最後變成了感情結束的導火線。談婚論嫁勢必會提及彩禮嫁妝,准公婆看不上親家進入高檔酒店的不自在,表現在嘴裡就是各種可能說者無心,但聽者絕對會有意的話語。准婆婆說:「彩禮和嫁妝本來應該對等,你家的嫁妝,我看也拿不出手,那我們也不給彩禮了,免得婚禮現場這一個環節彼此尷尬。」

王佳爸媽早就變了臉色,但為了女兒,也只能苦笑。王佳看著未婚夫一臉坦然,絲毫沒有維護的意思,心寒不已,他明明就知道自己在意什麼。但已經走到這一步了,王佳選擇了忍耐,她和爸媽接受了沒有彩禮這個要求,也答應一起辦酒席,各自承擔各自親戚的費用。說起來,這一筆開銷,本來可以不用這麼高的,畢竟根據實際情況,爸媽不會選擇城裡最好的酒店辦酒席。

婆家嫌棄親家農村人,婚禮安排女方賓客單獨一個包廂,準兒媳悔婚

王佳以為自己一家人一一忍下了所有的委屈,事情就能結束。但沒想到,更糟糕的事情又出現了,直接讓她選擇了分手。談婚論嫁過後一周,王佳統計好了自己親戚人數,交給了劉凱,但她在兩天後的賓客安排名單中驚訝地發現,婆家所有賓客都在一個大廳裡面,只有女方的賓客在另外一個廳,而且還不是兩隔壁,中間隔開了一個過道。換句話說,女方親戚參加這場喜宴,就像是和喜宴無關一樣。

王佳先是有點懵,後來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她拿著單子去質問劉凱。劉凱理直氣壯地說:「我爸媽請的客人都比較重要,所以不能分開,別的空餘位置沒有了,只能這麼安排」。王佳氣笑了,她剛剛先去問了酒店值班經理,明確得知,是劉凱媽媽故意不要相連的兩個廳,經理還以為是有什麼特殊含義,也就沒有多說。結果劉凱現在說是沒辦法才做這樣的選擇。

王佳說:「你家客人重要,我家的親戚就不重要了?隔壁相通這個廳,你們為什麼不要?是真的認為我不知道原因嗎?」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劉凱也就沒有繼續扯皮,他和王佳說:「主要是我們覺得兩家的親朋好友格格不入,還是不要放在同一個場合。婚禮是咱倆的,只要你這個新娘子在主廳就行了呀。你要是實在介意,要不之後我們私下再次請他們吃飯,或者這次伴手禮給雙份?」

婆家嫌棄親家農村人,婚禮安排女方賓客單獨一個包廂,準兒媳悔婚

王佳看著劉凱,忽然覺得很陌生,她想起准婆婆嘴裡的農村人,想起劉凱從不阻止,以及話里話外的高高在上。這次賓客的安排,更是說明了婆家從骨子裡就沒看得上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沒有和自己商量,可能是覺得自己不可能放棄這門婚事吧。王佳冷靜了一會,提出了分手,劉凱愣了一下,立馬就笑了笑說:「別鬧了,這樣不成熟,都到這份上了,你難道真的不想嫁了。我家這個條件,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王佳冷笑著說:「這個婚,我不是非結不可的。」說完就走了,回家和爸媽說了這個事情,爸媽也表示支持。婚禮就這麼取消了,雖然鬧騰了一陣,雖然心裡還有點酸楚,但王佳覺得自己沒有做錯。畢竟她不想一輩子都生活在被人瞧不起的陰影中。道不同不相為謀,不是一家人,還是不進一家門了。你們說,王佳的選擇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