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母住女婿家10年,如今女婿要為癱瘓母親養老,趕走岳父母

晴空萬里,艷陽高照。

吳良新卻很壓抑,如烏雲壓境,但是他還是加快了腳步。到家就和老婆陳青說

「我要接我媽來家裡住,你和你父母說一下,讓他們搬走吧!」

陳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她父母已經住在這裡10年了,但是這10年一點都沒閒著,她母親帶了兩個孩子,父親一邊帶孩子一邊打零工,錢都補貼給了他們。

「怎麼沒聽見嗎?我媽70歲了,已經癱瘓了,我要接住進來給她養老,而你父母已經住了10年,搬回去不行嗎?」

吳良新似乎有些不耐煩了,實則是想快一點趕走岳父母。

「憑什麼,我父母住這裡10年,但是一點都沒閒著,他們也70歲了,怎麼你要接你媽來就要我父母走?」

「對啊,這個房子是我媽買的,而你父母一分錢沒出!所以我媽應該住進來。」

「我要是不同意那!」

「不同意是嗎?」

吳良新瞪著大眼睛看著陳青說不同意,幾秒之後就給了陳青一個耳光。

「不同意也得同意,這房子我母親買的,她要住進來,而且你也要照顧她!」

陳青哪裡吃過這虧,也反手給了吳良新一個耳光!

「我憑什麼照顧她,這個房子是我還的貸,而且你母親什麼都沒有為我做過,我憑什麼照顧她。你要照顧你照顧,我們離婚分家產!」

這回該是吳良新愣住了。

岳父母住女婿家10年,如今女婿要為癱瘓母親養老,趕走岳父母

要從12年前說起,那年吳良新和陳青是被人介紹認識的,吳良新看中的是陳青的美麗和善良,而陳青的父母要求必須要有婚房。當時吳良新的母親馬娟拿不出錢,說是先結婚吧,一起湊付個首付,陳青和吳良新一起還貸。

結婚一年後,陳青懷孕了,陳青提議讓婆婆來照顧一下,當時婆婆馬娟說什麼都不來,說是要去給女兒帶孩子。所以陳青的父母則是來照顧陳青,而這一住也就是10年,雖然是住在一起,但是陳青的父母真的是一分錢沒花他們的,還自己掙錢補貼陳青以及孩子。

如今陳青的婆婆馬娟得了半身不遂,癱瘓了,就要讓兒子家養老。

「陳青,分家產?你以為你懂點法律就可以分家產了,告訴你房子的首付是我媽借錢,還有我姐出錢買的,你只不過是還貸了,而且你父母住在這裡10年,吃了我多少,花了多少,我們算算!你分不到的!」

吳良新一副狠狠的樣子。陳青笑了。

「是嗎,那我們就離婚吧,我是絕對不會照顧你媽,給你媽養老的,我父母是住在這裡10年,但是讓你照顧半分了?」

陳青說完,就拉上剛回來的父母以及孩子,去外面吃飯了,留下吳良新一個人發獃,但是吳良新根本沒有消停,立刻去接自己的母親,他覺得這個房子這個家就是自己的,就是要趕走岳父母,畢竟孩子已經長大了,用不到岳父母了。

岳父母住女婿家10年,如今女婿要為癱瘓母親養老,趕走岳父母

第二日陳青父母和吳良新的母親都坐在了客廳里,吳良新再也不偽裝了。

「陳青,你一早上都不照顧我媽的嗎,你是怎麼做兒媳婦的,還有家裡住不下了,你家不是還有房子嗎,讓你父母走吧!」

陳青的父母已經看出來了,他們覺得女兒幸福就好了。

「良新啊,我們本就想這幾天搬走的,老了也要享幾天清福了,只是陳青雖然也是媽媽了,但是她在我們的眼裡還是孩子,你就多費些心照顧你媽媽吧!」

吳良新的母親雖然癱瘓了但是還能說話啊。

「親家公,你女兒嫁到我們吳家,住著我們買的房子,當初還是你要求的那,而且我兒子照顧你們這麼多年,他照顧下我,給我養老怎麼了?」

陳青趕緊怕自己的父母生氣趕緊拉倒了一邊,她走上前。

「吳良新,我昨天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父母不搬,而且你母親住進來我也不同意,你可以讓她出去住,你也可以去照顧他,我每個月出生活費,要是你不同意就按照昨天說得來,離婚!」

「那就離婚,你們都從我家滾出去!」

吳良新說完,他的母親馬娟也惡狠狠的看著兒媳婦覺得她不孝順。

陳青二話沒說直接去法院起訴,請律師,分家產。

最後兩個人還真的是離婚了,但是這房子以及存款都是他們共同財產,最後吳良新無奈還是搬出了這裡,陳青給了他一部分錢。

岳父母住女婿家10年,如今女婿要為癱瘓母親養老,趕走岳父母

其實誰都有父母,而對於父母的養老方式也有很多種,並不是每一個父母都願意為自己的子女付出,但是也並不是每一種表達孝心的方式都是讓自己的父母住在身邊『』可以選擇最好的方式、

陳青的父母雖然住在女婿家10年,但是卻分文沒有花他一分錢,給他們帶孩子,甚至還貼補他們。而陳青的婆婆,就是在他們買房子的時候出了一些錢,也是為了自己兒子,後來卻一直不出現,不幫忙,老了讓兒子兒媳養老,還要趕走岳父母?

陳青的父母也不想一直住下去,他們隨時都可以走,但是吳良新還真的是沒有良心,一點都不知道感恩,甚至用這種方式來趕走岳父母。

陳青無法忍受,更不想去照顧這個沒有感情的婆婆,她可以出錢,讓她出去住,可是吳良新和馬娟都不同意,所以陳青選擇了離婚,分家產,也是對她對她父母的交代。

所以父母究竟如何,對比一下就清楚明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