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母住女婿家5年,如今將賣老屋的錢都給了兒子?女婿趕他們走

夜幕降臨,萬家燈火。

蘇文清不像往日那般,幫著老婆溫靈收拾碗筷,他看著岳父母那一如往常的樣子,壓制不住怒火,但是他還沒說話,岳父就說了。

「文清,小靈還沒和你說吧,我們的老房子賣掉了,賣了300萬那!」

溫老二和他的老伴蔡牡丹,可能從來都沒有想過破舊的老屋還能賣那麼多錢。

「挺好的啊,可以換套大房子住了,我們這個小房子你們住了5年,也著實委屈你們了!」

蘇文清壓制怒火說著,溫靈已經感覺到老公的不開心,她內心也是如此。

「不委屈,不委屈,我們打算還和你們一起住,賣老房子的錢都給你弟溫伍鑫拿去了,我們也花不了多少錢,就都給他了!」

溫老二還笑著說著,卻沒有注意到女兒和女婿的臉色。

「這樣啊,那你們也搬去和小舅子一起住吧!」

蘇文清聲音很大啊,溫老二和蔡牡丹則是一愣但也瞬間明白過來,女婿是在趕他們走。

「文清,你這是什麼意思,要趕我們走?我們在你家住了5年了已經習慣了,你怎麼這麼沒良心說趕走就趕走我們?」

「你是不是覺得老房子的錢我們都給了伍鑫?那是我們的兒子,老房子錢給他也是應該, 何況他現在還有困難,而你是女婿,溫靈是女兒也分不到我們的家產的!」

蔡牡丹和溫老二也有些生氣,他們覺得女婿是要分他們的家產,還要趕走他們真的是太沒良心了。

溫靈已經有些忍不住了。

「爸媽,你們說話真的是不腰疼!」

「你說什麼溫靈,我們住你這裡是你的福氣,你居然這麼和我們說話,真的是不孝順,我們還就不走了,就住這裡,你是女兒還必須給我養老了!」

溫老二說著還要去打溫靈,他們覺得住女兒家是天經地義的。

溫靈氣地哭了,她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父母居然打的是這樣的算盤。

岳父母住女婿家5年,如今將賣老屋的錢都給了兒子?女婿趕他們走

5年前,蔡牡丹摔了一跤,腿摔斷了,兒子溫伍鑫剛結婚不久,兒媳婦更是不願意照顧婆婆,所以溫老二就來找女兒溫靈,希望她照顧蔡牡丹一陣,就這樣蔡牡丹和溫老二就都搬到了女兒家,這一住就是五年。

這五年,老兩口還真的像是養病的,什麼事情都不做,偶爾還要指責一下女兒做的不對,溫靈也說過幾次讓他們搬回去,他們總說老房子太破舊了,不習慣了。

蘇文清的工作也是經常出差,所以想著住在這裡也好,有些事情見不到也心不煩。

可是他生氣的是,他們夫妻照顧了老兩口這麼多年,吃的喝的穿的都是他們出的錢,而他們有錢了卻一分錢都沒給他們,都給了兒子。

「這是我蘇文清的家,我讓你們住,是因為你們是溫靈的父母,但是你們做的也太過分了,這麼多年了都吃我們和我們的,有錢了你都給你兒子了,憑什麼還要住在我家,請你們找你兒子去!」

蘇文清也不想壓抑了,就說出了心裡話,不說還好,這一說蔡牡丹就和所有的無理老人一樣哭鬧了起來。

「蘇文清原來這幾年你對我們好,都是奔著我的錢來的啊,還真的是白眼狼啊!我就是不給你,一分都不給,但是我們就住這裡,是我女兒的家,要走你走吧!」

溫老二此時就是典型的無賴。

「你們真的是老糊塗了,我和文清結婚,就是一個新的家庭,照顧你們也是出於你們是我的父母,5年前是我媽受傷我接過來照顧,那時候誰知道你們不走,誰知道你們老房子會買?只是沒有想到,我們對你們這麼好,都敵不過你兒子,既然你兒子好,去找你兒子,還賴在我這裡做什麼,我雖然是女兒,但是我覺得有你們這樣分不清的父母很丟臉!」

溫靈說著就撥通了溫伍鑫的電話讓他把老人接走,但是溫伍鑫的老婆卻不願意,就是不來。

「她給他兒子錢是他們樂意給,給了也不代表我給他們養老,我作為兒媳沒義務,所以愛去哪裡就去哪裡,我們也不要!」

兒媳婦的聲音在電話里傳了出來,這時候的溫老二和蔡牡丹才意識到他們走出這裡已經是無家可歸了。

岳父母住女婿家5年,如今將賣老屋的錢都給了兒子?女婿趕他們走

可是蘇文清笑了,他覺得這對老人才是白眼狼捂不熱的心。

「你親兒子都不要你,何況我這個女婿,所以你們還是自己找地方去吧,我們的家小,容不下你們了!」

蘇文清說完就將岳父母的東西扔到了門口,溫靈嘆了口氣。

「走吧,我知道你們還有一部分錢,那你們自己去找養老院住也好,自己買房子也好,走吧!」

「不孝女,我以後都沒有你這個女兒了!」

溫老二和蔡牡丹說著就走了,他們其實兜里還有十幾萬,本想著自己吃吃喝喝的,卻沒有想到最後還用上了,他們最後只能租了一間小房子,省吃儉用的過日子了。

岳父母住女婿家5年,如今將賣老屋的錢都給了兒子?女婿趕他們走

而溫靈和蘇文清的日子還在繼續,但是生活似乎比以前更輕鬆快樂了,家庭的氣氛也越來越歡樂了。

只是溫老二和蔡牡丹的晚年卻變得異常的淒涼,這一切都是他們自己造成的,他們本身就沒有一碗水端平,甚至是偏愛兒子,誤以為女兒就是應該照顧他們,甚至還覺得女兒女婿不夠好,他們在意的是他們的錢。

其實蘇文清確實很生氣,生氣他們的偏愛,但是他們要是給女婿一點或者是正確地處理這些年,蘇文清或許會很開心,也根本不會收下那些錢。只是他們的做法太過於讓人寒心了。

蘇文清作為女婿已經做了該做的,可是卻沒有獲得岳父母的真心,卻換來了一句白眼狼,甚至是還要將他從自己的家裡趕走,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所以蘇文清和溫靈的決定是對的,雖然也會受到很多人的不解,會說畢竟是親生父母怎麼會做的這麼絕,其實完全可以去指責他們的兒子,都是孩子,他的兒子沒有女兒做的好。

老人本就是家裡的調和劑又是長輩,但是卻沒有做到長輩該做的榜樣,也沒有做到以身作則,而且做得很不地道,所以被趕走也是無可厚非的,希望老人要一碗水端平,也希望老人正視每一個子女,而不是出口傷人,不將子女的真心當真心.否則後悔的還是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