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大兒媳抵押房子給婆婆治病,婆婆卻將拆遷款都給了小兒子

晚霞萬里,彩雲飄飄。

65歲的唐春菊,雙喜臨門,大病初癒之餘也拿到了拆遷款150萬。唐春菊喚大兒子、小兒子一家來吃晚飯。

「媽媽老了,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還拿到了150萬的拆遷款!」

「媽您永遠年輕!」

「還能再活100歲!」

兩個兒子,和兩個兒媳婦讓唐春菊異常開心。

「這150萬我打算這麼分,我自己留50萬養老,80萬給老二,20萬就給老大吧!」

唐春菊剛說完,大兒媳婦羅英蹭的就站了起來。

「您這也太偏心了吧!不平均也就算了了,還都給了你二兒子,你治病花了30萬,都是我們出的,沒錢給你治病我把房子都抵押了,現在還沒拿回來,你卻只給我20萬,給你小兒子80萬!」

大兒媳婦說得有些激動,而唐春菊的小兒子杜軍卻也站了起來。

「你吼什麼,給你就不錯,要不趕緊滾!這裡是我們老杜家!」

羅英也不甘示弱,剛要說什麼,羅英的老公杜海直接把桌子給推翻了。

「我也姓杜,我媳婦誰也別想欺負!」

就這樣杜軍和杜海兄弟兩個打了起來,杜海也生氣唐春菊分配的不均勻,但是更生氣的是杜軍罵了自己媳婦羅英。

怒!大兒媳抵押房子給婆婆治病,婆婆卻將拆遷款都給了小兒子

其實羅英是一個好兒媳婦。唐春菊生病了,羅英二話沒說就去照顧著,可是手術費很貴當時羅英的手裡只有5萬塊錢,還差10多萬,羅英給小叔子一家打電話,沒有人接,要不就是沒有錢。

無奈羅英和杜海將房子抵押了,給婆婆唐春菊治病。住院期間,小兒子杜軍和小兒媳婦都沒有出現過。

後來病情穩定的唐菊英出院了,才看到了杜軍一家,但是好像很忙看了一眼就走了,所以接下來照顧婆婆的還是落在了羅英的身上。每天都給婆婆端菜送飯,這樣每天都要去一次,買禮品,買衣服,洗衣做飯都做了。就連左鄰右舍都不得不夸這個大兒媳婦真好。

一年後,老房子居然拆遷了,這是好事情,羅英和杜海還想著,這樣他們可以把房子贖回來了,卻不曾想到婆婆居然把錢都給了小兒子,放誰身上誰不生氣那。

怒!大兒媳抵押房子給婆婆治病,婆婆卻將拆遷款都給了小兒子

「都別打了,你們是兄弟!」

唐春菊大吼了起來,當然了也不忘記開始哭。

「我命苦啊,沒病死,卻要被你們氣死了,杜海你是哥哥就不能讓著杜軍點,還有羅英你是照顧了我,我感激,但是我的錢我想給誰就給誰,你還真的沒有資格說話!」

唐春菊一邊捂著胸口一邊哭著說著,似乎她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羅英怎麼就沒有資格說話了,你現在要說清楚了是吧,那也行我們也就算清楚吧!」

杜海說著就將自己的媳婦羅英拉了過來。

「把她看病的花銷都拿出來,算清楚!」

羅英知道孝順兒媳也沒什麼用,架不住婆婆偏心,他們又何必想著婆婆還自己頂著經濟壓力那也就把所有的費用清單都找了出來。

「從你生病,住院,到這一年你康復、恢復,以及所有的花銷都在這裡了,一共39.5萬。你看這錢是你給我,還是你小兒子給我!」

「羅英、杜海你們這是逼死我嗎,那個兒子不給母親治病的,治病還要母親還錢的,你們這是不孝!」

唐春菊還是想要維護小兒子,又開始耍潑甚至想要裝病,只是羅英不去扶她,他的小兒子小兒媳婦根本不去扶她。

「兒子都一樣的,都有贍養父母的權利,所以你不全給我,那麼你小兒子也要付一半,那杜軍你給我們19.9萬吧!」

「你——」

杜軍還想要說什麼,她媳婦拉住了他小聲地說:「給就給他吧,給他20我萬,我們還有60萬那,還有你媽的50萬那!」

杜軍則是轉頭對著杜海和羅英:「好,給你!那你們拿著錢趕緊滾吧!」

「滾,走的應該是你,這個房子也是我出錢租的,要走你們走!」

杜海說著也沒有再看自己的母親,而是摟著羅英安撫著自己的老婆。

「走就走,媽,走,到我家養老去!」

杜軍和媳婦扶著唐春菊就往外走。

「媽!」

杜海還是沒有忍住喊住了自己的媽。

「媽,你要是走出了這門不要後悔。以後我們可就再也無瓜葛了!」

「我也不會在照顧您了,還有就是我們也不會給您養老了,既然您的小兒子對你好,你就讓他給你養老吧!」

羅英和杜海說的時候有些難過,而唐春菊卻笑了。

「我真的是看走了眼,你們照顧我也沒安好心!」

唐春菊說完就跟著小兒子走了。

半年後,杜軍和他的媳婦各種的哄唐春菊開心,而唐春菊本來留給自己50萬養老的錢也被小兒子拿走了,而她一分錢都沒有的時候,被小兒子趕了出來。

只是她已經沒有臉再去找大兒子了,無奈唐春菊無家可歸,只好將小兒子告到了法院,最後她只靠小兒子每個月給的500元度日了。

怒!大兒媳抵押房子給婆婆治病,婆婆卻將拆遷款都給了小兒子

其實這怨不得別人,唐春菊不能明辨是非,甚至不能將心比心地對待大兒媳婦,這是她應該受到的懲罰吧。

人心都是肉做的,相互的關心,愛護就能感動彼此,只是唐春菊卻不能因為大兒媳婦的孝心,甚至不惜一切都為她治病照顧她而感動,甚至還偏心小兒子,連分錢都不能一碗水端平。

最終卻還是被疼愛的小兒子趕出了家門,可是她後悔都來不及,好在她還知道自己錯過了大兒媳婦,也錯過了大兒子,沒有在無賴的去鬧事。

但是這也是教訓吧,無論幾個孩子,都要一碗水端平,一家人就要和睦,而不是顧此失彼,傷了孩子的心。她也要接受最後的結果,餘生或許都要活在自責內疚和後悔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