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工作後第一件事便是親手拆了母親和父親那催枯拉朽的婚姻

我大學畢業後便跟男朋友一起進了廠,進廠第一個月拿到工資便回了一趟老家,回老家的目的就是勸母親跟父親離婚,然後帶母親走,以後由我來照顧母親給母親養老。

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更何況我拆的是親媽和親爸的婚。

這事還得從我上初一時講,那一年父親有了外遇,並且好的那個女人就是我們同村裡的年輕寡婦,自從父親有了外遇後就經常打我媽,不管我媽做什麼事情都讓父親不滿意,每次挨了父親打的母親也不還手,就坐在屋裡哭,常常是哭腫了眼睛,而一看到放學回家的我和弟弟時,便擦乾眼淚趕緊為我們做飯,然後象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但紅腫的眼睛是掩蓋不了的,我心疼母親那紅腫的眼睛,更恨父親的無情和無恥。

有一天放學後見母親躺在床上,臉對著牆,肩膀一聳一聳的在動,聽到我開門的聲音頭也沒有轉過身來,我以為母親病了,趕緊走過去喊了一聲,母親聽到我的聲音嚇得渾身一哆嗦,然後身子縮成了一團,我把母親身上的被子掀開,手伸向母親的額頭,母親的額頭不燙,母親抓住我伸出的手,然後坐起身一把抱住我大哭起來,母親今天怎麼了?往常挨了父親的打不是這樣的呀,在我的追問下,母親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地哽咽著說「閨女呀,媽今天差點就見不到你和你弟弟的面了」,說完又哭得泣不成聲,我非要母親講今天發生什麼事了,母親哭著斷斷續續地講「今天你爸又打我,說跟我離婚,我不同意,你爸就用被子使勁捂著我的口鼻,我拚命掙扎著,若不是有人在外面敲門,我今天就命喪你爸手上了,你和你弟弟就再見不到你們媽了呀」,說完又哭,這次我是再也忍不住了,就從院子裡抽了一支棍子滿村去找我爸,我要替我媽報仇。

找了一圈沒找到人,回家跟母親講把婚離了,我可以照顧母親我不上學了,我去一打工,我一邊哭著一邊跟母親講,母親說「我不許你說打工不上學的話,媽媽挨打受罵就是為了能有一天看到你和弟弟考上大學」,我抱著媽媽哭了又哭,然後心裡發誓一定不能辜負了媽媽的期望,一定要考上大學。

當我收到大學通知書時母親和我又喜極而哭了,我終於沒有辜負母親對我的期盼,終於圓了母親的夢想,幾年大學生活除了學費是母親給我的外,所有生活費用都是我自己做家教掙的,為的是減輕母親的負擔。

時間對於我來講過得太慢了,我著急畢業後工作,工作了就意味著我可以自己掙錢了,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也可以把母親接到我身邊,讓母親儘早離開那個令她傷透心的地方。

當母親提出是時候可以離婚時,一向在母親面前囂張的父親顯得很意外,然後向母親說了一句「行,你可真行」,然後兩個人去辦了離婚手續。

我帶著母親離開了那個令母親傷心難忘的地方,我要讓母親的後半生活得不再擔驚受怕,不再受氣,不再委屈自己。

我工作後第一件事便是親手拆了母親和父親那催枯拉朽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