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所有的人一出生就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有的人可能是悲劇的開始,我們無法左右如何降生在這個世界,但是我們可以活得精彩。

今天小編要給大家講的真實案例是兩個姐妹的故事,妹妹因為姐姐而降生,這個姐姐不一般,姐妹倆的故事就像樹的根與葉,姐姐是根,無法走出家門,妹妹是葉,想要長得更高,替姐姐看看這個世界。真的很感人,故事很長,但值得你看下去。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我有個姐姐。

讀書的時候,我很少和同學朋友提她。

然而每天放學,她都會坐在樓梯口等我。

看見我,就會露出笑臉,牽我的手,拉我的衣服。

只是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像個小嬰孩一樣發出咿咿呀呀的呢喃。

是的,這就是我不願提起她的原因。

雖然姐姐比我大3歲,但一場醫療事故,讓她的智力永遠停在了一歲。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姐姐生在1987年,因為屬兔,家裡人都喜歡叫她小兔。

姐姐出生的時候,正是中午,趕上醫生換班,一個新手助產士給我媽接的生。

由於手法不對,按到了姐姐的後腦勺。

就這麼一個錯誤的操作,讓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姐姐,從此失去了健康長大的機會。

因為那個位置離脖頸太近了,傷到了神經。

後來,爸媽帶著姐姐跑遍了全國各大醫院,可最終都無法挽救。

有個醫生很直白地說,別費力了,你女兒這種情況活不過8歲的。

我媽當場崩潰了。

可姐姐就像個小小的奇跡,艱難,卻很努力地長大了。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我家在浙江台州的一個小縣城。

爸媽都是公務員。我爸浙大畢業,在當年是非常厲害了。他工作之後備受重用。

1990年,爸媽在確定姐姐沒法治癒後,又生了我。

那正是計劃生育最嚴的年代。

要不是因為姐姐的意外殘障,也就不會有我出場的機會。

但小時候,我並不理解這種命運的因果關係。

從有記憶開始,家裡所有的事,都不可避免地和姐姐綁在一起。

一些細微末節的怨氣,悄悄地在我心裡積攢起來。

不過,最讓我難堪的,還是外人對我家的窺伺與嘲笑。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總會有好事人問我,你姐為什麼傻啊?

其實,他們並不在乎我姐到底有多艱難,也不在乎這些問題會給我帶來多少傷害,他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上了國中,家裡照顧姐姐的婆婆,因為年紀大了,「辭職」回老家了。

我媽不放心把姐姐交給不託底的陌生人,早早內退留在了家裡。這個家就更被我姐拴死了。

寒暑假,好朋友的父母都會帶著他們去旅行,看看名勝古跡,大好河山。

而我家呢,連一起出門吃個飯都是不容易的。我印象裡,姐姐10歲以後就沒出過門了。在外面餵飯、走路都很不方便。

如果我和爸媽出門,下午就要開始準備,餵好姐姐,才能出門。最多3個小時就要往回趕。

不懂事的年紀,我曾哭著問我媽,為什麼我要有姐姐啊?

我媽默默坐著,只有眼淚相伴。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她要怎麼和我解釋呢?

不是為什麼要有姐姐,而是命運為什麼這麼不公平,讓一個原本健健康康的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了正常長大的機會。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儘管,我對姐姐一肚子怨氣,但她卻特別喜歡我。

可能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吧。

都說她智力不足2歲,不通人事。

可她認得出我。每天我放學的時候,她都會坐在門前的臺階上等著我。

看到我的時候,會露出憨憨甜甜的笑。

如果我在家,姐姐就不肯讓我媽餵飯了,只有我接過碗筷,她才會安靜下來,大口大口地吃。

我媽半個小時餵不完,我5分鐘就能搞定。

其實,不只是吃飯。

姐姐做什麼都喜歡粘著我。

洗澡喜歡讓我幫她洗,睡覺喜歡鑽進我的被窩。她最愛的遊戲,就是讓我拉著她的手在家裡溜圈。

從客廳走到臥室,從臥室走回客廳。

來來回回,一條路線,她永遠樂此不疲。

就像她困死不前的人生。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我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懂得心疼姐姐了。

隨著一天天長大,我的世界越來越豐富。而姐姐始終蜷縮在這個小小的家裡,做那隻不會說話的小兔子。

她能感知到的最大樂趣,就是坐在電視前聽聽音樂,或是坐在窗子前,聽窗外車子經過的聲響。

我所有的怨念,在她封閉的人生面前,不值一提。

高二,我的成績有段時間下滑得很厲害。

心理壓力大得不得了。

一次小考,成績排名突破歷史新低,心裡極度受挫。

記得那天吃完晚飯,媽媽洗碗去了,我坐在沙發上,又煩又喪。

姐姐坐在我身邊,傻傻地看著電視。

我無力地靠在她身上。姐姐好像知道我想依靠似的,用力地挺直了背。

就這樣我趴在她身上半個多小時,煩躁的心情平靜了很多。

和姐姐的人生比起來,我沒有任何喪的權利。

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自從那天之後,我的成績很快追上來了。

我一直都覺得是姐姐給我的力量。

說起來,我就是借了姐姐的光才來到這個世界吧。

她是我這輩子的福星。

後來,任何考試前,我都會去她背上趴一會兒,心裡再大的壓力都會降下來。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