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丈夫有家難回,和妻女團聚需付費,付費婚姻和賓館何異?

打工丈夫有家難回,和妻女團聚需付費,付費婚姻和賓館何異?

感情和金錢是現代婚姻的基礎,有感情沒錢的婚姻那也不太現實,有錢沒感情的婚姻也很難維持,但結婚了不管有錢沒錢,至少回家的權利都應該有吧?

一位打工已婚男子每年辛苦在外賺錢,可每年回家卻都要付費,而且付的錢不夠,妻子還不讓進門,男子無奈隔門喊話「能過就過,不能過就拉倒」,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奇葩婚姻,今天就來詳細了解一下。

當事人小軍(化名)在07年的時候,經媒人介紹,認識了同屬一個村的絨絨(化名),媒人給絨絨介紹小軍的時候是這樣跟她說的,小軍是名焊工,在外邊承接工程,一次下來就能掙個幾十萬,經濟條件挺好,基於這個原因,絨絨歡喜地答應了和小軍的交往,而小軍也是看上了絨絨。

兩人在確定了戀愛關係後,小軍對女友絨絨很是疼愛,也非常大方,給絨絨買的衣服都是一千塊左右一件的,還經常送各種禮物,發紅包之類的,反正就是女友想要啥小軍都給買,這讓絨絨覺得能為自己花這麼多錢,經濟基礎肯定也不會差的,看來媒人沒有對自己說謊,於是兩人很快就走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妻子手握30萬巨款,卻對買房之事一拖再拖

小軍對妻子寵愛到了誇張的程度,兩人的婚事已經定下,本來他父母已經準備好了兩人的婚房,就因絨絨看了以後說了一句「不喜歡」,小軍二話不說就把這套婚房低價給賣了出去。,得到了24萬的賣房款,讓絨絨去看自己喜歡的房子。

小軍表示自己當時有點工作需要他去做,沒時間陪絨絨去看房,臨走前拿了5萬塊給她,讓她自己去看房,覺得合適的話就定下來,自己回來再去付尾款。

沒想到的是,兩個月後,小軍工作回來,問絨絨房子看得如何了,絨絨說自己沒去看,不但如此,那5萬塊錢也被她兩個月時間花了個精光,小軍問她用在了何處,絨絨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對此小軍表示很氣憤,但想到兩人快要結婚了,錢也是自己未婚妻花掉的,花掉就花掉了,不想兩人為此發生矛盾,於是小軍不再糾結,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沒多久,小軍迎來了兩人的婚禮,彩禮給了12.8萬,小軍又把賣房剩餘的錢給到了妻子絨絨手上保管,等於說婚後絨絨手上掌握著30多萬的巨款,小軍跟妻子說在生活上節約一點,拿點錢去把房子定下來,總不能結婚了一直還在租房子住,可買房的事被妻子一拖再拖,直到女兒生下來了房子的事都還沒有著落。

除了房子的事情之外,婚後每次小軍從外邊工作完回家,都需要給妻子絨絨一筆錢,妻子才讓進門,小軍表示08年年初的時候,自己回家給了妻子幾千塊才讓進門的,年底女兒要出生,自己提前回家陪伴,妻子跟自己索要一萬塊才讓自己進門,那時候自己手裡沒錢,迫不得已強行撬開房門,才進入自己家裡。

強行進入家後,妻子因自己沒錢,也沒給自己好臉色,從不給自己這個丈夫做飯吃不說,有時候就連剩飯,妻子就是當著他面倒掉都不給他吃。

錢要得理所當然,花得問心無愧

丈夫小軍就這樣煎熬地過著日子,在外辛苦工作,每個月都把錢打回家,得不到一句暖心的話罷了,就連回家都是個難題,錢每個月都給了妻子,回家還被問要「進門錢」,這日子可想而知,兩人為此發生不少爭執。

而且每次回家要的錢越來越多,在2020年小軍回家過年,妻子絨絨讓丈夫拿出5萬才讓他進家門,小軍表示自己沒有那麼多錢,身上只有2萬塊,絨絨表示2萬太少了,不行,死活不讓小軍進門,女兒都沒讓丈夫見一面,無奈之下的小軍後來只能回到了父母老家過年。

然而調解現場,面對丈夫的控訴,妻子絨絨卻表示這些都是丈夫自願的,丈夫就是喜歡自己,不管做什麼,都是丈夫心甘情願的為自己付出,丈夫給她就要,不給,她也從來沒有搶過偷過,但不給錢丈夫也別想進家門。

當調解員問到絨絨為何要對丈夫這麼苛刻,絨絨說出了心裡話「當初媒人給他介紹小軍情況的時候,說小軍很能幹,在外接一個工程就能掙幾十萬,」而且兩人戀愛的時候他對自己也很大方。

但到了結婚生孩子後,自己花點幾千幾萬的「小錢」,丈夫都摳摳搜搜跟自己哭窮,絨絨覺得丈夫哭窮就是不願給自己花錢,說沒掙到錢什麼的都是丈夫編的理由。

原來這就是他們夫妻矛盾的根源,是絨絨一直要錢的原因,總結一句話就是「由奢入儉難」

然而小軍的真實情況卻沒有她想的那麼好,小軍說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焊工,在外邊也主要是跟別人幹活掙死工資,偶爾也會接點私活,但也沒賺多少,現在一年下來也就能掙個10萬多點,根本沒有像媒人說的那麼誇張, 可能是媒人為了撮合這段婚姻,有點誇張了,結婚之前自己對絨絨那麼大方,那是談戀愛嘛,肯定要大方一點。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