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他本該過著無憂無慮的童年, 卻在父母的分裂中陷入困境, 12歲的他獨自一人承擔起家庭的重擔, 孩子與大人就此展開了一場沒有硝煙的人格較量。

帶你認識這位元拾荒少年——馮雄雄。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幸福家庭一夜破碎

馮雄雄於1993年出生在重慶市南岸區, 他家曾是連開3間連鎖超市的富裕之家, 在當地也小有名氣。

可以說馮雄雄5歲之前過著小少爺一般的生活, 回到家後總會有熱騰騰的飯菜等著他、常常和夥伴們在房前屋後討論著自己喜歡的動畫片、屋子裡還有數不清的玩具……身邊的同學們都非常羨慕他。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但在5歲之後, 一場「災難」卻突然降臨在他的身邊, 從此這位少年的世界出現了參差。

1998年初春, 馮雄雄的母親王亞呼吸困難, 沒過一會就臉色蒼白、雙腿腫得發亮。 家人見狀後便慌忙送王亞君就醫, 在做完各方面的檢查後被醫生診斷為晚期慢性腎衰。 一時間, 這個不幸的消息像陰霾一樣久久地籠罩著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

好在雄雄家長期經營超市生意, 家中還有一些存款, 這場突如其來的疾病並沒有迅速地壓垮這個家庭。 自從患病以來, 王亞君沒有再上班, 一直在積極接受醫生的治療, 超市裡的一切大小事務便都由馮雄雄的父親管理。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 2004年, 雄雄媽媽昏迷在病榻上, 身體狀況十分不穩定, 隨時都有可能因昏迷不醒而離開人世, 親戚們因沒湊齊手術費用而焦急不已。

但就在這樣火燒眉毛的時刻, 馮雄雄的爸爸卻沉默了。

王亞君的弟弟們氣憤不已, 強迫讓馮雄雄的父親從超市裡拿出來6萬塊, 最終連同舅舅們贊助的4萬塊將母親送上了換腎的手術臺。

從此之後, 父親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再也沒有過問過任何關於母親的事情, 甚至每天都見不到父親的身影, 家裡的灶臺也許久沒有開火。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10歲的雄雄不得不承擔起照顧母親的重任, 他笨拙地扶起媽媽給她穿衣、他一米三不到的身高只能墊上凳子, 踮起腳尖爬上灶臺, 用不熟練的手法煮一碗略帶糊味的麵條。

2005年5月23日, 父親的離家成為壓垮這個滿經風雨家庭的最後一根稻草。 父親的冷酷無情是母子倆從未設想過的, 他在家裡翻箱倒櫃地尋找存摺、尋找一些值錢的東西說要出去做生意, 隨後如風一般轉身離開, 再也沒有回來過。 看著眼前破碎的一切, 王亞君只能癱瘓在狹小的床上無能為力地掉眼淚。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不久之後, 一群紋著大花臂的自稱是債主的人找上門來, 說要拿回馮雄雄爸爸欠下的11萬元貨款, 不然就把三家超市的貨物搬空來抵債。

母子二人相依為命

無奈之下, 王亞君只得拖著還尚未完全痊癒的身體來到自家超市, 早上五點就起床, 直到晚上十一點才回家。 只有這樣的高強度工作才能儘快把欠款給還清。 大多數時候, 年幼的雄雄常常一人在家, 為了省電, 他開著30瓦的電燈泡寫作業、做飯。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放學回家後還要打掃衛生,給媽媽送飯送到超市,在等待媽媽下班的時候他也沒閑著,將貨物搬上搬下,常常累得滿頭大汗。但在忙著照顧媽媽之外,雄雄的學業也沒有落下,他以第七名的成績考入了重點初中。

除了高強度工作之外,孤苦伶仃的母子倆為了省下房費,來到一裡地以外的外公家。由於重慶的地勢高低不平,外公家所在的二居室又是在平街以下的三樓,被四周的高樓遮擋了陽光,在室內甚至分不清黑夜與白天。母子倆便居住在外公房間的隔壁,擠在一張床上,屋內除了一張床和一個書桌之外再沒有其它像樣的物件。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自從2004年做了換腎手術以來,王亞君還要面臨的挑戰還未結束,每個月要服用兩三千元的抗異藥物來維持自己基本的生理機能。

在最近的複查中,醫生告知王亞君可能面臨新換的腎有腎結石的可能,這種狀況單靠藥物無法解決,做手術的話還存在風險,得知這個消息時,她覺得自己的意志快堅持不下去了。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一天夜裡,王亞君手裡拿著一疊收費票據,各種債務像滾雪球一樣滾到了18萬。除了病痛的折磨之外,生活的雞零狗碎讓她透不過氣來,孩子的學費、母子倆的生活費還有每月數千元的超市門面費……她手裡緊緊地攥著這些票據,眼淚如豆粒般大顆大顆地掉落下來。

人的崩潰往往只在一瞬間,她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孩子的負擔。在傷悲的情緒之中,她拿出紙和筆在昏暗的燈光下一筆筆寫下自己的遺書。

母親身患絕癥父親拋家棄子,12歲孝心少年上街拾回收籌藥費,獨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賺下300元自信給媽媽

被母親的啜泣聲驚醒的馮雄雄不用過問也知道母親此時的心情,他像個小大人一樣,爬起身來輕輕拍著母親的背,然後對媽媽溫柔的說道:「媽媽,我已經長大了,是個男子漢,以後所有的事情就讓我來幫你承擔,堅強起來,我們一定會好起來的……」

媽媽我已經長大了

也許是那一晚,脫下鎧甲的媽媽向堅強的雄雄展示了脆弱的一面之後,雄雄便開始進行著自己的「秘密計畫」。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