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房東:我有7棟房子,每月收租60萬,卻感覺人生沒有意義

西晉時期,石崇與晉武帝舅父王愷鬥富,王愷飯後用糖水洗鍋,石崇則用蠟燭當柴燒,王愷用赤石脂塗牆壁,石崇則用花椒。晉武帝暗中幫助王愷,送了他一棵二尺來高的珊瑚樹,石崇見後,則將這棵樹敲碎,隨後讓人搬出了家中的珊瑚樹,這些珊瑚樹都是高三四尺,王愷見了之後非常的失落。石崇王愷的鬥富行為,正如於濆所描述的「糞土視金珍,猶嫌未奢侈」一般,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深圳房東:我有7棟房子,每月收租60萬,卻感覺人生沒有意義

在當今社會,很多大學生在畢業之後紛紛前往一線城市發展,這些一線城市不僅有著更高的生活質量,同時也有著許多工資更高的工作,有著眾多機遇,很多人紛紛嚮往在這些大城市有好的發展,最後衣錦還鄉。

這也導致這些大城市人滿為患,造成的結果便是房屋價格上漲,尤其是在上海深圳這些城市,一套普通的房子都要幾百萬,比如我國深圳,一直是眾多大學生畢業後的首選工作之地,這裡的房價在全國也是位居前列,在這裡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是很多人的夢想。而一位深圳房東的獨白讓很多人深感無奈:我有7棟房子,每月收租60萬,卻感覺人生沒有意義。

深圳房東:我有7棟房子,每月收租60萬,卻感覺人生沒有意義

很多人奮鬥一生可能只能攢下百萬,但假如在深圳上海這些地區的市中心有幾套房,那麼房子一賣轉身便可以成為一名千萬乃至於億萬富翁,比某些創業開公司的人還要有錢,也正因如此,在深圳上海等地,有著許多深藏不露的富豪,他們的被稱作「房東」,每個人名下都有著幾套房產,僅只靠每個月收租,便比一些白領甚至於公司總裁的工資還要高。

在深圳這座一線城市裡,有著很多外地來這裡謀生的人,他們拿著高昂的工資,但同時也要承擔著每個月高昂的房租,甚至有的房租占據了他們一大半的工資。而在深圳有一位房東,在他的名下有七棟房,每個月單單只靠收租便可以月入六十萬,一個月的收入甚至頂得上一位高薪白領的年收入。

深圳房東:我有7棟房子,每月收租60萬,卻感覺人生沒有意義

因為掙錢太過容易,這也使得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完全沒有挑戰性,長期下來讓他沒有了活力。在深圳廣州這些地區,存在著許多身價不菲的房東,而他們之所以擁有別人奮鬥一生都得不來的財富,主要便是得益於自己的祖輩。深圳地區的一些大戶人家都會大規模的建房置地,產業一代代的越積越大。

而到了近代,隨著深圳的發展,城市進行改造,某些地方需要進行拆遷改造,於是這些房屋的擁有者在拆遷之後便會得到豐厚的回報,有的會得到同等的房子,有的則會獲得重金補償,這些人就憑藉著拆遷發家致富,而他們的子女,也被稱為「拆二代」。

深圳房東:我有7棟房子,每月收租60萬,卻感覺人生沒有意義

這些有錢了的拆遷戶,一部分人會拿著拆遷得來的錢進行投資,學習做生意,做買賣,有的拆遷戶在財務自由之後,沒有了經濟壓力,便拿著錢財去進行學習,充實自己,學習更多的文化技能。而那些安於現狀的拆遷戶們則把賠償得來的房屋進行出租,靠著每個月的租金維持生活,而後經濟發展越來越快,他們能收到的房租也越來越多,遠遠的超出他們的正常所需。

事實上,深圳的這些房東很多人並不是安於現狀的。假如一個人每天無所事事,非常悠閒,長期下去整個人便會變得沒有活力,沒有鬥志。因此這些房東雖然已經實現自身的財務自由,但還是會找一份工作來充實自己,不至於讓自己每天沒有事情干。

而這些房東中很多人年紀都比較大,沒有特殊的知識技能,因此他們只能從事一些比較普通基層的工作,比如有的房東會去做一名清潔工,有的則是去開計程車,或者支個小攤位賣菜賣水果等。因此在深圳這個城市,千萬不能小看任何一個人,因為可能吃飯遇到的一位服務員,外出遇到的計程車司機,背地裡都是家裡有幾套房的人。

深圳房東:我有7棟房子,每月收租60萬,卻感覺人生沒有意義

有一位計程車司機,一個月的收入高達數十萬,自己根本花不完,正是為了找點事情做,才選擇去做司機。而在菜攤上,某個賣菜的阿姨雖然有著幾套房產,但仍然每天起早貪黑辛苦地工作著,根本不像擁有著幾套房產的富豪,他們仍然像普通的基層勞動者一樣,熱情的招呼顧客,大聲叫賣著。

他們的財富或許是得益於祖輩,但他們沒有沉迷於這些財富之中,而仍然在追求著自己的人生價值。作為一名普通人,更要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無論富裕還是貧窮,都不要沉迷於物質生活,而應該努力地去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為後代留下自強自重的精神財富。

參考資料:

《秦富人》